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父亲车祸的余炉里重获新生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父亲是我的挚爱。他也是扎根在我心深处的大树,屹立不摇。从小,我们在他撑起的广阔树荫下玩耍,安全而稳固。若有一天,不再有大树支撑我的天空,世界会崩解成什么样子?还有什么能唤回失去的爱,修补心中的裂痕呢?我实在不敢想像。

就在过年前夕,一月二十三日的早上,爸爸要回中坜老家办年货,问我有没有特别要些什么?我当然是点了我们云南人特有的辣香肠。父亲临走前向我说:“没问题,我早就请人做好了,等我回来就送来给你。”

到了中午,满心期待的我,等到的不是辣香肠,而是弟弟打来的紧急电话。电话那头弟弟急切地哭着说:“姐,你快来呀!爸爸死了!”

当我听到爸爸在办年货的路上,被拖板车撞倒,躺在莺歌省道的路上,真是晴天霹雳。心想父亲会不会只是伤得重一点?会不会是警察他们搞错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悲剧,残忍到我无法接受,甚至不敢相信这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当我来到车祸现场,看着散落一地的辣香肠,和裹着白布的父亲,我彻底崩溃了。那疼爱我的爸爸,真的离开了。

丧事正值过年期间,许多亲友碍于传统观念,鲜少前来慰问探访。但教会的弟兄姊妹不但天天都来家里安慰我,甚至还陪伴我办理一切的丧葬事宜。每次办完事情,我都会谢谢他们。但奇怪的是,他们总是说:“感谢主。”有一次我忍不住就问:“明明就是你们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爱我、帮助我,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感谢,反而要我感谢主呢?”其中一位姊妹就告诉我:“其实以前我和你一样,曾经是活在哀伤中的人,同样在当时,也曾接受许多弟兄姊妹的爱和帮助。这份弟兄姊妹的爱,追本溯源就是主耶稣的爱。我有什么能力来爱人、帮助人呢?我有什么可夸的呢?当时若没有主的爱感动弟兄姊妹来帮我,我都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机会来帮你。所以,你说是不是应该感谢祂呢?”

从那时候我开始祷告和读圣经,当时只是想要借着圣经来平复我的心情。但心中仍然疑惑为什么是我?神若是爱我,为什么要我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我也曾经一度控告自已,是我害死我父亲的!

直到有一晚,我感觉主借着圣经对我说话了。就在我读到创世纪约瑟的故事时,看到了五十章20节的一段话,约瑟对他的哥哥们说:“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使许多人存活,成就今日的光景。”在这之前,约瑟原本是要被他的哥哥们杀掉的,但后来被卖到埃及为奴,在当奴隶的过程中又遭诬陷下到监狱,经过种种艰苦过程,最后当上埃及的宰相,以致能在大飢荒的时候,救了他整个家族。

谁能知道神的心意呢?但我确信“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但祂要为我成就什么样的光景呢?我不知道,但我始终相信,“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后来因着主耶稣的爱,我也原谅了撞死我父亲的年青人,使这件事不再成为捆绑两个家庭的痛苦,我深刻的经历“苦难是神化妆过后的祝福”,全家人陆陆续续信主,其中包括八十岁的祖母。

如同圣经中路加福音四章18到19节:“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膏了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去宣扬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复明,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宣扬主悦纳人的禧年。”从前,我和家人都为忧愁掳掠、受苦难压制。如今,主耶稣这生命的光临到我全家,使我们脱离黑暗的挟制,看见永不消褪的白昼。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边界上的人力车夫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是一个初中就得救的人,得救以后就天天聚会,热切爱主。但在我 30多岁2006那年,遭遇了极大的打击,因此就停止了聚会。

当时,我万般灰心之下,就想做一件现在看来很无聊的事,就是去中国的最东,最南,最北,最西,留下我人生的脚印。

于是我先去了黑龙江省的漠河。坐火车,转汽车,再转汽车,再转,终于到了极北的边界处。当时我穿了很多衣服,但是下了车以后因为非常非常冷,就感觉自己像是没有穿任何衣服一般。

我叫了一个人力车,上车以后,车夫开始和我聊天,他说:“我想和你说说主耶稣的故事!”我当时听了吓一跳,心想:难道从台湾到了这么偏远的地方,主还不放过我吗?而且隔着人力车的塑料帘子,说话听话也很吃力,所以我也不想搭理他。于是就说,我不想听,你不要说。

隔了一会儿,他说:“可是我还是想和你说说主耶稣,如果你让我讲,那么我可以不收你的车资。”我说:“我付你的车资,你不要说。”可是隔了一会儿,他还是说:“先生我看你是个有文化的人,你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我来的地方,告诉你也不知道。”他说:“你认识主耶稣吗?”我说:“不认识。”于是他还是继续讲主耶稣的事,内容多半是我已经知道的耳熟能详的事,具体现在我也记不清楚了。下车后他果然没有收我的车资(人民币1元)。而我注意到他的衣衫褴褛,鞋跟都磨破了。

