VII-27 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

诗歌:557

读经:

结四四15,18 以色列人走迷离开我的时候,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仍看守我的圣所;他们必亲近我,事奉我,并且侍立在我面前,将脂油与血献给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头上要戴细麻布裹头巾,腰间要穿细麻布裤子;不可束上使身体出汗的衣服。

事奉主和事奉殿的分别

有一件事是我们所必须要看清楚的,就是事奉殿和事奉主在外表上可以没有多大分别。许多人真是尽力的帮助弟兄,真是努力的去拯救罪人,真是出力的来办教会的事务,并且他们也尽力劝人读圣经,尽力劝人祷告,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逼迫,他们真是样样都作,但是问题就在乎你为什么这样作!问题就在乎主在你心里是不是最大的?当你今天早起起来去事奉弟兄、事奉姊妹的时候,是不是说,主呀!今天我为着你的缘故再来作一次,或者你只记得这是你的本分,是你所该作的,所以去作。这完全是为需要,不是为主。你只看见你的弟兄,没有看见主。所以我们的存心已经够解决一切的问题。所以所有的问题都在乎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作。

我有一位顶亲爱的朋友,现在她已经在幔子的那一边了。我在主里面顶爱她,她也是属乎主的。有一天我们两个人在山上一同祷告,后来就读这以西结四十四章的一段圣经。她年纪比我大许多,所以她对我说,小弟兄!我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读到这段圣经了。我就问她,你读了这段圣经以后怎样作呢?她说,当我读到这段圣经的时候,我立刻把圣经合起来,跪下去祷告说,“主呀!让我事奉你,不让我事奉殿!”弟兄姊妹们!我告诉你,那一件事就是到了今天,也永远不能叫我忘记。虽然她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一直记得她的这句话,就是说,“主呀!让我事奉你,不让我事奉殿!”我们能不能有这样的祷告说,主呀!我要事奉你,不要事奉殿呢?

怎样事奉主和怎样事奉殿

如果我们要在至圣所里事奉主,我们就必须在祂面前多花工夫、多祷告,不然,是不够的。我们是需要祷告来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去的,我们是需要祷告来使我们亲近神的。所以祷告就是侍立,就是站在神面前寻求祂的旨意。感谢神,虽然在这里不是每个信徒都如此,但是无论如何总是还有人在那里侍立着,跟从主好好的走前面的路。

要侍立在神面前就必须作一件事,就是要“将脂油和血献给我。”(结四四15)。你知道神在圣所是圣洁的、是公义的,神在至圣所中是荣耀的。神的荣耀是充满了至圣所,神的圣洁和公义是充满了圣所。血在这里就是为着神的圣洁和公义,脂油在这里就是为着神的荣耀。脂油就是来使神有所得着,血就是来对付神的圣洁和公义。你知道神是圣洁的,神是公义的,所以祂绝对不能悦纳人。如果不流血,如果人不得着罪的赦免,如果神不得着罪的代价,是不能过去的。所以在这里必须有血,少了这个就不能亲近神。就是到了旧约的时候,人还是被放在一边,不能进到神面前来;但是今天我们能够在神面前,就是因为有了主的血。不只这样,又要献上脂油,就是那肥的、好的。我们已经知道了,血是对付罪的,但脂油乃是满足神心的。脂油就是那肥的、最美的、能满足神心的,所以是为着神的荣耀的。

事奉主的人该怎样纔可以

以西结四十四章十八节告诉我们,所有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该穿什么种的衣服。它说该穿细麻布的衣服,头上该戴细麻布的裹头巾,腰间又要穿细麻布的裤子,所以全身都是穿细麻布的织物;下面又说不可穿羊毛的衣服。所以没有一个事奉主的人可以穿羊毛的衣服,在神面前是永远不能穿羊毛衣服的。也许有人就要问,一个事奉主的人为什么不能穿羊毛衣服呢?请读十八节:“他们头上要戴细麻布裹头巾,腰穿细麻布裤子,”下面又说,“不可穿使身体出汗的衣服。”因此这里的意思就是所有事奉的人永远不可出汗,一切出汗的工作都是神所不喜欢的,都是神所拒绝的。

可是,属灵的工作之最大的方面,就是对付神。他第一个接触的,就是神,不是人。肉体的工作就不同,他第一个碰着的乃是人,所以如果一个工作没有人就不成功的,就不是神的工作。哦!在神面前是顶宝贝,我们对付的就是祂。所以我们在这里不是不作工,乃是要作不出汗的工。这是怎么说的呢?如果你在神面前对付好了,在人面前就不必出汗。你能以最少的力量作最多的事。因此在这里所以有那么多的广告、鼓吹、提倡,都是因为他们没有在神面前祷告。让我告诉你,一切属灵的工作只是在神面前作的。如果你在神面前作好了,人自然会听你。你不必用多少方法,人自然会得着益处。在这里是神作工,所以用不着肉体的力量和流汗的。

呀!我不能太多注重这件事,我现在只能说,我顶喜欢读行传十三章上所说的:“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1~2)。这就是新约的工作,也就是新约所惟有工作的原则。圣灵的工作,只能在事奉主的时候启示的。惟独在事奉主的时候,圣灵纔打发他们出去。所以如果不把事奉主放在先,就什么都倒乱了。

我们知道幔子是一件事,我们应该在圣所里事奉主,但在幔子之后还有一件事也是要紧的,就是“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来十三13)。希伯来书的主要思想,只有这两个:一个就是幔子,一个就是营外。所以我们不只要在圣所里事奉神,也得出到营外。惟独在我们离开营事奉主的时候,祂纔说话领导;别的时候,祂不说。

我们的目的,我们所努力的,并不是田地和羊群,世界和教会。我们的目的,乃是主,我们所努力的也是主。哦!祂是我们的一切。所以让我们问自己:到底我们今天所作的工作实在是为着基督呢?或者不过是为着罪人和弟兄?那一个会分别事奉罪人和事奉主不同的,那一个会分别事奉弟兄和事奉主不同的,是有福的(倪柝声文集第一辑第十一册,一九二至一九三、一九六至一九七、二○二至二○三、二○七至二○九、二一二、二一七页)。

参读:倪柝声文集第一辑第十一册,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