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52 撒但的折磨

诗歌:640

读经:

但七25 他必向至高者说顶撞的话,并折磨至高者的圣民;他想要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在他手中一年、二年、半年。

弗六13 所以要拿起神全副的军装,使你们在邪恶的日子能以抵挡,并且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撒但有一个工作,就是攻击神的儿女。攻击的方法并不是忽然的,在许多时候,都是渐渐的,慢慢的来的。但以理七章二十五节说到撒但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撒但对于至高者的圣民有一个计策,就是“折磨”,或者说“磨”。我们要记得,撒但在神的儿女身上的工作,是不大明显的,他的工作乃是磨。

什么叫作磨?磨,是叫你这一分钟消减一点,下一分钟再消减一点,今天消减一点,明天再消减一点。磨是看不见的,但却是消减的;磨是不大觉得的,但是磨的结局是没有了,磨光了。撒但在神儿女身上的工作有一个原则,就是磨。今天把你磨掉一点,明天把你磨掉一点;今天叫你受一点难为,明天又叫你受一点难为。你以为不要紧,但是撒但知道这样磨下去的结局总是把你磨光了。

磨人的身体

在身体方面,你就能看见撒但特别磨神的儿女。像乔布的身体被击打(伯二7~8),像保罗肉体上的那根刺(林后十二7),都是撒但磨人的身体。又如好些基督徒,没有得救以前,身体也许是很好的,得救之后,有时反而生病了,反而身体渐渐的软弱不支了。神如果开我们的眼睛,我们就看见,有一个是在那里计划打算的,是一直在那里对付神的子民的,就是撒但。不要说别的,就像许多神的仆人,出去传福音的人,他们不作工,不传福音不要紧,一作工,一传道,过了三年五年,身体就不行了。这就是撒但在那里磨至高者的圣民。今天使你少吃一点,明天使你少睡一点,今天使你累一点,明天使你乏一点,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加上去,结果你的健康就完全失去了。这是撒但所作的工作。

磨人的心

不只在身体上,撒但在人的心里也这样作。你在起头信主的时候,也许觉得很欢喜、很快乐、很平安;但是,你如果不儆醒,不知道撒但所作的事,后来你就莫名其妙的,今天心里有一点不平安,明天心里有一点不痛快,后天心里觉得有一点郁闷,就是这样一点又一点,你的平安失去了,就是这样一点又一点,你的喜乐失去了。就是这样使你疲倦,使你灰心,这就是撒但在那里磨。

磨人的灵性

说到灵性上的事,撒但也是在那里磨你。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把你的祷告拿去,一点一点把你对神的倚靠拿去,一点一点叫你相信你自己,一点一点叫你觉得自己比从前更聪明,一点一点叫你这个人更倚靠你的恩赐,一点一点叫你对于主的心变得远离。如果撒但一下子用很大的力量来打击神的儿女,神的儿女有办法抵挡,因为知道是撒但的工作。最可恶的,他不是用一下子的打击,他乃是用长期的折磨,叫神的儿女一点一点的失落,一点一点的退后。撒但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来折磨神的儿女。

磨人的时间

撒但还要磨人的时间。像腓力斯屡次请保罗来和他谈论,一个有能力、有恩赐的保罗,一讲讲了两年,腓力斯还没有得救。这是撒但在那里磨人。今天请保罗来没有结果,明天请保罗来没有结果,后天仍然没有结果,一直叫保罗作没有结果的事,作到两年完了,还是没有结果。这就是撒但在那里磨人。

神的儿女如果不知道撒但的诡计,就要上他的当。我们应当爱惜光阴,一个钟点要算得一个钟点。我们要拒绝撒但在我们身上磨去我们的光阴,反对撒但叫我们一直作没有结果的事。

磨得参孙失去奉献

参孙有失败还不要紧,但是奉献不能失去,分别为圣的见证不能失去。因为失去奉献就失去能力,失去见证就失去神的同在。参孙是拿细耳人。撒但知道他那一个能力的根源是奉献。撒但摸着参孙那一个最要紧的,要把他那一个奉献拿掉。撒但怎么作呢?撒但借着大利拉,天天用话催逼他,催逼到一个地步,甚至参孙心里烦闷要死,就把心中所藏的都说出来了,把他能力的根源说出来了。结果他就落在撒但的网罗里,失去奉献,失去能力,失去分别为圣的见证,失去神的同在。这天天的催逼就是仇敌作的。

要厌烦撒但的磨

保罗在马其顿传道的时候,碰到一个被鬼附的使女,跟着保罗喊叫说,“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徒十六17)。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喊叫得保罗心中厌烦了,保罗就转身对那鬼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18)。那鬼当时就出来了。在属灵方面,我们需要有这一种的厌烦。我们不是厌烦人,我们乃是厌烦鬼。保罗实在是厌烦那个鬼,不是厌烦那个人。保罗是吩咐那个鬼从那个女人身上出来,他把那个女人当作第三者。我们要记得,当鬼魔在那里磨人的时候,我们就要有像保罗那一种的厌烦。

这一个厌烦是从启示来的。你看见了撒但一直在你身上折磨你,所以你就反对他。你这样看见的时候,撒但就没有办法,他知道绝对没有盼望了。求神真是怜悯我们,叫我们看见撒但折磨的工作。如果我们还容让得下,还忍受得下,撒但的工作就还要继续。如果我们觉得厌烦了,我们气了,那个时候撒但就要出去。我们必须知道,所有其他的抵挡都不发生效力,只有说出话来的抵挡,撒但就不得不退后。你如果没有看见,如果还让他作下去,他就还要作下去。等到有一天,你看见是撒但作的事,是撒但有计划的在那里作的,你说,“我不要,我反对。”神就要赐福给那一个抵挡,那一个抵挡就立刻发生效力。

末了,我们要读以弗所六草十三节,保罗说,“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我们是要站住,不能容让撒但继续磨下去。我们要求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撒但在神儿女身上的磨。我们要拒绝,我们要说话。我们要说,“我拒绝,我反对,我不接受这一个磨。”撒但任何的磨,你都不要,你都反对,你都拒绝,这样,就要看见主给你释放,主给你拯救,你就能脱离撒但在你身上折磨的工作。

这样的话,需要血的遮盖,求神用血遮盖我们(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十八册,一四四至一五一页)。

参读: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十八册,第五十一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