虽然我很软弱,但是当着人面否认主的名,说我不认识主,还是让我不安,于是我就想,如果还能遇见这个车夫,我会向他承认其实我是认识主耶稣的。结果真的又遇见他了,我就向他打招呼,他说:“哦,是你。”然后我向他承认说:“其实我是认识主的。”他说:“主就是要得着像你这样的人。”

我们又谈了一下,他问我一些问题,这让我更震撼了。我说我知道,我也是召会的弟兄。他问我今天要坐车到哪里去,我说附近我都不熟悉,就拉我在附近走走吧。我们一边聊着,到了个红绿灯的地方,见是个红灯,他就停车等绿灯亮了再走。这里的交通并不拥挤,多数人对红灯视而不见,我很希奇,就问他说:“是不是闯红灯要罚款呢?”

他说:“不是的,多数的人从外表看,我是个臭拉车的,但在我里面有荣耀的生命,我愿意在红绿灯的事上,见证我的主,见证我有荣耀的生命。”

随后我在聊天中,又知道了他曾经为了召会的需要,把存了三年,准备用来娶妻的钱人民币600元奉献给了召会。当时召会要筹募资金备个聚会的地方,而他的母亲在这时过世,办理后事也要用钱,大家都知道情况,也不指望他摆上。但是他还是向主祷告,问主到底要不要奉献。主向他说,千山的羊、万山的牛都是我的,在我并没有缺乏,但我就缺你的600元。他是流着泪把这笔钱奉献出去的。

后来我去了他住的地方,只有三步路大小的地方,放了一个炕,还有简单的东西,他的晚餐是从附近工厂每天剩下来的员工餐去打来的。因为他是一个文盲,所以不能读圣经,会背会唱的诗歌也只有几首。我问他平常如何享受主,他说就是呼求主的名,每天晚上呼求主的名,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非常享受,经常呼求着就睡着了。

我想:我的困难和挫折能和这个人相比吗?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却只要主的名就满足了,我所拥有的比他不知多多少,却还要埋怨主吗?他这么贫穷,为了向人传讲主,竟可以连仅有的一元车资也不收取。从他身上,我看见主的彰显,他似乎忧愁,却常常喜乐;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似乎一无所有,却拥有万有。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比升迁更重要的事——商周记者的告白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在2001年9月底信主,那时在职场已工作三年,每天都昏天暗地。因为我想要高人一等、出类拔萃,环顾我的同事,大家都是一样聪明,我只能每天工作到很晚,拼命地汲取新知,用清晨、黑夜的时间加速冲刺。我在公司放了一张军旅床,好让我工作到很晚的时候,能够在上面小憩。那时我没有“生活”可言,我与我高中的好朋友见面吃饭,聊了好一会儿,他对我说:“你怎么都在讲工作的事,其他的事呢?”那时我才惊觉,自己已经完全卖给工作。

直到信主之后,为了能够在星期天早上正常地聚会、读圣经,我向主祷告能分别我的时间,但是也请祂保守我的工作能在时间内完成。说也奇妙,以前,我总要花好长的时间,才能完成我的稿件,总要打好多电话,才能约到我要找的人;但是,当我聚会后,看似好像时间减少,但在较短的时间里,我却更有灵感去完成我的工作,工作上需要约访的人竟主动联络我。弟兄姐妹告诉我,这是因为主会赐给我们智慧,而且主也会顾念我们的需要。我深信神能创造宇宙天地万物,要赐给我智慧并不难,于是我该聚会的时候就去,该工作的时候就专心地工作,在工作的事上,主实在让我见识到祂的大能。

工作了一段时间,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有一次主管打电话给我,她欲言又止,之后她告诉我,其实她压力很大,她想问我,圣经上有没有什么话可以帮助她?我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原来,她认为信主后的我非常喜乐,这份喜乐是她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看过的,她说也许将来有一天她也会信主。

我的同事也发现我的转变,一位个性较内向的同事,我带他参加了一次聚会,他也信主了。信主后他告诉我说:“以前你总是不顾到别人,音乐放得很大声,但是之后你放诗歌,还向我们传福音,所以我才会去教会看看。”

在职场上,主一直用祂的智慧带领我。后来因着我调动单位,来到一个主管手下,这个主管不苟言笑,做事一板一眼。一开始我适应不良,心里常常埋怨说:“神怎么把我放在这个地方?”但我想起了圣经上许多的人物故事,有一位约瑟,当祂被卖去埃及、下在监狱里,情况应该比我悲惨许多,我因此常常祷告神,如果这样的环境是祂允许的,那么我要学什么功课呢?渐渐我发现,这位主管的一板一眼,刚好治疗我工作的散慢态度。

