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的奶奶——爱主的榜样

记得小时候,就有一个印像,我的奶奶是一个非常爱主的师母,因着身体一直不好,家中所有的积蓄都拿去看医生,使得家境变得非常贫苦。到了她晚年,病到无法行走,仍然每周忠信地拿一包奉献包交给姑姑,要她带我们去教会时奉献,这一幕就一直留在我心里。从小,我就相信有一位神,祂的名叫“主耶稣”,祂是我们家的神,我们要爱祂。

上了初中,我们家就很少再去教会。直到初三那一年,因着父亲生了场重病,教会的弟兄姊妹再度来到我们家,为父亲代祷、扶持我们。这样的看望和牧养,不仅使父亲的病得着医治,我们全家也被恢复开始过召会生活。父母亲因着神恩待了我们家,而被兴起来爱主,他们享受召会生活、享受读经、享受祷告,但他们却有一个遗憾,就是我和姊姊因着突然开始过召会生活而不习惯,也不喜欢去聚会,每次去聚会总是拖拖拉拉,爱去不去的样子。当服事者要陪我晨兴或晚祷时,我也常是有口无心,过程中他们都看在眼里,却很少责备,总是一直把我们交给召会,鼓励我们要去聚会,但我们对主却仍然很被动……

我的爸妈——早晨栽种又浇灌

直到一天的早晨,在我的睡梦中,隐约听见有人在晨兴,原来是妈妈在我房间用电话晨兴,我忍耐了十五分钟,他们总算结束了;五分钟后,电话又响起,我爸爸又进到我的房间继续晨兴。几天下来,我实在受不了,生气地向他们反应我的不满,他们总是回答说,我房间的电话有书桌,可以放圣经,可以画线,很方便晨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我渐渐习惯了在清晨听完了他们的晨兴后才起床,现在想一想,这实在是主在我身上生机救恩的开始。

我对主的话一直没有胃口,但主却借着父母每早晨的晨兴,主的话就一天一点地听进我里面。在我的记忆中,他们晨兴到最后,总是会为我和姊姊能主观地享受主有祷告。一天又一天,不知不觉中,他们祷读的话也祷读到了我里面,他们为我的祷告也进到了我里面;每早晨,他们坚定持续地又栽种又浇灌,总是不间断、不放弃。

林前三章六节:“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唯有神叫他生长。”高一那一年,那叫人生长的神动工了,主的生命在我里面变得非常鲜活,以前常常听见主如何为我们受死,我都没有感觉。高一那年的一个晚上,我突然很想读圣经,当我读到约翰福音十九、二十章,那里说到主受人的审判以及被钉十字架的过程时,我就哭了,这是我第一次被主的爱感动。小的时候奶奶所爱的那位神,今天祂也成了我所爱的神。

家人的神成了我的神——为主疯狂!

在这次经历后,我开始渴慕读主的话,妈妈看见了我对主话的转变,就鼓励我参加那年的夏季录像训练,因为那年教会为了鼓励弟兄姊妹参加训练,就定出一个办法,只要全勤不迟到,不早退,参加考试,就送一本新约恢复本圣经作为奖赏。对一个高一的青少年来说,要达到这标准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没有享受,实在很难全勤;但我却跟主说,我想要有一本自己出代价得到的圣经。那年暑假,同学们都玩疯了;我却因着参加录影训练,在主的话上疯了、癫狂了;末了我得到了奖赏,也开始天天读圣经。

从那一年开始,主在我里面就有了又新又活的经历,一路走来,除了有奶奶是我的榜样之外,影响我最深的就是我父母亲的祷告;对于我的属灵光景,他们从不灰心,就是想尽办法牧养我,即便我是在睡梦中,他们仍牧养了我,所以今天我还能在教会中有一点的服事,全是因为神的恩以及那不放弃的牧养。                                                     

(陈马欣铃)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祂是我们家的神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