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纶的福音

第四系列 召会

第六篇 地方合一的立场

徒十三1上    在安提阿当地的召会中,有几位申言者和教师……

启一11     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寄给那七个召会:给以弗所、给士每拿、给别迦摩、给推雅推喇、给撒狄、给非拉铁非、给老底嘉。

召会的范围和界限
与那城市的范围和界限相同

按照我的领会,启示录一章十一节里使用这么多“给”字,使写作显得拗拙。这样重复必定有原因。“写在书上,寄给那七个召会。”然后说“给”第一个地方,“给”第二个地方,“给”第三个地方,“给”第四个地方,“给”第五个地方,“给”第六个地方,第七个地方。为何主要这样说?若是我写,我会只说,寄给在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和老底嘉那七个召会。我不会用这么多“给”字。

我不相信任何人会像这样写法。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把七个召会放在一个“给”字后面。但主不这样作。祂告诉约翰将这卷书寄给七个召会。然后祂说寄给这个城,给那个城等。这清楚地给我们看见,一个召会相当于一个城,也代表那个城。

写信寄给在以弗所的召会,意思就是寄到以弗所城,因为在以弗所的召会在主眼中代表那个城。我们如果再读启示录一章十一节,便会明白这就是这节的意思。这节清楚确定的告诉我们,在一个地方的召会必须相当于这召会所在的城。这与行传十四章二十三节和提多书一章五节相符。在这两节里我们看见,在各召会设立长老,就是在各城设立长老;而在各城设立长老,意思就是在各召会设立长老。这充分清楚说明,召会的范围和界限必须与那城市的范围和界限恰好相同。换句话说,召会的界限,管辖区域,乃是与那城市的界限,管辖区域完全相同。(李常受文集一九六八年第一册,召会实际的彰显,第八章)

早期召会生活的实行,
乃是一个城一个召会,一个城只有一个召会

早期召会生活的实行,乃是一个城一个召会,一个城只有一个召会。没有一个城有一个以上的召会。这就是地方召会,是以城为单位,不是以街道或区域为单位。地方召会行政的区域,应当包括该召会所在的整个城市,不该大于或小于该城的界限。所有在这界限内的信徒,应当构成该城内唯一的地方召会。(圣经恢复本,启一11注2)

召会在今天必须是一,
并且必须建造在一的立场上

从创世记第一章开始,到启示录第二十二章结束,我们前后一贯的看到神圣的一。神是一,神所造的人也是一。这独一的人被安置在独一的生命树跟前。在神所造团体的人分裂为邦国之后,神拣选了一个人—亚伯拉罕。许多世纪之后,神产生了一个召会。至终,神要得着一座永远的城,其中有一个宝座、一条街道、一道河和一棵树。因此,在神四次的大作为之中,每一次我们都看见一的原则。这应该使我们领悟,召会在今天必须是一,并且必须建造在一的立场上。一就是召会的立场。关于这个宝贵的一,愿主给我们更多的亮光。(李常受文集一九七九年第二册,一的真正立场,第一章)

地方召会作基督独一身体的地方彰显

新约向我们陈明一幅清楚的图画:所有的地方召会,作宇宙召会—基督宇宙身体—的彰显,分别位于各个城市。因此,我们看见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徒八1)、在安提阿的召会(十三1)、在坚革哩的召会(罗十六1)、在哥林多的召会(林前一2),以及分别在亚西亚七个城市里的七个召会(启一4、11)。每个城市作为召会在其中存在的界限,乃是那个召会的地方立场。这样独一的地方立场保守召会,不致因着许多不同的事物作不同的立场而分裂。(李常受文集一九九年第二册,主恢复的简说)

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是组成基督身体的一分子。就着实行一面说,他们是分散在地上许多城里。他们自然而然就照着他们的住处分在各城,形成许多单位。按照神所设立并命定新约的榜样,且照着新约关于神对召会之经纶启示的原则,在信徒所住的每一城里,不可有一个以上的单位,作基督独一身体的地方彰显,也不许一城的一个地方召会,与其他地方召会没有基督身体里正确的交通。

因此,我们在行传八章一节看见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在行传十三章一节看见在安提阿的召会,在林前一章二节看见在哥林多的召会。启示录一章十一节给我们看见,分别在亚西亚七个城市里的七个召会。城市乃是召会在其上建造的立场。

事实上,许多召会只是一个宇宙召会显于许多城市。我们可以用月亮说明。月亮只有一个,但显在不同的地方。当我们在圣地牙哥,月亮乃是在圣地牙哥的月亮;当我们在台北,月亮就是在台北的月亮。同一个月亮显在许多的地方。召会也是这样。乃是一个召会显在许多地方。(李常受文集一九九三年第二册,关于主的恢复和我们当前的需要,第一篇)

今天主的恢复乃是回到召会一的立场

当以色列人进入美地时,他们乃是一,至终他们以耶路撒冷作他们敬拜神的独一地方。然而,后来有些人被掳到亚述,有些人被掳到埃及,有些人被掳到巴比伦。被掳到巴比伦七十年以后,神释放他们归回耶路撒冷。(代下三六21~23,拉一~二。)然而,那时在巴比伦的犹太人成了一个群体,他们在那里也团结如一。有些人可能觉得,归回耶路撒冷的人忽视了留下的人。然而,顾到神的定旨比顾到留下的犹太人更为必要。同样,今天是主恢复的时代,这恢复要求我们归回“耶路撒冷”,就是归回一的立场。最重要的不是我们宝爱并顾到那些留下的人,乃是我们需要完成神的定旨。(李常受文集一九七〇年第二册,主对七倍之灵以及地方召会一的独一立场的恢复,第五章)

第六篇 地方合一的立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