由于我的工作是责任制,时间全握在自己手里,难免会积欠到最后一刻才完工。在这位主管手下,我学会分配时间,计划行程、准时交件,并且在事情可能会不如预期的时候提前告知,这些都是我以前不需要做的。在别人眼中,总会很同情我,他们觉得这位主管实在是全公司“第一”难相处的人,还时常安慰地问我说:“你还好吧?”但是,神给我不同的眼光,让我借这位主管的管理,在神的面前谦卑下来,顺服地学习我原来所缺乏的。我每天都很喜乐地上班,同一单位的其他人常对我说:“你的神真厉害,让你能这样对待那个不好相处的人。”经过一年多,神就将我调离那个单位,我想我已将祂要给我学的功课学完了。

我的神实在是保守了我,让我在职场的环境里不断经历祂的同在,比起我的同事在职场上不断打转,又或者拼命为着升迁活着,我的神让我在职场上学得更多,也做了更多有意义的事。

(李盈颖)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基督徒没有倒霉的权利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2013年5月19日(日)

去年结婚32年的妻子,突然罹患肺腺癌,撑了不到半年就被主耶稣接走了。两个月前突然觉得右脚关节不舒服,医生说是退化性关节炎的前曲,使我正式步入老人国的行列。前两天骑单车莫名其妙地又在小区门口,被一个冒失的年轻骑士,撞得我满头金星,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坐在马路当中,所有的车辆与行人都驻足观看,其中还有我们的姊妹、小区的总干事与我熟识的邻居们。

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先扶起倒在地上的单车,再拿起篮子里面的洗发精与杂志(居然还能爬得起来,该感谢主!)看了远处摔倒的骑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年纪应该还不到30岁。我勉强站了起来,走向那位惊惶失措的年轻人,大声喊着:“你有毛病啊?为什么骑得这么快?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斑马线?”

 救护车来了,我这时才觉得有些疼痛,发现右脚的裤管沾了许多血迹,左边髋骨开始隐隐作痛,在警卫室后面脱了外裤,又发现屁股一大片血迹,年轻帅气119的救护人员,动作迅速的帮忙消毒、稍加包扎、并作记录,就立刻驱车前往附近的市立联合医院。一路上想想为什么这么倒霉,刚刚才理完发骑车回家,莫名其妙地居然在小区的门口被撞,我还来不及左转,就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在急诊室,我的气焰似乎有点降温,想想基督徒当街大喊大叫,吓得这小子不知所措,这样以后福音如何传,“你是哪里人?”“台南人”“你几年次?”“77年!”想想我们俩将近差了40岁,“小老弟!要当心些!若是我再老些,或是身体状况差些,你不是吃不完兜着走!”

来作笔录的是个有点年纪老交警,居然撞人的与被撞都需要作酒测,“这是什么世界?”我心里滴咕着,“这是规矩!”他高高在上地回答着。这时旁边来了几位弟兄姊妹,有一位姊妹说“刘弟兄!你要感谢主!”我这时还在气头上,右脚的肌腱发炎,还未痊愈,左脚又受伤了,这下子下辈子怎么过,还要我感谢主耶稣!

晚上家人帮忙稍微擦拭没有洗澡,因为医生嘱咐伤口不可以沾水,躺在床上伤口还是隐隐作痛,回想最近发生的事:返校兼课被学生呛、开餐厅生意好却赚不到钱、左脚行动不便右脚又被撞到了,一箩筐的倒霉似乎都加我身上。但又想起急诊室那位姊妹的提醒:“感谢主?”

昨天早上那位小老弟到家里来看我,本想和他算算我的损失:脚踏车修理费、周五四节课的代课费、下一阶段的检查与诊疗费、还有精神赔偿,但是当我打开大门,看见他那副可怜楚楚,右手提了袋苹果,我急躁又傲慢的灵及时被光照,瞬间就转成温柔的灵(今早主日的信息)。想想我不是一直欠福音的债,看着他的眼神,想想他水泥工的父亲比我还年轻,我必须好好向他传福音。

感谢主!为什么基督徒没有倒霉的权利,因为“呼喊主名”与“感谢主”是我们的生活,不是口号,虽然这几天晚上睡觉都在痛楚中度过。出门时他塞给我一个红包,我说:“主耶稣爱你!你要相信祂,也要相信主的保守,为你自己祷告,也能为我的康复祷告,”我将红包又塞了回去。“有机会可以到家里用餐,让我们多谈谈这位真神。”感谢主!在家里他开口呼喊主名,并与我们交通、祷告,感谢主!

