捱过死牢——我要好好活着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逢年过节,当全家族向祖宗牌位念香磕头时,我那信主的父亲却公开地说:“我的孩子是不给死人磕头的!”

所以,从小我就知道我也是信主的,也知道如何向神祷告。我一直在教会学校读书,直到十七岁去从军。

 后来到了台湾,因为有人诬告,于是在三十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被保密局人员拘捕。

我思索着:“在这样的处境里,有谁能救我呢?除了神,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我!谁是神啊?对!主耶稣就是神啊!”

神的灵在我里面提醒我,要我祷告!

那时是活命要紧,所以我无时无刻不迫切祷告。

奇妙的是,我愈祷告愈有圣灵的膏油涂抹,里面也愈清楚明亮!

 后来,我从保密局押到军法局的看守所。

我发现有个人身边有本圣经,但他都不曾去读,我就去向他借。

我小时候也看过圣经,但长大后也就不看了。

那时,我借到了这本圣经,真是如获至宝,对主的话如饥似渴,也不去管看不懂的地方,就是一直去读它;

我能从早上六点读到晚上十点,一口气把五十章的创世记看完。

另外我又看了一本“到底有没有神”这本书,使得我对神再也无一点疑惑。

 除了开始祷告读经,圣灵也在我里面作工,让我看见自己从小时候起所犯的罪。

不管是对父母、对家人、对长官、对朋友…主光照到哪里,我就认罪到哪里。

骗人、说假话等恶事,我都一一地向神承认是我作的。有时痛哭流涕,有时懊悔悲伤。

如此连续三、四个月之久,当时经历愈认罪就愈有平安,愈认罪就愈跟神和好。

某一日,一个年约三十几岁的审判官,把我提到一间房间。

我一进去,他就劈头问我:“你的长官叛变,有人说那份叛变的稿子是你写的!”

我答:“那是他的行政参谋写的,不是我写的!”

他又说:“不!就是你写的!』他一口咬定是我写的。

我答了一句重话:“你就是把我枪毙了,我也不承认那是我写的!真的不是我写的!”

这句话激怒了他,他随即呯地一声站起来,脸色铁青,面露凶光,

而我已经在心里祷告:“主啊!他要打我!”

这时,我里面出现了诗篇九一篇七节:“虽有千人仆倒在你旁边,万人仆倒在你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

主在里头刚说完这句话,我就定睛看着他。

只见他的脸色不再那么铁青,甚至开始有了一点红润,然后他整个人就像洩了气的皮球,慢慢地坐了下来。

从那之后,他就再也不谈这个话题。

当日,我真真实实地经历到主的大能,对主钦佩万分!

 我是在当年七月被押,在十二月会审,通常会审二个月后就有结果,若是死刑就不通知,而是直接提人去枪毙。

那时天天都有人被枪毙。

监房在二楼,刑场就在楼下,当看守兵拿枪来提人时,楼上的监房就忙着关窗,

因此只要听到关窗的声音,就知道又有人要被枪毙了!

隔年二月的一日下午,看守长亲自带着两个兵,拿着枪来提人,竟走到了我的监门口,点了我的名字:“刘云楷!”

其他监房以为又有人要被枪毙了,就纷纷起来关窗,一片关窗的声音吓得我浑身发颤!

一个兵拿手铐铐住我,另一个拿枪顶着我。

突然间,圣灵的话却临到我,我就大声地喊了出来:“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至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

神的话一来,我又这么一喊,心里就有了把握,不再发抖,全人立刻进入平安!

后来才搞清楚,原来他们不是提我去枪毙,而是要把我押到别处去。

这次经历让我深深体会:哪里有主的话,哪里就有真正的平安和把握!

 凡是被关监的人,哪有不想为自己辩解的?

我也是如此,因此想了好几条辩解的理由。

但当我读到路加福音二一章:“人要下手拿住你们,逼迫你们,把你们交给会堂,并且收在监里…你们要心里定意,不要事先预备怎样分诉。因为我必赐你们口才和智慧,是一切敌对你们的人所敌不住,驳不倒的。”(12~15)

当我读到这里,也就不再去想辩解的话了。

原本在十二月份的会审时,想不起任何一条当初预备要辩解的理由,结果因审不出所以然来,必须在六月重新再审。

而我依然信靠主的话,不作预备。

就在第二次会审时,圣灵在我里面运行,我所预备的辩解理由,居然一条一条全想起来了。

当我把自己交托给主,不为自己预备时,圣灵就亲自预备。经过这次会审,我也得了释放!

 我所经历的环境都是出于主的爱,都是主手奇妙的安排,为要软化我的硬心,让我全心信祂、爱祂!

(刘云楷)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到底有没有神迹?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虽然当基督徒很多年了,但是我仍然有些既定的观念,认为基督徒身上一定会有一些看得见的神迹奇事发生。

我才20几岁,但是我却不怎么健康,因为有一条腿受伤了。

医生问我说:“你什么时候脚会痛?是不是刚下床的时候?”

