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纶的福音

第十系列 基督的身体

第二篇 圣品阶级

启二6 “然而你有这件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党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

主在启示录二章六节说到“尼哥拉党的行为”,是祂所恨恶的。尼哥拉党的行为,是指信徒中间的宗教阶级,其中有人辖管别人。这就产生了所谓的圣品阶级和平信徒。在以弗所的召会中,没有尼哥拉党的道理,尼哥拉党的教训(道理、教训是以后形成的),但却有尼哥拉党的行为和活动,就是说,有一点圣品阶级和平信徒的样式。

“尼哥拉”一辞,原文由“征服,或胜过”以及“平民,俗民,非专行人”二字所组成。所以尼哥拉意即征服平民,胜过非专行人。尼哥拉党必定是指一班认为自己高过一般信徒的人。无疑的,这就是以后天主教和更正教所遵循并建立的宗教阶级制度。主恨恶尼哥拉党的工作,我们也当恨恶主所恨恶的。

神在祂的经纶里,是要祂全体的子民都作祭司,直接事奉祂。在出埃及十九章六节,神命定以色列人要作祭司的国度。这是说,神要他们都作祭司。但他们因为拜金牛犊(出三二1~6),失去了祭司的职分;只有利未支派因着向神忠信,就蒙了拣选,顶替全体以色列民作了神的祭司(25~29节,申三三8~10)。因此,在神和以色列人中间有了居间阶级,成为犹太教中牢不可破的制度。到了新约,神已照着祂的经纶回到祂原初的心意,使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成为祭司(启一6,五10,彼前二5、9)。但在初期召会的末了,甚至在第一世纪,尼哥拉党就介入成为居间阶级,破坏神的经纶。根据召会的历史,居间阶级形成一种为罗马天主教所采用,又为更正教所保留的制度。今天罗马天主教有神甫制度,国立召会有圣职制度,独立召会有牧师制度。这些都是居间阶级,破坏了全体信徒普遍的祭司职任,因此有了两种不同的阶级,就是圣品阶级和平信徒。但在正当的召会生活中,不该有圣品阶级,也不该有平信徒;所有的信徒都该是神的祭司。因着居间阶级破坏神经纶中普遍的祭司职任,所以为主所恨恶。

参读:新约总论,第二百二十五篇。

第二篇 圣品阶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