 真的!传福音感觉真好,我的重担卸了许多,我的伤口仿佛也好了许多,这就是福音!会使人复苏、重新得力。主啊!我感谢你!为着这样的年轻人,有机会向你敞开感谢你,幸好不是大车我感谢你!幸好撞到屁股没伤到骨头,我感谢你!能够向保罗学习,在帖撒罗尼加前书第五章十六至十八节说:“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对你们的旨意。”保罗弟兄自从接受主耶稣之后,似乎是祸事频频,但他始终都能靠主站立得住。倪弟兄20年的监狱生活,仍维持心中的喜乐。

所以基督徒在凡事上都当感谢主!因为保罗在罗马书八章说:“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神啊,我开始对你起了疑心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从小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长大,小时候常常跟着家人去教会,在教会里唱儿童诗歌听圣经故事。但上初中后,因为课业忙碌,就没有去聚会了。

当时还有几件让我对我所相信的这位神有怀疑:

  1. 在我小学六年级时,我们当时虽然为卧病在床的奶奶祷告,但是奶奶还是过世了。
  2. 在升上国三的暑假,爸爸脑部长瘤,我无助的感觉为什么是我家?而在初三基本学力测验前,我拼命的念书、拼命的祷告,我以为会得到我想要的成绩。但天不从人愿,两次测验的成绩,都不尽理想,使我没有办法进入我心目中的学校。

这几件事让我非常的不解,也不知道这些事为什么会临到我身上。

在高中生活的开始,我想借着考试来证明我的实力。为了达成目标,我每天埋头念书,不管是去学校还是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念书,那种日子真是枯燥又极为乏味,心中的感觉也无从发洩。等到段考考完后,我得到了我要的成绩,但心中的空虚却一涌而上,顿时生活失去了目标,一切都变得不重要,我的生活失去了目标,甚至觉得人生好像没什么意义。心情糟透的我,不想跟别人述说自己的感觉,甚至连家人都不想说。

虽说当时学校的活动让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些,但很不幸的是,因为我的不小心,从小就是优良学生的我竟被记了两个小过,这件事让我的内心感觉很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天放学,因为我是班长,老师向我询问班上的状况。在这个交谈的过程中,我们谈到了主,老师对我说了很多弟兄姊妹的见证,并邀约我参加聚会,我刚开始是拒绝的,但老师所说的话中有些让我有新的体会,于是我就接受老师的邀约来到聚会中。

我原本觉得不过就是唱唱诗歌、听听见证,就可以回家了。但那天我在唱诗歌时,看到弟兄姊妹的互动,和对我的关心,真的让我好感动,心中就有一股力量涌出来。听到有位姊妹的见证,我更是有红了眼眶,那位姊妹的妈妈,得到了第四期的癌症,比我爸爸当初更严重,但却全心的投靠主、相信主,并在这个人生最为难的过中,父亲受浸得救,母亲病得医治,两姊弟也同心的信靠主,全家人在主面前坚定站住的这样的见证让我深受感动,也加强了我对主的信心。

有了这样的信心后,我发觉之前让我难过的几件事都解开了,我开始对每件临到我的事有感恩的心,为着爸爸的生病得到医治我感谢主,为着我来到和平高中,我能在主的安排下认识老师而回到教会生活中,我也满了感恩。

回到教会生活后,我每天都过得非常喜乐与平安,心中不再有忧郁与徬徨,一有事就向主祈求与祷告,在念书前会先向主祷告,在家没事时,也会唱唱诗歌,晚上睡觉前也会读读圣经。每天早上都有姐姐打电话给我一同读主的话并祷告。

我对主耶稣的感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变得爱主、相信主,而不是一味信靠自己,因为我知道信靠自己是多么的无助与不可靠,所以我想说的只有“信主真好!阿利路亚!主耶稣,我爱您!”

(彭嘉琪)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意外的人生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意外的人生