我听了就觉得为难,说了他也不懂,因为脚24小时都在痛,根本没有停止过。

当别人问我说:“你的脚又痛了?” 我只好回答:“是的。”

但是其实脚一直都痛着,只是有时候我已经无法忍耐了,只好承认。

我去看过大大小小的医院,然而,疼痛未曾得到舒缓,连吃止痛药也没用。

面对这样的困境,我却觉得不应该安于现状。如果我没有任何的保留,不体贴自己的肉体,反而“拼上全人”、“完全奉献”,我想神或许就会医治我的脚。是的,我想我会因此痊愈的。

因此我跟着教会里的弟兄姊妹,走到大马路上传福音。

看到一些奶奶、妈妈都出来传福音,我不好意思告诉大家,我不能上下楼梯。于是我跟着他们上上下下,挨家挨户传福音。结果,脚的状况越来越严重。

教会的姊妹看不下去,劝我说:“你不要以为自己突破了‘不怕痛’的心理障碍,肉体的疼痛就会超越了。”

我才知道,身体是有一个神命定的“律”在管理的。累了就要休息,病了就要看医生,这种事跟信主不信主一点关系也没有。作基督徒不用想像力太丰富,以为我怎么受伤都没关系,神一定会嘉许我的好行为,因此医治我。

真的没有这种事。

本来我很热心,什么都不顾,只想全心全意为着神和教会。后来我觉得神没有祝福,也没有为我施展神迹,因此就心灰意冷,打算不作基督徒了,或者挂名就好。

于是我只想整天待在家,不要再拖着疼痛的脚去聚会了。

刚好这个时候,有个学妹传来一段话给我:“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难道是患难么?是困苦么?是逼迫么?是饥饿么?是赤身么?是危险么?是刀剑么?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 ”(罗8:35-36)

我看了立刻流下眼泪,没错,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快被自己身上的痛,还有自己错误的期待给杀死了。

但是我很感动,圣经上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

谁能?

患难不能,困苦不能,逼迫也不能。

学妹所分享的最后一段,是讲到:“然而借着那爱我们的,在这一切的事上,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7)

最后这段,点燃了我那些破灭的希望。我深处的感觉瞬间改变了,觉得好棒啊!神正是那位爱我的,有祂,我虽败犹荣,在我的软弱上,我仍然能够得胜。

我觉得很惭愧,被自己的既定观念蒙蔽了,还以为没有神迹。其实真正的神迹,就是这位神自己啊!祂已为我死而复活,成为我的救恩,祂的爱是祂永远救恩的源头。

虽然在有些人的身上,确实发生了一些看得见的神迹奇事,但比较起来,有一个更大的神迹,那就是:“什么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

任何人事物都不能。

撒但用种种苦难灾害攻击我们。但这些攻击,因着我们对神爱的响应,都成了我们的益处。因此在这一切苦难灾害上,当我们充分经历基督的大能,认识祂的同在,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

我们都不爱苦难,神也不愿意我们常受苦难,但苦难使神有机会把祂的恩典做到我们的里面,使我们经过变化,生命长大成熟,以达到救恩的终极目标,就是进入那无比的荣耀里,与神同享荣耀,彰显神的自己。

原来在我身上一直都有神迹,那就是我在苦难中遇见了神,认识了神,而且超越苦难,让祂从我身上活出来!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寻神之路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寻神之路

“我从前看不起基督徒、也看不起圣经,认为佛教的经书博大精深,多到需要藏经阁来置放,而圣经只有新、旧约……”

我生长在一个传统的家庭,家中大小事皆要请示神灵、乩童及作法事。每次购买的金纸香烛,总是堆满一整台休旅车,祭拜的贡品也塞满了整个冰箱。父母信靠风水,遵守黄历迎神、进香,家中焚烧香火从没中断。对庙堂祭祀则是热心奉献、出钱出力,每年都到庙里花钱点灯、补运、添寿,为求诸事平安、财运亨通、子孙绵延及健康长寿。这一切对于我,就如呼吸一样自然,也从未怀疑过。因为父母所说所作,没有不对的道理。

未料十七年前,父亲罹患肝癌。母亲照例请示一生笃信的“神明”,得到的响应是:“还是不要开刀比较好,我已经到阴府去请求延长了弟子的寿命。”那时尚在台大读研究所的我,竟不问科学,也不问专业,听了母亲的决定。结果父亲从发病到吐血,约三个月就过世了。记得父亲在世时曾说:“我若照医学的程序处理,或许能多活几年!”我挚爱的父亲将离世时,还向“神明”喊着:“救我!”。

父亲过世后,全家仍然继续求神问卜,被“神明”辖制,过着看似平安,其实真不平安的日子。婚后,妻子对这样的日子并不适应,我虽然疼爱妻子,但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反而希望妻子能尽力配合,要她更顺着母亲。直到2006年,妻子和我商量要赴美完成博士学位,还希望把孩子一起带去。母亲得知后,因舍不得孙子,就非常反对,但理智告诉我,这是件好事,没有理由拒绝妻子。然而我仍然处在两难之中,实在软弱。这时,主奇妙的手安排好友实时对我说:“男人的胸膛要挺起来!”就因这一句话,使我支持太太的美国之行。

妻小出国期间,我因母亲的缘故,对道家有更进一步接触,天天勤读经书,早晚打坐,还习得一些咒语法术。那时家人出门,我定要一一念咒防身,以保平安。因“灵修”颇有心得,心想若不当医生,也自信能成为信众颇多的“神明”!当妻子学业完成,带孩子回国后,妻儿也应母亲的要求,跟着学习咒术。半夜时辰一到,便把孩子叫醒,全家一起念咒修行。打坐到深处时,我几度有灵魂出窍的感觉,竟似能得道成仙,便对妻子说︰“若我得道,魂魄飞到昆仑山,不要叫我回来。”她只是看着我说:“有件事我希望这一生有机会能跟你说,但现在说不出口。”

有一天,奇妙的事发生了。当我例行打坐时,一个声音从我里面深处发出:“你该信主了!”当时我觉得有些奇怪,但又不是很在意,几经犹豫,就寝前才对妻子说:”我们去信耶稣吧!”这话一出口,妻子好像听到了这一生最难以置信的事,瞪大了眼睛问我::“你是说主耶稣吗?”“是啊,是主耶稣。”接着,她的泪水便夺眶而出,哭个不停!

