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今天早晨好冷,又下着雨,骑机车送小三上学回来,看看时间,年长姊妹们应该还在会所里晨兴交通。昨天用压力锅熬了一大锅红豆花生紫米粥,小排聚会后,还留了半锅。赶紧倒出一部份,大火快速热一热,带上几个汤碗调羹,热乎乎地提到会所,给师母姊妹们暖暖身子。
彭师母,天天骑着圣徒们送她的三轮车到会所来晨兴。
更年长的吴师母,则是自己扶着菜篮车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来。
二十四年前,我住在这社区,边读研究所边任家教。有一天,弟兄姊妹们来叩我的门,传福音给我,把我带进召会生活。从那时起,就常常在召会爱筵中吃吴师母烧的好菜。一路吃到我进了训练中心,吃到我们全家赴俄开展福音。
这一晃眼就是二十几年。
旅俄期间,每年都有一次机会回台湾更新签证。2005年前后吧?我们趁着返台的期间,回十六会所探望弟兄姊妹。吴师母看到我们,硬是约定日子,邀了我们全家到她家里,烧了满满一桌的好菜爱筵我们。
那一年,她八十几岁。
今年我在训练中心的服事告一段落,在调动中又回到十六会所。吴师母刚经历一场大病,感谢主保守了她,康复得非常顺利。但是,昔日的好厨艺已经使不上来了。
八月份我们一家五口搬进来。吴师母看见我们,虽然无法再邀我们爱筵,关怀之情却丝毫不减。
有一天,门铃响了。是她,老吴师母,扶着那菜篮车,站在我家门口。只是,现在菜篮车不是空的,里面装满了一袋袋新鲜的水果。
苹果、芭乐、莲雾、香蕉、水梨……
“给孩子们吃,你们孩子多。”
我两手提着那几袋沉甸甸的水果,心里裹满浓浓厚厚的关怀,陪行几步,便呆立在围墙边,目送她那扶着菜篮车踏着蹒跚步伐的身影,慢慢转入另一条巷弄。
今年,她九十岁。
吴师母吃着热热的红豆花生紫米粥,
“谢谢弟兄服事我们啊。”她笑眯眯的,“你煮得好啊。”
真是从何说起。
感谢主。
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扶着菜篮车的老师母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