我生长在传统客家人的家庭中,当我大哥信了耶稣,又带着我受浸后,父亲简直快要气疯了。他不仅拿着扁担打,更是拿着斧头追,为的只是不准我们去聚会,甚至还扬言要用汽油把教会烧掉。
后来,父亲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高烧到四十度,群医束手,就在无望弥留之际,教会弟兄姊妹来探望父亲,带他祷告。很奇妙地,他就这样得了医治,并相信了耶稣。那时,我虽然亲眼看见主的大能,但正值人生黄金岁月的开端,完全不将此事放在心上,预备在事业上大展身手。
家庭如战场
我从事室内设计方面的工作,我认为有朋友才有事业,所以花很多时间交际应酬、谈生意,每每喝到烂醉如泥才回家。妻子对我这样的生活简直恨透了。事实上,我们婚姻生活还有一个最大的引爆点,就是患自闭症的二儿子,他是我们心中最深的痛。每逢为着孩子的问题不知如何是好时,就开始彼此对骂,任何难听伤人的话都讲得出来。然而越发泄,负担越重,痛苦越深。
1990年我们搬家到景美。一天,一群基督徒叩门,将我们带回主面前。从此,他们经常陪着我的妻子祷告、唱诗,劝我妻子不要针对我的情形抗争,而是要多多为我祷告。每天早晨,弟兄们也来陪我,与我一同祷告读经。
投河被救的妻子
虽然我们重新开始过正常的基督徒的生活,我的事业和生活型态未变。我并不感觉深夜不归有何不对,觉得男人为事业、为家庭打拼是应该的。可是,这对我的妻子而言,却是无尽的折磨。终于有一次,在夜里返家的车行途中,我受不了她唠唠叨叨,当场就把她赶下车,自己回家倒头就睡。
被我赶下车的妻子在寂静的深夜,仿佛走到人生尽头,心已死,泪已干,在桥边望着无尽的河水,正想纵身往下跳时,竟有一人朝着桥上跑来,说:“你不要想不开哦!我是碧潭游泳协会的会员,就算你跳下去,我也会把你救上来的。”此语一出,妻子顿有所悟:“我是个蒙拯救的人啊!”她望着黑茫茫的夜空,向主发出心灵深处的呼求:“主啊,即便是倾家荡产,若是能叫我的先生改变,我愿出任何代价!”
失去事业,却挽回了家庭
那时,我把公司的印信都交给朋友处理。1997年3月,万万没有想到,我所倚重信赖的朋友,竟然背叛我。我所有投资的事业完全崩解,顿时间债台高筑。我所有的房子被法院查封,五家地下钱庄天天来向我要钱,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那些过去与我称兄道弟、夜夜笙歌的朋友,像避瘟疫般地躲避开我。唯有主内弟兄姊妹在此危难时刻,不断关心我并为我祷告。
我的婚姻生活也因此有极大地改变。过去,总把妻子当成我的附属品,一切都要听我的。我在外面打拼赚钱,她就要在家里做饭、带孩子,却不知道我们的生活不但没有交集,彼此的心也越来越远,感情淡薄如纸。这时我失去事业,却挽回家庭,发现妻子真是神赐给我的礼物。她单纯地爱主,属灵的生命新鲜、有活力。因此,我开始倾听她的声音,接受她给我的提议。
调整生活,丰盛有余
已往做生意的观念,总认为要喝酒应酬,生意才能做成功。然而,经过弟兄们的帮助,我看见海水何其深,有各种层次的鱼,在不需要应酬的地方,也是有鱼可捕。本来有许多要在晚上谈的生意,因着晚上我要聚会,就请客户在上班时间谈,他们也愿意。当我们把主权让给主时,主不但不会让我们有所缺乏,反而更加丰盛地赐给我们。
至于自闭症的儿子,自两岁确定病情至今,已是二十岁的成人了,在他身上更有说不完的恩典。就着医疗信息上的了解,我们知道这样的病只会每况愈下。然而,他生活在召会中,使得他身心发展,出乎医生意料之外的好。他能正常地参加聚会,还会在聚会中点诗歌、唱诗。过去我总担心将来我们夫妇都不在时,谁来养活他;但如今他还能赚钱养活我哩!
这一路走来,孩子、妻子、事业、家庭都超过我原先所预期规划的,真是响应圣经所说:“耶和华说,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的计划没用,我的顾虑多余,主的恩典永远够用。

(黄政俱)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转向祂的眷顾-主的爱寻回了我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是高中的时候受浸,但我一直不那么认识主。大学后因着忙碌的生活,我慢慢地没有正常聚会,这一离开就是十多年的光阴,直到祂把我寻回。这个寻回让我知道我一直铭刻在祂的心中,这个寻回,让我对祂不再只是知道,而是真正的“信入祂”,转向祂的眷顾。

我是个早熟的孩子,“努力与乐观”似乎是我成长过程中,师长们都会给我的评语;也说明了我不管遭遇什么困难与挫折,都习惯靠自己,然后事情看似也都还能一个一个过去。

直到几年前,在一个环境中,我发现我对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无能为力。我在很亲近的关系上遇到了欺骗与伤害,事情来的突然,所有从小读过的励志名言扫过脑海却都帮不了我;那一刻,我对自己感到无助。在一个周五的晚上,我把自己困在家里,越想越钻牛角尖,感觉很像走到了尽头,只想能做些什么赶紧结束这样的感觉。突然,心里有个声音:“呼求主名吧!你高中时受过浸,你也知道有位主很爱你,何不试试看?”于是,我开口用颤抖的声音呼求主名“哦,主耶稣!”我不记得呼求了几声,但我一直呼求,因为想透过呼求来转移注意力。突然,我的手机铃响,是我最好的国中同学,他外派大陆三年了,从没来过新竹出差的他,当时人就在新竹出差,要邀我吃饭。他硬是把我拖离开家,脱离那个黑暗死亡的胡同。那一晚,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在我最低落的时候,那电话铃声,着实惊醒了我,我感觉有“人”知道我的情形,并看顾着我。