我才知道原来她和孩子在美国时,表姐向她传福音,并带她参加新泽西福音营。当时她已经决定要信主成为基督徒了,但她向主祷告,要主救我!只是回台湾后,一个字都不敢向我提起。我才明白那件她说不出口的事,是要我信耶稣!那晚经历主奇妙的作工之后,夫妻俩及小孩便天天一起祷告,求主带领我们找到合适的基督徒聚会。一年后,我们瞒着母亲,带着孩子来到召会。两个月后,夫妻主动要求受浸成为基督徒,并向孩子说要记得父母重生的日子,来年暑假孩子也受浸了。

约伯记四十二章五节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见你。”我从前看不起基督徒,也看不起圣经,认为佛教的经书博大精深,多到需要藏经阁来置放,而圣经只有新、旧约。若大学联考要考圣经的话,我自认连标点符号都可以背起来!试想若是妻子直接向骄傲的我传福音,那是铁定失败。但主是富有怜悯,在创立世界以前就拣选了我,又是奇妙的策士,安排一切周遭的人、事、物为成就祂的心意效力。借着妻子的祷告,在我还不认识主之前,就向我显现,让我的人生有彻底的改变。

现在,我的生活中不再受风水、黄历、灵修的辖制,也明白“有灵何需修,无灵又何从修起?”主已经成为赐生命的灵,赐给了我们,神的灵与我的灵联调成为一灵,我需要停下自己的努力,享受主的同在,借着吃喝享受主,主就在里面变化我。如今也借着圣经,我才知道自己人生的意义——我是器皿为要盛装祂,好彰显祂!也借着圣经认识“耶和华,祂就是那我是。”祂是宇宙所有问题的答案。

受浸两个月后,主引导我向住在庙里三十年的四姑传福音。福音果真是主的大能,她从听福音到受浸,只有短短八天!如今主加给她力量,让她过着平安喜乐的召会生活!而我挚爱的母亲知道我们信主后,虽然曾离家出走,至今仍未信主,但我知道主已拣选了我们家,也必成就祂的应许:当信靠主耶稣,我和我一家就必得救。我期盼那日子!赞美主!(洪瑞禧)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想要剁掉手指的女人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想要剁掉手指的女人

小时候我就听过耶稣生在马槽,死而复活的故事,那时只觉得是个神话故事,是外国人所信的教。我生长在传统的客家小镇,我所信的神就是爸妈所信的神,似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不对。

到了就读高中时,我的脑袋瓜里常浮现许多问号。我到底是从哪里来?宇宙万物又是如何产生的?人死后灵魂会到哪里去?于是我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我”,国文老师虽给了高分,却没有给我答案,我仍感到疑惑。

25岁时我进保险业工作,受了同事影响,迷上国标舞,开始流连地下舞厅,看见闪烁霓虹灯底下的人们,个个都是因婚姻不幸,痛苦地来寻找刺激和快乐,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喜欢追逐这短暂的刺激和快乐。离开保险业后,当了溜冰场的DJ播音员,接触了逃学逃家、打架滋事的青少年,他们常到播音室找我点歌聊天,慢慢地,我变得和他们一样学会了抽烟、打牌,讲起话来流里流气,像个大姊头一般,觉得挺神气的。

我28岁结婚,31岁便结束了婚姻关系,在沮丧无助之下发奋要赚更多的钱,让自己的生活过好一点,于是决定去酒店当公关副理,过着日夜颠倒,喝酒划拳的生活,每天接触三教九流的人,看尽人性丑陋不堪的一面,顿时觉得人生好黑暗,没有指望。这时为了寻找解脱之道,便开始疯狂地沉迷赌博,连班也不去上了,到处找牌打,当没牌打时整个人会慌、会乱,象是着了魔一般。到最后连存款全都输光了还要借钱度日,这时的我真是痛苦不堪。每次想要戒赌都戒不掉,有一天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干脆把手指头剁掉算了,不然我该怎么办,到底有谁能够帮助我?

