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生命读经—五十二周

第十七周 一粒麦子结出许多子粒

诗歌:大本154首

读经:约十二23~25耶稣回答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魂生命的,就丧失魂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生命的,就要保守魂生命归入永远的生命。

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

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绝不会产生什么。但是赞美主,麦粒死了又长起来,便成了许多子粒,或许多果实。这许多子粒或果实就是召会。这是产生召会的路,也是主叫召会扩增的路。这也必须是我们产生召会的路,并叫召会扩增的路。我们必须借着死,借着接受十字架来面对人的欢迎。产生并扩增召会的路,不是借着人的荣耀,乃是借着十字架的死。

在早期有些主要的差会,如戴德生(Hudson Taylor)弟兄所成立的内地会,曾打发好些优秀的传教士到中国;可是历史证明,他们对于正当的召会生活并无多少果效。在许多到中国的传教士之中,有一位姊妹名叫和受恩(Margaret E. Barber),她是从英国来的。她曾被人诬告,因而被差会召回英国,后来蒙主表白。以后主给她负担回到中国,但她不接受任何差会的打发,乃是凭着信心去中国,定居在一个名叫罗星塔的小镇,非常接近倪柝声弟兄的家乡。她特意留在那里,不去别处访问。就一面说,主将她种在那里,像一粒麦子一样。她留在那里多年,于一九二九年去世。

倪弟兄亲口告诉我,他与和受恩姊妹接触的整个故事。倪弟兄随同别的青年人,一同到她那里接受帮助。她在主里很深,也很严格。她常常责备青年人。倪弟兄告诉我说,大多数的青年人受不了她的责备,末了他几乎是惟一继续去找她的人,将自己当作供物摆在她面前受她的责备。他是特意这样作的。过了一段时间,他觉得需要进一步的责备,就会去她那里再受一次责备,她也果真这样作。一九二九年她到主那里去了。她没有留下多少遗物可以给人,只有一本满了批注的圣经,她遗言送给倪弟兄。和受恩姊妹是一粒种下的种子,倪弟兄是从那粒种子结出的子粒,成了恢复正当召会生活的大器皿。这就是产生召会,并叫召会在生命中扩增的路。这完全不是黄金时机的问题。

一九四〇年,中日战争期间,倪弟兄在上海带领训练,我参加了那次的训练。那段时期,在中国有一些很得欢迎的传道人,跟从他们的人很多,大批的群众去听他们讲道。然而,倪弟兄经常告诉我们说,工作不是外面活动的努力,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主所需要的工作,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那次的训练,受训的人不到八十位。但是倪弟兄满意于这么少的人数。每次当他召集一次特会,最多不超过三百五十人。他总是强调,工作乃是里面生命的涌流,不是外面活动的努力。今天我们看见倪弟兄职事的果子,在全地上有许多召会在主的恢复中产生了。

给主一点时间,祂会表白祂在生命中的道路

不要因为别人外面活动的短暂成功而感到困扰。给主一点时间,祂会表白祂在生命中的道路。虽然倪弟兄已经到主那里去了,他的职事仍然得胜,他的工作继续向前。这样的工作不是活动的事,乃是生命的事。这就是产生召会,并叫召会扩增之生命的工作。

我们可以用人造的假花作例证。你若雇人来造假花,短期内可以生产许多。然而,你若要栽花,那就费时了。你必须先播种,种子会生长并繁增。然后有更多种子会落到地里,一再的生长、繁增。这种繁增会持久。你盼望有怎样的繁增?是借外面劳苦而得的假花,或是由生命产生的真花?

结出许多子粒

主耶稣落在地里死了,就叫祂神圣的元素,神圣的生命,能从祂人性的体壳释放出来,在复活里产生许多信徒(彼前一3)。正如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把生命的元素释放出来,又从地里长出,给出许多果实,就是许多子粒。主不接受热烈的欢迎,宁愿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好为着召会结出许多子粒来。主像一粒麦子一样落在地里,借着死失去了祂的魂生命,好在复活里释放出祂永远的生命给“许多子粒。”

主的死一面是落在地里,如二十四节所启示的;另一面是被举在木头上(约十二32,彼前二24)。像一粒麦子一样落在地里,是要结出许多子粒;作人子被举在木头上,是要吸引万人来归祂。祂落在地里所结出的许多子粒,就是祂被举在木头上所吸引的万人。

约翰十二章所启示主的死,不是救赎的死(如一章二十九节所说的),乃是生产、繁衍的死。按照这章,主借着祂的死,祂那成为肉体所穿上的人性体壳,就破裂了,使祂能完成三项目的:结出许多子粒,吸引万人来归祂(约十二24,32);释放神圣的元素,永远的生命(约十二23,28);审判世界,并将世界的王赶出去(约十二31)。(约翰福音生命读经,第二十六篇)

 

 彼此问互相答:

1. 产生并扩增召会的路是什么?

2. 假花和真花有何不同?这个例证说明什么?

3. 约翰十二章所启示主的死,不是救赎的死,那么祂的死都完成了哪些项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