当时,我有个要去美国两个月的计划,我的心情与能力根本构不上。但时间因素,我必须出发,有了上次呼求主的经验后,我在出门搭飞机前,请我的外公陪我祷告,因为我心里很害怕,当时我连在台湾都不曾有过一个人旅行的经验,何况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国,而且我的心情是如此的脆弱。长达10余个小时的航程中,我除了睡觉,就是祷告。

因着祷告,主开始不断地从环境中向我显现祂的同在。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刚下飞机,搭着公交车要找到住宿的地方。我根本没心情做功课,只凭着房东告知搭乘方式的印象,我非常没有把握的一路东张西望。当然,我心中没有停止过的就是呼求主名,向主祷告。正当我觉得我似乎已经过站,而正准备起身拉铃时,有个声音叫住了我:“请问你是王小姐吗?”在一堆美国人中间,竟然有华文传出,我愣了一下。对方又问了一次:“请问你是王小姐吗?”主啊,这个人竟然是我的房东,她正下班要回家,看我提着行李箱,所以问问看,因为住处还没到,她担心我提早准备下车了。主啊,谢谢你!我才刚到,如果我下错站,我真的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在纽约,我有好几次这样奇妙的经验。又有一次,我记错末班公交车的时间,公交车站人越来越少,流浪汉越来越多,我心正徬徨之时开始继续祷告,仰望我的主。说也奇妙,祷告完张开眼就看到一个家庭向我走来,我心里感到平安,前去求助.这个家庭竟然就住离我仅隔两条街的地方,他们带着我一同去搭白牌车,并为了我提前下车,在巷口看着我进入家门。就是这样的看似徬徨无路,祷告后却又有路,好几次我回到家,紧张的关上房门,都会惊叹:这到底是运气,还是……主呢?这个疑问在我从纽约飞到Boston的时候,我完全得到了答案。

一个月后我从纽约离开前往Boston,在Boston我是向学校申请寄宿家庭,我没有任何的预设需求。到了寄宿家庭,开门迎接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奶奶(当地美国人),我心已平安一半,当奶奶带着我介绍家里的环境,经过一个长长的穿廊时,我看见墙上有一幅月历,我眼泪马上流了下来,我看见主了!

它不是一般的月历,它与我外公家墙上,我从小习惯看到大,每一年召会都会发的福音月历一模一样。我当下鸡皮疙瘩满身,我哭了,同时从心里深处我听见主说:“孩子,我一直都在。”这个家是Boston当地人,是一对爱主的弟兄姊妹,他们20年前曾飞来台湾参加过李常受弟兄的特会训练。感谢主,这一刻我完全知道我不是运气好,而是爱我的主引领我在这些经历中看见祂,对我说话,为要将我寻回。我没有提出任何需求,我会被安排到数百个寄宿家庭中的一个,甚至我母亲在我出发前因担心我,想帮我找当地圣徒的家,都让我以费用已缴给回绝了。但爱我的主,却安安稳稳的把我放在遥远美国Boston的召会,一个爱主的弟兄姊妹家中。每当我在房间软弱哭泣时,就能听到弟兄姊妹在厨房大声的呼求与祷告;若不是主,又是谁呢?于是,我在Boston恢复了我聚会的生活,跟着弟兄姊妹一起小排;回到台湾后,我自己来到科园会所,跟当时正在聚会的姊妹说:我想回家。于是,流浪十多年的我因着主的爱与带领,我回家了。也因着弟兄姊妹的爱与扶持,让我的召会生活越来越稳固。在此我向主有个心愿,我不愿再当飞鸟,我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与召会的弟兄姊妹们一同往前。感谢主!

(王姊妹)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纵然落榜,我还是全心相信你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纵然落榜,我还是全心相信你
原题:重新回到教会更加经历主爱