我的妹妹是家中老幺,她是家族中第一位信主的基督徒,对当时堕落痛苦的我有着很强的负担,除了背后常常为我祷告,也安排姊妹们到家中看望我,以及邀约我外出相调。起初姊妹们来看望,我都没摆什么好脸色,总觉得她们很烦,而且基督徒长得这么普通、平凡,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可是为什么他们连唱个诗歌都能这么喜乐,心中觉得奇怪?但我能确信,在他们脸上所表露出的喜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我心想:我也好想拥有这种喜乐!经过一段时间姊妹们的看望代祷,我便在一次的福音聚会中受浸得救了。

得救后,我开始享受主话的生活,渐渐地也开始配搭饭食服事,在祷告的事上我也经历了主的带领与信实。跟着过一段时间的召会生活后,某天的早晨接到区负责的电话,问我是否愿意把家打开当区聚会的场所,当下我没想太多便答应了。因着家打开,这十几年来我的生命度量不断被扩大,也在召会中接受多方的操练与成全,对人越来越有兴趣,对失丧的罪人特别有负担。

忙碌且充实的召会生活,使得原本抽烟、喝酒、打牌等靠自己戒不掉的恶习,竟轻轻松松地从身上完全的脱落,从辖制、捆绑中得着完全的释放与自由。感谢主,这是何等的救恩,使我的人生有了奇妙的大改变,只因着简单的相信,无须挣扎努力,这位宇宙独一的真神就成为我一生的拯救及帮助。感谢神的怜悯,至今在我的家族中已有10位得救信主了!

借着圣经,我终于找到答案。原来人类生存的意义及被造是有目的的,神造人是尊贵的器皿,为了盛装神,好能代表并彰显神,让神将祂自己更多地分赐到我们里面,好使我们成为祂的荣耀复本、普及与继续。借着圣经,我也清楚知道我从哪里来、死后要到哪里去。我不再疑惑,也不再感觉人生空虚,感谢主的怜悯与拣选,预定我成为祂的儿女,这是一条窄路,也是一条达到荣耀的道路,我将继续向前奔跑,直到路终。

(新竹市  黄素贞姊妹) 原题:脱离罪恶进入神救援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我们家族21人信主的秘密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们家族21人信主的秘密

我出长在花莲一个传统信仰的家庭,父母都是公务员。

本来我们的家平静安稳,却因为父亲喜欢和同事聚赌,只能维持一个表面的和平。父亲赌博的次数越多,牵扯的金额就越大,而且晚上几乎都不在家里;我的母亲替他背负着层出不穷的债务,全家也仿佛面对不定时的炸弹,常常筋疲力竭。

记得小时候,母亲一下班就开始做手工艺赚外快,我们有时睡在客厅里陪着她串珠子,直到早上太阳光射进来。

是的,为了家计,母亲又度过了一个无眠的夜晚。

后来父亲因为工作疏失吃上官司。有一天放学,我的母亲不在厨房,也不在办公室,过了晚上七点都还找不到她!我着急地联络舅舅、舅妈,大家都不知道她去哪里。快九点的时候,妈妈一个人满脸泪痕回来了。她说刚刚骑着机车到桥上想自杀,但想到孩子们还没吃饭,还是必须继续活着……

母亲省吃俭用,栽培我们三个小孩读书。而我,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个性叛逆,喜欢顶嘴。在补习班老师的建议之下,母亲同意让我的学姐带我去教会,参加青少年聚会。第一次走进聚会中,我立刻被一种荣耀的气氛震慑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竟有如此喜乐的一群人!诗歌温暖柔软我的心,圣经的话使我豁然开朗,我从这一群人看见了神。

母亲听着我唱诗歌,好像也很开心地看着我的改变。

半年后我受浸了。但父亲只冷冷地说:“为什么这么快就决定?说不定你被骗了?”

不过我什么也没有,要骗我什么呢?

国二的时候,教会的青少年要上台展览诗歌,我邀请父母来参加晚会。可是父亲等母亲走进会场后,突然改变心意又开车去赌博。妈妈一个人坐在台下听着诗歌,还坚强的为我加油。直到出现一句圣经的话:“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必使你们得安息。”我转头看着她,她泪流满面。

后来我的母亲也来聚会,并且受浸成为基督徒。主亲自安慰她,使她在各样的环境中依然维持着喜乐。我也邀请我的妹妹、表妹和弟弟来聚会,但是我的父亲却加倍地迷信风水。我天天为父亲祷告,也有许多教会的弟兄姊妹来我家看望。他们在爱里扶持我的家,也将我个人的祷告扩大成为团体的祷告。

在我读高中之后,我的父亲有一整年一直输钱。虽然家里负担很重,但我们相信神永远不会错,祂一定会做事!

高二那年,有一天当我放学回家,看见门框上的风水镜被打破在一个脸盆里。

那一天,我的父亲终于相信耶稣,全家都得救成为神家里的亲人!我们彼此宽恕、彼此分享,一同在爱里前进。我的家终于重获新生!如同帖后一章三节说的:“因你们的信心格外增长,你们众人每一位彼此相爱的心也一直增加。”

全家得救,这在亲戚中成为一个不可思议的见证,我的母亲开始向家族的亲人们传福音。之后我的外公因为恶梦生重病时,任何传统信仰都帮不了他。他被勉强就医时,痛苦的在病床上哀叫着。病床边一侧放着大姨的佛经,一侧放着母亲带去的圣经。在手术前,母亲说:“阿爸,紧(快)叫耶稣救你,祂会救你!”阿公就开始祷告说:“耶稣,紧救我,你不要我了吗?耶稣救我!”像小孩跟父亲撒娇一样。

手术之后,外公决定受浸了,他那时是76岁。他说:“这么好的耶稣,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当我大学毕业时,我们整个家族至少有21个人受浸成为基督徒!

