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因着父母是基督徒,我从小在召会中长大,却因着不习惯而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聚会。

直到国三那年,姊妹们常打电话来关心课业繁忙的我并陪我祷告,让我感到温暖和感动,于是受浸成为基督徒。虽然对圣经不熟,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位神,但我愿意简单的相信祂。

可惜的是,之后我还是没有过召会生活。

感谢主,祂并没有忘记我,在上大学后,祂差遣学姐来邀请我,我就这样简单地恢复了召会生活。

大三的某一天,身体突然感到有异状,晚上睡不着,总感到肚子有阵阵如同心跳似的砰砰声。

一直都十分健康的我非常害怕,不知道该向谁说,也不知该如何说,只能躺在床上,心里不断地呼求:“哦,主耶稣!”

我想过几天就会好了,但这情形却持续了几周。

一次和姊妹们聊天时,我就将我的情形和害怕告诉了她们。

在与姊妹们一同的祷告中,我感到非常平安,甚至觉得即使是一场大病我也能够放心,因为我有神与我同在。

后来在诊所照超音波检查,医生要我到大医院作进一步的检查。

同行的父亲告诉我,我的肚子里有颗肿瘤。

虽然父母很担心,但很奇妙的是,当下我并不感到害怕。

回家途中,车内十分安静,我说不出一句能够安慰父母的话,于是我们就将说不出的言语化成了祷告。

在祷告里我们并没有埋怨或求主让它消失,而是向主耶稣发出感谢,感谢祂大能的手所做成的一切,并求主给我们相信并顺服的心。

几天后我做了断层扫描检查,医生看了结果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肿瘤已经快占了我腹部的一半,再晚一点就会压到其他器官!

然而在就医的过程中,主让我看见了祂的保守和预备。

我们遇到了母亲的一个熟人,他同样是这位医生的病患,经他的介绍,我们能更快地看到医生并安排手术的时间。

感谢主,从看医生到手术只花了一周的时间。

生病的过程让我知道:除了主之外,很多事是没有人能够帮我的,即使是最亲近的朋友或父母。

在开刀房外躺在床上等候时,医生护士走来走去非常忙碌,隔壁床也有在等候的病人,自己的心跳声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

我突然想起前天弟兄姊妹来看望时所唱的诗歌,我就开始唱了起来:

“有主在我船里,我就不怕风浪……”

我反复地唱着,渐渐感到面对任何风浪都不需要害怕,因为主就在那里陪着我。

麻醉就在主的同在中渐渐生效,我便睡着了。

其实我是非常怕痛的人,连抽血都避而远之,所以手术之后的日子才真正令我感到煎熬。

当每次要换点滴的针头,或者要换药的时候,我都非常想要逃走。

没有人能够帮我承受那种疼痛,在煎熬中我只能一声又一声地呼求:“哦,主耶稣!” 

在医院里所看到的都是坐着轮椅,或和我一样身上挂着一袋一袋液体的病患。

在我隔壁床看起来精神很好的奶奶,手术后一两天突然开始忽冷忽热,整晚只见医生和护士不断地来来去去,最后她便转到了加护病房。

从奶奶的家人辛苦又无奈的表情,我看见了人的脆弱与无能,这使我的心情不免受到影响,渐渐也消极了起来。

住院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

还好,有家人和弟兄姊妹们前来看望。

诗篇二十三篇四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几乎就要被医院里死亡的气氛所吞噬的我,因着母亲用主的话陪我度过每个早晨,便蒙了拯救。 

出院后,弟兄姊妹总是问我身体如何,也不断地为我祷告;

这让我更加确定:我的神就在弟兄姊妹们里面,祂在弟兄姊妹们的关心和邀约中寻回了我,一次又一次地将我带回祂的家中,使我能在黑暗中看见主这真光。

祂能驱走我一切的黑暗,担负我所有的软弱。感谢主,你在我里面,作了我永远的平安和稳妥!

(高师大 刘怡岑)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大三那一年,我的肚子长了一颗肿瘤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