浪子回头
离开教会的四、五年感受到生活的重担与空虚,去年八月与男友重新回到教会。男友感受到神在他生命中的动工与我们关系的改变,于今年复活节受洗为基督徒。虽然回到教会心里很踏实,偶尔却会想起曾离开教会的自己是如此地对不起神,被罪控诉的我还是无法感受真正的喜乐。
这时一位不认识的姊妹在为我祷告时,领受哥林多后书五章十七节“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那一刻我内心得到释放,感受到主的爱是如此长阔高深,祂并不计较以前的我做了什么事,就像圣经里的小儿子失去一切回来后,父亲却更加倍倾倒爱在他生命中。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二至十三节,“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阿们!哈利路亚。
重新立约
年初小组的每个人分享新年新希望,我的新希望就是加倍的努力追求真理,离开的那几年空白太多,现在只想抓紧时间与主创造更多故事。从建立每天读经、祷告与赞美的习惯开始,我感受到真理在我生活中发挥的能力,孤儿的心、负面的思考及逃避的心态都一步步地被主更新。
逃避教甄考试的我,于五月底报名第一场考试,我认为分数必定离通过标准很多,没想到只差两分我就通过了!我开始对自己有信心,再接再厉报了第二场考试。那阵子经济的匮乏使我想向家人开口借钱来支付考试的费用,但是阅读《戴德生与玛利亚》得到感动,相信主必定供应一切所需,过了几天我即发现皮夹多了三千元(后来知道是妹妹得到感动放的)!感谢赞美主!祂真是垂听祷告并顾念我需要的主!
紧接着第二场考试,等待初试放榜的过程即使只有几天也像一世纪,但是我凭信心将所有报名复试的资料都准备好,果真主这次使我通过初试。但是我又开始想复试的试教服装与鞋子、考试的报名费及交通费要如何解决,没想到两个小时后,姊姊主动去查榜并联络我,需要金钱及物质的资助她都愿意供应,请我赶紧将帐号给她。主的帮忙真的超乎我所求所想,感觉主在验证那阵子于教会抽的圣经小卡,以弗所书三章二十节,“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神的奇妙
初试到复试只剩一周准备,以往少有这样的考试经历,无论是练习试教与口试都使我压力不小,做的教具不适合试教时,正想该怎么办,一位不熟的老师突然联络我,说要与我分享考试教具。小组家人为我考试代祷,于工作当地认识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也主动为我代祷,我时常向主感谢:“主啊,我何德何能,你怎么如此爱我?”  
考完复试我内心有无比喜乐,我觉得终于与主去做一件既害怕又讨厌的事。大家应该都认为主帮助了这么多,我应该有上吧?但是我落榜了!
感谢主,过程中祂使我勇敢跨出安全领域,决定去做一直逃避的事,若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也不会知道主那么爱我,神的作为如此奇妙超乎我所求所想,这份宝贵的经历使我落榜心中也平安喜乐,得失心不再像以前那么重,我相信继续寻求主,主会显明未来的方向,不必害怕、担忧,因为神是以便以谢、耶和华以勒的主!每件事的结局必有祂的美意,感谢赞美主,你是配得尊崇。
(2017/07/03高雄旌旗教会 江衣晴姊妹)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一杯白开水的祝福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有一个男生辞掉了工作去读大学,等到毕业的时候,已经超过三十岁了。

因为感情遇到了挫折,所以这个男生很缺乏自信;而且刚毕业的那一段时间,他投了很多履历,却又对工作东挑西拣,结果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啃老族。

“啃老族”的意思,就是啃老爸、老妈的老本过活。每个月,这个男生都会收到父亲寄来的三千元,然后靠着这三千元撑过了三十天。

三个月后,男生不想再和家里拿钱,却又找不到喜欢的工作,结果经常没有东西吃,整天窝在房间里上网,身体也越来越瘦。

有一天,室友看到他气色不好,于是把他叫出来。男生以为对方想借钱给他,或者请他吃饭。没想到室友恍如“大师”上身,只开示了他三句话:“肚子饿的时候,如果多喝一点白开水,就比较不会饿。”看见他当场愣住,这位大师又多送了他一句话:“因为,这样肚子会比较有饱足感。”说完这句话,“大师”点点头,就满意地走了。

 2

这个男生的心立刻凉了。

他知道古代有一个皇帝,听到百姓没有饭可以吃,就问大臣说:“为什么他们不吃肉呢?”

想不到现在居然有人告诉他,肚子饿可以多喝水。

为了争一口气,男生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有什么工作就做什么;找到一个不如意的工作,总比没有工作来得有尊严。

“先求有,再求好。”

于是他成了豪宅保全,每天西装毕挺,待在大厅的柜台待命。

虽然他是国立大学的毕业生,但是经济不景气,有一个超过25K的工作就该偷笑了,是不是?

可是从一般人的眼光来看,以他的学历,跑去当保全也太不像话了。

于是男生逢人就解释说:“我当保全是为了考国考,因为自主的时间比较多。”

至于这是不是事实,连他自己也不是很在意。

 3

当了保全的大男生,其实是一个基督徒,只是没有正常的聚会。

现在有了工作,他的聚会开始正常了,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哦,主啊,求你祝福弟兄,使他工作顺利!”

三个月以后,豪宅的一位住户找男生过去,希望他下班以后,能到家里教自己的儿子读书。

“你是某大毕业的吧?”

“可是我只教过作文班,没当过小学生的家教。”男生说。

于是住户推推眼镜,单刀直入地说:“这样好了,一小时一千元,每次一个半小时就好。”

男生吓了一大跳:“啊,一千元太多了!”

说得也是,又不是教钢琴,哪需要一千元呢?

但身为上市公司的大老板,这位爸爸只简单回了一句话:“不会不会,就这样说定了!”

除了低头感谢神,这个男生还能说什么呢?