我能作见证,你所以为不可能的、没有救的,都要因着你的信心发生奇妙的大改变!无论你的情况是什么,耶稣要翻转你的人生;你要重获新生,你要充满盼望,你要成为别人的祝福!因着你的信,神要亲自祝福你。这个奇妙的生命要成为你的生命,只要相信并接受,天上的祝福要向你倾倒下来。

你可以,只要你愿意。

(陈儒玉姊妹)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原来这就是平安:一名江湖浪子的见证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原来这就是平安:一名江湖浪子的见证

“于是耶稣又对众人讲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绝不在黑暗里行,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八12)

2005年的11月,我在一场福音聚会中相信了主耶稣。感谢主!是神的怜悯和恩典眷顾了我。

从小我就不爱读书,结果专科一年级下学期时,因为旷课太多而被退学。但我却不在意,反而向往着世上新奇、享乐的生活,17岁就到电玩店上班。

在当时,整个经济正蓬勃发展,“钱景”一片欣欣向荣。而我所在的电玩店,由于有赌博的性质,收入十分丰厚;我不但结交了各种的朋友,自己也迷上了赌博。

退伍之后,原本有一份正常的业务工作,待遇也很优渥,却因我爱赌,把每一年所赚的都赔上了。直到30岁,为了应付庞大的开销,我开始接触年轻时所认识的朋友。他们大都不务正业,甚至在开赌场、混帮派、卖毒品,以至于渐渐我也进到这种生活之中,每天过着夜生活,接触不同的人,为要从中牟取利益,也预防别人来夺取我们的利益。

这种生活持续到35岁。其实我已身心具疲,不但没存到钱,还背负了一堆债务,因此压力越来越大。在这期间我很消沉,只能借着喝酒、吸毒来麻痺自己,但是每次醒来却只有更加的虚空与绝望。后来情况变本加厉,不但我自己官司缠身,朋友也被抓去关,人与人之间越来越不能信任,让我很想要一了百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感谢主!主差遣一位弟兄前来看望我。弟兄知道我的情形后,便向我传福音,也邀请我参加福音聚会。我原本是不信神的人,可是那时我却盼望这位主可以救我,因为已经没有人可以帮我了!所以我便爽快答应,前去树林参加这场聚会。在聚会中我蛮惊讶,在这个复杂而又空虚的年代中,居然还有一班人可以如此喜乐,看起来又如此单纯!

后来我们唱了一首诗歌,有一句歌词一直在我里面挥之不去,那句歌词有四个字:“不妨一试”。到了聚会快结束的时候,弟兄问我愿不愿意信主受浸,我竟然向弟兄说:“不妨一试”,所以我就这样受了浸,成为基督徒了。

但是当下我的难处当然还在,并没有因为信主就立刻消失。于是弟兄们陪我一同跪下祷告,悔改认罪。我回到家以后,自己还躲在棉被里呼求着主的名,而且还怕喊得太大声,因为家人都还不知道我已经信主了。很奇妙的是,隔天起床时,感觉全人非常舒畅,里面也觉得非常平静,原本的烦恼忧虑好像都和我没有关系。

我就和弟兄说,为什么会这样?弟兄说,这乃是信主后自然会有的平安。

喔,赞美主!原来这就是平安的感觉,是我一生追求却得不到的,如今因着神的怜悯,使我借着信就得着了这平安!

从那时起,我就渴慕要来认识这位神,因祂是如此真实又实际,所以便和弟兄们有一些属灵的追求,也开始了正常的召会生活。这八年来,生活实在是满了喜乐,因为主带我越过了许多艰困的环境,而在其中我也享受了主的同在。

感谢主!当我在黑暗中无法自拔时,神亲自来寻回我;当我面临死亡的深渊时,神亲自来成为我的生命。赞美主!因着简单的信,我的人生有了这样奇妙的大改变!哈利路亚!荣耀归主!愿神也祝福你们每一位!

(改写自陈有义弟兄见证)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再累也要和你一起聚会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基督徒的聚会真是超级无聊的!

我是2年前9月21日受浸得救的。但是其实啊,我在9年前就已经接触到弟兄姊妹了。起先是我的母亲回到教会后,曾带着我一同去参加主日聚会,一次、两次、三次,说实话,那时候真的觉得这样的聚会超级无聊的,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我宁愿在床上睡的饱饱的。所以后来母亲邀我去聚会都被我拒绝。

母亲甚至还会利用温情攻势或是利诱,不过还是被我断然拒绝。眼看这样没用,后来妹妹铃宜得救了,也来邀我,还有许多姊妹们都有来邀约我参加主日聚会。弟兄姊妹们也会邀约我去各个家里爱宴,唱诗歌,读信息,出外踏青相调,或是到家里来探望我,就是想尽各样的方法,要让我认识这位主耶稣。由于不好意思拒绝,所以会答应并去聚会。

不过,因为这样的聚会对我来说真的一点都不有趣嘛,就是不懂在一场聚会中一首诗歌干嘛要唱十几次不烦喔,我都烦死了。喊主耶稣也要一口气喊个十几次,不很愚蠢吗?听到大家讲的信息时,心里总是OS:拜托喔!你们大家理性点,简直就是迷信。这几年中各式各样的聚会都曾参加过几次,她们也自然而然跟我提到受浸这件事,当然所有的答案千篇一律都是坚定又断然的说:"我不要"。次数一多,就想烦不烦啊,不要就是不要啊。后来只要一接到电话是来邀约我的,我就很反感,邀约我时,表面上都是好好好,可是每次都被我放鸽子。

