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纶的福音

第四系列 召会

第一篇 召会的七方面

启一4      约翰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召会:愿恩典与平安,从那今是昔是以后永是的,从祂宝座前的七灵。

三8           我知道你的行为;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因为你稍微有一点能力,也曾遵守我的话,没有否认我的名。

亚西亚七个召会的光景
表征召会在七个时期的进展

在启示录二、三章七封书信所记的,乃是当时在亚西亚七个召会(一4)真实的光景。然而,本书既是一本表号的书,带有预言的性质,这七个召会的光景也就是表号,预言性的表征召会在七个时期的进展。

第一封书信是写给在以弗所的召会,提供一幅第一阶段的初期召会末了的图画,时间在第一世纪末。第二封书信是写给在士每拿的召会,预表在罗马帝国逼迫下受苦的召会,从第一世纪末至第四世纪初康士坦丁大帝接受基督教为国教为止。第三封书信是写给在别迦摩的召会,预表属世(与世界联婚)的召会,从康士坦丁接纳基督教,至第六世纪后期教皇制度建立为止。第四封书信是写给在推雅推喇的召会,预言性地描写背道的召会,从第六世纪后期教皇制度确立,直到这世代末了,基督回来为止。第五封书信是写给在撒狄的召会,预表更正教,从十六世纪初的改教运动,直到基督回来为止。第六封书信是写给在非拉铁非的召会,预言弟兄相爱的召会,就是正当召会生活的恢复,从十九世纪初弟兄们在英国兴起,在宗派与分裂的制度以外实行召会,直到主第二次显现为止。第七封书信是写给在老底嘉的召会,预表十九世纪中弟兄们堕落后的召会生活,从十九世纪末,直到主回来。(新约总论,第二百三十五篇)

在推雅推喇的召会预表背道的召会

在推雅推喇的召会是背道的召会。“推雅推喇”,原文意香的祭祀,或不断的祭祀。就表号说,在推雅推喇的召会预表罗马天主教,就是在第六世纪后期,因普世教皇制度的建立,所完全形成的背道召会。这背道的召会满了祭祀,从她不止息的弥撒可以得着证明。这背道的召会要留到主回来。

在推雅推喇的召会,乃是接续由别迦摩召会所预表的属世召会。在别迦摩的召会有外邦申言者巴兰的教训,和尼哥拉党的教训,就是圣品阶级制度的教训。天主教接续这些教训,就是巴兰的教训,将人带到拜偶像和淫乱里,以及尼哥拉党的教训,建立宗教阶级制度。今天在罗马天主教里,关于建立宗教组织同其宗教阶级制度,有很强的教训。

在撒狄的召会预表更正教

“撒狄”原文意余数,余剩者或恢复。就表号说,在撒狄的召会预表从改教至基督再来时的更正教。改教运动是神对背道罗马天主教(由堕落的推雅推喇召会所表征)的反应。改教是由少数余剩的信徒完成的,因此是余剩者所带进的恢复。

主对撒狄召会的使者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三1。)许多人认为改革的更正教是活的,主却说她是死的。因此在她死的情形中,她需要活的七灵和发亮的星。更正教各公会按名是活的,比天主教好。其实更正教各公会乃是死的。(新约总论,第二百三十七篇)

在非拉铁非的召会预表恢复的召会

“非拉铁非”,原文意弟兄相爱。就表号说,在非拉铁非的召会预表十九世纪初期,主在英国兴起的弟兄们所恢复的正当召会生活。正如在撒狄的召会所预表改革的召会,是对在推雅推喇的召会所预表背道天主教的反应,照样,弟兄相爱的召会,也是对死的、改革的召会的反应。这反应要继续对背道的天主教和堕落的更正教作相反的见证,直到主回来。

在三章八节下半主耶稣说,“你稍微有一点能力,也曾遵守我的话。”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遵守主的话。按照历史,没有别的基督徒像非拉铁非召会的圣徒,曾那样严谨地遵守主的话。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恢复的召会,不在意传统,乃在意神的话。

在三章八节主也说,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没有否认祂的名。……从主的话偏离到各种异端,并在基督的名以外高举许多的名,是堕落的基督教最显著的记号;从一切的异端、传统回到纯正的话,并弃绝一切别的名,高举主的名,是恢复的召会中最感人的见证。

在老底嘉的召会预表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

“老底嘉”,原文意平民(或平信徒)的意见、决断。就表号说,在老底嘉的召会预表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主在十九世纪初期恢复了正当的召会后,不到一个世纪,有些恢复的召会(弟兄们称之为聚会)堕落了。这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与在撒狄的召会所表征改革的召会不同,也与在非拉铁非的召会所表征正当恢复的召会不同。这由老底嘉所表征,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要存到主回来的时候。

这四类召会——罗马天主教、改革的召会、恢复的召会、以及恢复后又堕落的召会——都要存留到主回来。无疑的,唯有恢复的召会能成就神永远的定旨,也唯有她是主所要的。(新约总论,第二百三十八篇)

第一篇 召会的七方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