就这样,男生的生活变得相当优渥。

他开始振作起来,整理了一些资料,出版了一本书,结果不但成为畅销书,还被选为当年度的百大好书。

后来他找了一个更好的工作,也存了一点钱,和命中注定的女孩结了婚,成为一个男人;两个人一起牵着手,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路,经过一条又一条的桥。

妻子告诉他:“那一年,在你待业中的时候,教会的姊妹们为你祷告,希望你能振作起来。”

那时他和妻子不熟,但她已经为他祷告过,并且也得了应验。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偶尔他自己会回想起那一年:“如果没有那一个室友,让我‘屈就’自己去当保全,很多的故事就都不会发生。为这一切的好事、坏事,我都应该感谢神。”

 4

是的,神有多大,我们真的不晓得。

我们遇到的每一个环境,每一个人,每一个脸色,都可能是神的祝福。只不过有的一看就是祝福,有的却是化妆的祝福,隐藏在人事物的背后。

圣经上有一段话说:“我们晓得万有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

如果你也是一个年轻人,一个等着找到理想工作的年轻人,看完这个故事,请你记住:“如果我们愿意成为一个爱神的人,神会使用一切的环境来祝福我们。这些祝福不只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平安,一种无可比拟的把握,以及一种坚强无比的信心,知道无论我们往哪里去,那里都有神的同在。”

夏天的蝉鸣又要响起了,祝福每一位毕业生万事顺心,一切如意!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

519个阴霾的日子

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在一个平凡的上班日,我正在计算机桌前键入文件时,经理忽然从我背后出现,拍拍我肩膀说:“到处长室一下。”发生了什么事?简单地说,就是公司不留我了。当日还未到中午,我就必须离开工作十几年的公司,顿时间,遭到弃绝的感觉如排山倒海而来,将我打倒。我不想接受,却无可奈何,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中年失业,是人生三大悲剧之一。当天半夜三点睡不着,想想自己都已经四十八岁了,要重新找工作,谈何容易。越想就越觉得前途一片黑暗,悲从中来,无意识地喊“啊,啊……”是一种失望的呼唤,但什么也唤不回来。就在当时,主耶稣在我的里面说了一句话:“必不伤你。”虽然有神的说话,但是面对社会现实,我也不是很有把握。我走上了一段信心颠簸的旅程,当时只觉天像铜,地像铁,在找工作的这事上,我果然到处碰壁,一点机会都没有。
首先从我的专长找起,我曾在自己专业的领域上撰写过一、二篇分析技术,还在我离开原公司的最后一天上传,只是真的好好看过那篇文章的寥寥无几,知道我才华的人趋近于零。我虽然还是硬着头皮找,其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人相信我的能力。于是我不得已开始找其他行业:如机械业、面板业、软件业、电池业,也一样没人理我。虽然我煞有其事地去考了两张证照,还以为大路从此会为我开启,但结果也是一样,石沉大海。被逼到最后,我只好去应征作业员,在就业站排队时,却被人从队伍里面叫出来:“嗯,先生,我们只收几岁到几岁的人哦!”唉,我真想仰天长啸,原来我连排队的资格也没有。
这期间聚会时,我听见一位弟兄说:“主不会亏待我们。”那天我深刻地感觉这话是主亲自对我说的。于是我安静在主前,重新调整我的心态与时间安排,决定将主耶稣排第一位。我定规自己每天投出五至十封履历后,就花时间享受主,全心感谢赞美祂。一天,我太太忽然为我难过落泪,我反过来安慰她:“主已经答应我,要给我最好的工作,我还怕什么呢?”
那年,我投了几百封履历,有面试机会的只有两次;其中一次还是拜托熟人才得以面试。下半年所投出的履历就都石沉大海,有去无回了。
直到五百多天后,我接到一通电话,竟然是面试过我的部门经理极需学有专精的分析人员,但因他无暇兼顾,因而想到了我。为什么要找我呢?原来我在前一家公司最后一天呈上那份专业分析案件,让他看了以后觉得“这小子有料哦!”他在电话中跟我讲这件事时,我握着笔的手正在发颤。手颤抖不是因为我有了一份工作,而是因为知道神在我失业的第一天就应允了我的祷告,但是祂仍旧让我多等五百多个日子。为什么呢?因为信心经过试炼,就更显宝贵。
现在这份工作,不只是我本业,也是我的专长,更是我兴趣所在。真的是最好的工作,自己找都没那么好。我像是一个做梦的人,只能从由衷地感谢我的神。我所感谢的还只是因为一个失业男找到工作,重点在于我的神是听祷告的神,并且祂顾到我的需要,祂还亲切地说话,为要扶持我走完这段信心的路途,让我黑暗的路途恢复光明,鼓舞我放胆举步前行。

(赖圭熙)

取材编辑自519个阴霾的日子里,几句发光的话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