因为恩情回到教会

后来会再回到教会是因为3年前5月的一场小车祸,有动小手术,透过妹妹的关系,有位姊妹来家里帮我做换药的服侍,在那之前我仅仅只见过她一面,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简直就是陌生人,可是她却愿意每天下班后9点10点了,还来家里帮我换药,并长达一个月之久。

这让我真的有点匪夷所思,怎么她肯为一个陌生人这样的付出?是职业病吗?白衣天使的心态?虽然这样想但我真的很感激,当康复后,她邀约我去聚会时,我没有理由更不能拒绝,所以开始去基督徒的家里聚会。

起初只是因为恩情,所以会去主日聚会,但不是出于自愿,所以每次总是珊姗来迟,也匆匆离去。也会拒绝她们的邀约,提到受浸时更是一样的答案。

基督徒没有脾气?

后来透过几次的外出相调,可能是大家年纪相仿的关系,让我把她们当成是朋友一般。觉得跟这群弟兄姊妹在一起,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从相调的事上,我看到她们的不同。每次相调总是会发生一些事,迷路啦,相约在某个地方,错过了啦,晴天又突然下雨啦,意见不同啦等等等太多的状况了。

以往和同学朋友们出去,也会遇到这样雷同的情景,但就是有人会发脾气,坏了大家出游的兴致。可是在她们身上,我总是看见,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依旧是喜乐洋溢,敞开自己大声的为主说话,大声的唱诗歌,大大的释放灵。这让以往都不愿意敞开自己的我,有那么一点点将紧闭的心门打开了。

“你感觉到神吗?”…“并没有~”

后来一位姊妹开始陪我祷告,起初也是不愿意开口,但是姊妹总是不厌其烦的先为我祷告,也慢慢经历了相调的召会生活之后,也就跟着有样学样的祷告了。

也陪我读圣经的话,在读的过程中,虽然我都明白书里所说的事,但每当姊妹问我有没有特别摸着的地方,摸到神的地方,我也都回答说没有。有一次他反问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没有摸到神吗?很奇怪的,我回答她说,因为还没有受浸的关系吗?她说:对。我就想真有那夸张吗?这个问题也就先搁着了。

除了聚会相调之外,下班后,姊妹们也都会适时的在我累到泄气的时候带着甜点来探望我,陪我唱首诗歌,就这样接受她们不间断的喂养,爱心,持续跟着她们过了一年多的召会生活。

圣经不是神话,而是神的话

受浸那天的情形我一直未能忘记,当我在池里时,一同过召会生活一年多的弟兄姊妹们一个个轮流帮我祷告,心里的悸动真的无语言喻,出来换好衣服后,那位护士姊妹更是抱着我痛哭。日后别区的弟兄姊妹见到我更是恭喜声不断。我觉得这明明是我受浸,怎么大家比我更激动,更喜乐,更荣耀,这样的爱让我觉得越来越奇妙。

让我从觉得聚会很无聊到一同过召会生活,觉得信息所言根本是胡扯,圣经里所写的就是神话而已,的确,圣经是神所说的话,这样的改变实在是因为遇见这群爱主的弟兄姊妹,因为他们爱主,用神的爱爱我何其深远,应时并且多方供应无限,常激励我向前。我们能爱主更是因为主耶稣爱我们,祂七年前让我遇见祂,虽然一次次被我拒绝于心门外,但神从不放弃,借着一位位爱祂的弟兄姊妹,来将我寻回,回到神的家中。

再累也要和一起聚会

受浸至今,我从没有后悔,并且更积极的过召会生活,从前下班后我只想快点回家休息,更别说要参加周中的聚会了。如今,就算再累,都要到弟兄姊妹中间一同享受主。就像最近我的工作很忙碌,天天加班,每天的工作时数不下12小时,下班后简直就像颗泄气的皮球,但我没有想快点回家睡觉,反而想要与弟兄姊妹们一同唱诗歌,一同读主的话,吃喝享受主自己,这样的聚会是我的打气站,让我这颗泄气的皮球充满了气,是我的加油站,让我这辆跑不动的小车,满了油,隔天继续打拼。

我不是不会被工作压力打败,也不是不会因为操劳过度而累翻了。乃是我们的神是那灵,赐给我生命,我已经有了基督做我的生命,做我生命的供应。祂也是光,光照我前方的路程,负我一生的道路。我知道我有主做我的把握,做我的依靠,他背负我的软弱,医治甘甜。

我的见证,是我的亲身故事,我已经尝到这爱的奇妙了,并且在这爱里天天享受恩典祝福,令我不住称道。我也希望所有人能有诸位自己的亲身故事,都能尝到这永不磨灭的真爱。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我为何聚会两年后,选择受浸成为神家的亲人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2016年6月4日前我还是福音朋友,然而我的内人两年前已经蒙恩得救,并在神的大家庭里享受神家的丰富。

 或许受到自幼家庭的宗教信仰影响,我这两年虽常常参加小排、相调及被喂养,但我迟迟未受浸进入神国,这个大家庭里。但是这段期间有许许多多弟兄姊妹持续为我祷告,并分享他们的见证及享受;而且在牧养排、儿童排、青少年排的交通中学习顺服而成长,读经、唱诗歌、鼓励本的分享,更让我印象深刻。

