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17 数算自己的日子

诗歌:668

读经:

诗九十12 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弗五16-17 要赎回光阴,因为日子邪恶。所以不要作愚昧人,却要明白什么是主的旨意。

珥二25 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群蝗、舔蝗、毁蝗、剪蝗,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

在诗篇里,摩西向神有一个祷告,就是:“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我们所过的年日,如果按着日历来计算的话,那么一天就是一天,一年就是一年,很容易计算,可是,如果照着神的眼光来计算的话,那就有些年日算得数,有些年日却算不得数。我们在世的年日是有限的,我们怎样在这有限的年日中来讨神的喜悦,叫我们过一天能算得一天,过一年能算得一年,这是我们在这里所要注意的问题。

亚伯拉罕的故事给我们看见,在他一生的历史中
那些年日是算得数的,那些年日是算不得数的

亚伯拉罕的故事给我们看见,在他一生的历史中,那些年日是算得数的,那些年日是算不得数的。按行传七章二至三节的话看来,当亚伯拉罕在米所波大米(就是在吾珥)的时候,神就向他显现,说,“你要离开本地和亲族,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他怎样呢?不听罢,里面不平安;全听罢,自己又不甘愿。于是他顺服了一半。神说要离开亲族,他却索性把亲族带了走。他不只一个人去,并且和他侄子罗得一同去,和他父亲他拉一同去。神的意思原是要他到迦南去,他却到了哈兰就住在那里(创十一31)。这一种情形,正是一个不彻底的基督徒的情形。有的基督徒,你说他冷罢,倒还有一些热气;你说他热罢,又不见得。亚伯拉罕也是这样,迦勒底的吾珥是已经出来了,但是迦南地却还未进去,他是作一个在半路上的基督徒。

等到亚伯拉罕的父亲他拉死了之后,神又呼召他(十二1)。这一次,神乃是在哈兰呼召他。神的旨意是不会摇动的,神既然定规了,就必定要达到。神要亚伯拉罕到迦南地去,绝不因为亚伯拉罕逗留在哈兰而改变祂的旨意。神第一次呼召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只顺服了一半,所以神第二次再呼召他。当亚伯拉罕顺服神,出哈兰的时候,圣经立刻就记载他那时是七十五岁(十二4)。他在吾珥的岁数不记载,他在哈兰的岁数也不记载,等到他出哈兰入迦南的时候,纔把他七十五岁点出来,给我们看见他另一个年日的起头。

亚伯拉罕所失去的年日,还不只这一次,他在生儿子的事情上也有了损失。神应许亚伯拉罕要生一个儿子,亚伯拉罕却接受了他妻子的题议,娶使女夏甲为妾,他在神面前犯了一件妄为的罪。后来,夏甲就生了一个儿子。但这是亚伯拉罕凭自己肉体的力量生的,不是凭神的应许生的。所以,我们看创世记十六章末了记载他八十六岁,接下去十七章开头就说他年九十九岁,中间空掉了十三年。在这十三年之中,没有记载他作一件事,没有看见他筑一座祭坛,也没有一次神向他显现,他没有得到一次新的启示和新的应许。那些日子,是空白的日子,是等于没有的日子。那些日子,就是以实玛利长大的日子。我们要记得,亚伯拉罕这一段的年日,是空过了的,是遗失了的。弟兄姊妹,你在这几年之中,有没有新的经历、新的亮光、新的信息呢?在这几年之中,有没有一个人是借着你的手救出来的呢?在这几年之中,有没有一个人得着你的帮助呢?在这几年之中,你对于神有没有更深的认识呢?你对于神的应许有没有新的把握呢?你对于神有没有更新的奉献呢?你如果一样都没有,这些日子就都是失去了的日子。

蝗虫所吃去的那些年,神要补还我们

弟兄姊妹,当我们想到我们已往所旷废的年日,我们的心真是非常难受。但是感谢神,神还给我们一个安慰,就是约珥书二章二十五节所说,蝗虫所吃去的那些年,神要补还我们(“那些年所吃的”或可译作“所吃去的那些年”)。感谢神,祂还有办法。也许你今年已经六十岁了,曾空花了三、四十年,你要说,“阿,机会已错过了,我最强盛的日子已经被蝗虫吃掉了,失掉的日子不能再回来了,这怎么办呢?”感谢神,祂要把蝗虫所吃去的那些年补还我们。我们如果旷废年日,那么十年也许只能算一天,但我们如果爱惜光阴,也可能一日抵上一千日。大卫说,“在你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诗八四10)。天上的日子,不是以二十四小时来计算的。神的算法是另一种的算法。我们的事奉,如果是合乎神的心意的话,也可以一日顶得许多日的。

从前有一个青年,堕落在罪恶里面,后来生了肺病,快要死了。有一位年老的神的仆人去讲道给他听,告诉他主耶稣已经担当他一切的罪,劝他悔改,承认他的罪,接受主耶稣作他的救主。这个青年起初听了很为难,他以为像我这样的罪人,主还能赦免么?可是他到底接受了主,得救了,他心里很快乐,很平安。过了几天,那位年老的神的仆人再去看他,只见他满面愁容,十分忧伤,就问他说,“你为什么这样呢?不要让撒但欺骗你!”他说,“不,我知道我的罪已经得着赦免了。”“那你忧伤什么呢?”他很伤心的回答说,“我在世的年日将完了。当我站在主面前的时候,我有什么带去给祂呢?我的手是空空的呀!我怎能空手去见我的主呢?”原来他是为着这个,心里难受。那老人就对他说,“弟兄,不要紧!我就用你这句话当作题目,写一首诗。但愿有人受这首诗的激励,出外布道得着人,这个赏赐就都归给你。”这一首诗就是很出名的“我岂可去,双手空空?岂可如此见主面”那一首诗(诗歌六六八首)。有很多人受了这首诗的感动,大发热心,为主作工。这一个青年虽然失去了一生中许多的年日,但他临终时能有一点心愿为着主,主还是要成全他的心愿的。

弟兄姊妹,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数算自己的日子罢!但愿我们失去的年日得以补还,但愿我们的日子能一日抵千日,但愿我们步步都走在神旨意的光中!(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十八册,五六、六二至六四、六八至七○页)。

参读: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十八册,第四十四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