 2016年3月13日晚上九点多住在我家的岳母,因为气喘发作紧急送急诊,医生检视状况非常严重。隔天清晨四点多在加护病房治疗时,血压持续下降到30,在抢救过程中昏迷了20几分钟,因病况危急要求在场的家属签属抢救同意书,主治医师同时告知家属要有心理准备……。当下我与姊妹深感此次岳母要平安出院的机率很难;因为除了肾衰竭、心肺功能也持续恶化,医生以高剂量升压剂维持血压及生命外,其他只能听天命了。住院第二天病况持续恶化,手指及脚趾头末梢变黑、肌肤冰冷,经巡房主治医师解说只能暂时先维持心脏血压功能,对手、足部位组织坏死状况已无法兼顾了,并告知坏死部位如扩散可能视状况须截肢处理等。

 因岳母的病情急转直下且复杂,当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请区里的弟兄姊妹等到医院为她祷告。弟兄姊妹每日不定时地到加护病房前为岳母祷告。在此非常感谢弟兄姊妹的祷告,主耶稣听到了众圣徒的祷告。16日早上11时30分开放探访,我女儿进入探访后立即冲出加护病房打电话给我说,阿嬤的手、脚坏死乌黑的状况完全不见了,而且跟正常人一样红润有体温。她当时无法相信眼前的状况,简直是奇迹!当日下午开放访视时,我见证了这么神奇的一切。之后病况复原情况越来越好,相关发病主因问题也陆续被检出治愈,住院41天康复平安出院。

 约翰福音一章十六节:“凡接受祂的,就是信入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成为神的儿女。”历经此次岳母急诊住院病况危急之下,41天后能康复平安出院的奇迹。女儿因自己也担任护理师的工作,见证阿嬤复原的过程,于2016年4月29日受浸成为神的儿女;我也在弟兄姊妹的鼓励及期待下2016年6月4日受浸,成为神的儿女。

 以弗所书二章十九节:“这样你们不再是外人和寄居的,乃是圣徒同国之民,是神家里的亲人。”

 罗马书八章十六节:“那灵自己同我们的灵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阿利路亚!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是的,我三十年起起伏伏的躁郁症被制伏了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膏了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去宣扬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复明,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宣扬主悦纳人的禧年。”(:路418-19)

三十年来,我进出精神病院超过二十次,起因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自杀后,造成我长期忧郁失眠。到医院治疗后,医生诊断我是“双极性情绪障碍的躁郁症”。在十六岁发病前,我是个资优生,从小学开始成绩就是第一名,一路当班长、模范生,甚至得到全校国语文五项全能比赛冠军。

患病后,除了住院治疗的时间以外,我先后从事过二十几份工作。从补习班教务主任,到洗地瓜的工作都做过,目的是想借着工作的忙碌来转移我浮动的心绪。但是后来连我唯一的亲哥哥(不是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因为忧郁症自杀了,若不是因为主耶稣极大的怜悯及救恩,现在我也不能在这里作见证,因为神的怜悯临及了我。路加福音一章七十八到七十九节说:“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二十几次进出精神病院治疗的过程中,感觉精神医院真的是人间炼狱,太开心会被打针,手脚绑在床上受约束;太低落又会被喂食大量的药物,情况严重时,甚至需要口咬木棒,接受电击治疗。但出院在外时,却又状况不断,曾经一次非常严重发病,因为幻听而赤裸上半身出门上街,与我最敬爱的大姊发生肢体冲突,并踹伤了她,我内心非常内疚。这个病带给我的痛苦及心酸真是难以言喻。

就在父亲过世,而隔年亲哥哥自杀后第四年,一位幼儿园长─戴老师来传福音给我,使我的人生有了盼望,想认识这位拥有阴间钥匙、死而复活的神─耶稣。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我受浸得救成为基督徒,重生后,我有了拯救与帮助。在往后的十多年间,弟兄姊妹持续来看望我,并为我代祷,帮助我渡过漫长的治疗过程。

几年前,我最后一次出院时,和一位女牧师合租公寓,因为我服药缘故胖到六十四公斤。我向神祷告,要健康的瘦下来,又能在工作中得到生活的所需,神奇妙的安排,我应征到女性健身中心的教练,不仅帮助会员运动得到健康,自己也成功的瘦下来,更开心的是,医生宣布我的精神疾病有机会完全停药,不再复发。

神的祝福还不仅于此,前一段时间我决定搬出来独立生活,主更带领我进入召会生活,在这里,我看见神的爱在弟兄姊妹的身上活出来。每天早晨,我与姊妹们在网络上晨兴,借着读圣经、祷告开始一天的生活。晚上与姊妹们为着我们所关爱的亲友代祷。之前工作人手较充足的时候,我也会在周二及周五的晚上,请假参加祷告聚会及小排,使我爱主的心更火热。也透过活力排探望,让我深深感受到弟兄姊妹间紧密的爱,大家欢喜唱诗歌,同声赞美主,并一起祷告,我觉得自己不再孤单,对未来更有盼望。我的生命被更新变化,活出福乐的人生。希望神的爱也能临及你们,赐你们福乐的人生。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放下佛经,改看圣经:一对夫妻的蒙恩见证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现在我们很喜乐

我们夫妇受浸才四个月,大能的主就改变了我们的的脾气。现在我们家贴满主的话,基督是我们一家之主,门口也贴满“平安喜乐”。

我常跟我先生说,这么喜乐的主,为什么现在才让我们寻到?

其实早在去年,我就与先生提及想去教会。我告诉他,我适合信基督教,我想信主。因为拜佛念经已十几年,我却得不到快乐,内心充满不安和恐惧。最后我也不想念经了。我一直有一个念头出现,觉得住在民生社区十几年,怎么都没遇到有人跟我传福音?我很想要去附近那一个教会,因为那里是我每天必经之地。我曾经上去过,但没有人,我就回家了。

一直到今年5月18日,弟兄姊妹终于到我们家叩门了。我开口第一句话:“我等你们传福音已经等很久了!”

主真的听到我的声音,差遣人到我们家叩门,我真的很感动。感谢主,姊妹在我家的祷告声,也是我这辈子未曾有的感受,那样的有力,而且为我们一家代祷,为我儿子时常被鬼干扰而祷告。弟兄来我们家的前一天,我们还为着儿子在家里看到鬼的事而烦恼呢。拜拜这么久都没办法处理的鬼,想不到弟兄姊妹到家里祷告之后,我儿子就再也没看见。 感谢主,鬼跑了,儿子再也没看到了。

我时常祷告告诉主,为什么这么快乐的主,叫我现在才认识你?所以弟兄姊妹不要害怕开口,也不要害怕去叩门传福音,像我们家这么需要主的人一定很多,我们一定要跟他们传福音,把喜乐散播出去结果子。

回顾以前的冤枉路

走过二十几年佛教的生活(我的先生更久,长达三十年),这几年我渐渐觉得走错了一段冤枉路。因为我的愚痴,我曾走入一个不是很让人感觉“平安”的道场。去那之前大家都提醒我不要去,因为那间是以敛财闻名的。但没去过我哪会相信?我一脚踏入那个世界,原本也是本着吃素、念经、拜佛虔诚的心,但接下来的所见所闻,让我彻底失望了。

首先,那里把出家人当神在拜,看见男众出家人就要跪拜,而且各个山头敛财有道,开口闭口都要钱。每次去精舍口袋都要放红包给师父消灾、立牌位、购买东西。法会也要写牌位,师父开口就是钱,精舍的义工也是一直不断鼓吹要建设、要盖富丽堂皇的大殿、要盖学校,十年来永无止尽地叫你做功德,造成我们很大的压力。你如果不捐不做功德,那你在精舍的地位只能坐后面,前面是给有捐数百万数千万的VIP坐的。

这一切让我产生很大的怀疑:宗教不是都很慈悲的吗?难道没钱的人就没办法来修行吗?师父有受上级指示做业绩吗?在这种环境下,很多人每个月都在变相的负债,我的朋友现在还在分期付款呢!但捐了钱内心有平静吗?有快乐吗?

并没有。

我不断深思,这十几年也把佛经背得滚瓜烂熟,法会也做了上百场,大蒙山(从食鬼道、地狱道、饿鬼道)有不下数十次,但我里面有真正的平安吗?并没有。我越做法会越多的鬼来找我,我家一堆鬼,这就是家里一直不平安的原因;然后越是一堆鬼,我被敛得更多,因为要帮那些鬼写一堆牌位。我越写越觉得:这是我要的精神食粮吗?宗教带给我的就是口袋的钱越来越少,心灵却得不到平安,灵越来越空虚。

感谢主,帖前一章9节说,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又活又真的神。后来我信主了,第二天就请弟兄们帮我处理家里的偶像及300多本佛经。因为寻到了主,我不再拜那些不能使我平安的偶像。我的理智告诉我,我找到真神了。四天后,我们夫妻俩就在会所受浸、享受主,感谢主。

一句“平安喜乐”、“愿主保守”,让我得到这十几年都没办法真正拥有的喜乐。其实以前我一直不能接受的是,在道场人与人之间的冷漠,男众与女众之间禁语,结束也各自回家,大家脸上都没笑容,而且面有菜色、感觉虚弱。哪像现在我们在教会中大家都会互相寒喧、互相代祷,脸上堆满笑容,好喜乐、好快乐,我好喜欢这种氛围。

信主后许多的改变

我喜欢看圣经,每天都固定晚上读经。本来喜欢电视的我,信主后最大的改变是放弃电视,改看圣经。

我的脾气改变了。感谢主,本来我和先生常会为一些事争吵。信主后,每每有口角,我都是感谢主、赞美主、阿们!主在我心中化解一些不愉快,甚至我借着祷告,告诉主我们之间的难处。感谢主,自从信主后,灵里喜乐平安,口角变少了,每天都讲主的话,一起祷告告诉主,一起读基督的话。我买了40多本属灵书报,而且都看过了。我只能说我很享受基督在我心中的那份喜悦。感谢主,还需要与弟兄姊妹一起读主的话、享受主。所以家里面的夫妻 要一同信主,才能团结分享喜乐,感情才会好,家庭才会和乐,维系婚姻。

在我有生之年能遇到主,是我这辈子最丰富享受的事。我们不想再回想过去的生活,因为有太多不愉快的事情,而且是我们自己傻傻要被敛财,我们也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现在我们只能劝告别人,不要再走我们以前相同的路,一切的不好都倒空吧,让我们来享受主的喜乐!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