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先作个亲身见证。我年轻时曾在台北一会所学习值班服事,遇见两件事令我终生难忘且影响我事奉的态度。

有一次同工们爱筵,隔天张弟兄遇见为召会开福音车的刘弟兄,就问他,“昨天为何未来参加爱筵”?刘弟兄回答,“我是老粗,只会开车,不是同工,所以没来参加。”张弟兄转过身来,正色地说,“你当然是我们的同工,我们(包括所有同工)从来没把你当作司机啊!”我正巧从旁边碰见,看见刘弟兄的眼泪,也学会尊敬、重看每位忠心服事的圣徒。

另外,还有一次值班,收到一封不认识收信者名字的挂号信,正想退回,张弟兄走进值班室收下这封信。他严肃地告诉我,“值班前应弄清楚住在会所内圣徒的名字(注:当时,许多前面圣徒改取了属灵名字,故不知他们的本名)”,这真使我汗颜。认真值班,有许多事应在服事前弄清楚,若不了解,也该先请教一下前面圣徒,绝不能想当然尔地处理,以免犯错。

旧日圣殿的守门者,犹似今日的值班者和执事室服事者,乃引以下关于“守门者”的一些相关交通与圣徒们共勉。

“耶和华的约柜停在迦特人俄别以东家中三个月;耶和华赐福给俄别以东和他的全家。”(撒下六13)这里提示有一种特殊的“福”,是神给人“全家”的。当日,俄别以东将神的约柜,即见证的柜接到自己家,这件事在神眼中是件大事,虽然只有三个月,时间不长,圣经特别记下,神亲自赐福给俄别以东,不只给他,也给他的全家。然而,撒母耳却不记载神赐福给亚比拿达,约柜曾放在他家二十年(撒上七1、2)。当然这不只在于亚比拿达个人或他家的问题,而是因为约柜和帐幕长期分开,完全不符合神的心意,后来发生乌撒遭神击杀事件(撒下六1~10),也显示他们未照神的启示服事约柜;而俄别以东和他家却正好抓住机会,因大卫惧怕不肯将约柜搬到大卫城,俄别以东照神的旨意和约柜的需要,不顾一切地单顾神的家,即时摆上自已的家全力配合,将约柜转运到自已家中。

俄别以东是迦特人,他到底是以色列人还是外邦人,是利未人还是其他支派的人,至今学者仍有争议,但这“不详”,显然有主特别的用意,不管犹太人或外邦人,或是利未人或不是,都没关系,只要当神有需要、约柜有需要的时候,不论自己如何,身分是否恰当,住家的大小、好坏,地点适当与否都不论,即刻摆上,家打开供神使用,约柜即见证,就会停留并住留在你我家中。神给他和他的家什么样的祝福呢?圣经当时并未言明,不过从后文的事实可看出,至少有两方面的赐福:

生命一面——生养众多。俄别以东生了八个儿子,加上孙子共有六十二人。(代上二六4~8)

今日世界的人少生儿女,但神的儿女却不随世俗,该照神的祝福多生儿女,且用主的管教和警戒养育他们(弗六4下),为主和召会栽培下一代。

工作一面——委以重任,全家作守门的。(代上二六1、4~8)

千万别用世人的眼光,认为守门、看门是低下、人看不起的工作,正相反,守门者是进入家门或城门的管理者或监督者。所以可拉的子孙唱诗,“我宁愿站在我神殿的门槛(合和本译作“看门”),也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诗八四10),为圣殿守门(代上二六12,15)是一项重要且荣耀的服事。从圣经记载唱歌的和看守神殿的先后并列,人位也确定地提名指定(二五,二六),可知这两类的服事皆极重要且被神看重。

你我今日事奉神,千万别以服事的地位高低,露脸多少,功用大小,判定其分量或价值,其实从生命和身体的观点来看,肢体只要健康、正常地照主的意思安置在身体上,且各尽其职,绝无大小,重轻的分别,何况主提醒我们,“神将这身体调和在一起,把更丰盈的体面加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体上有了分裂,总要肢体彼此同样相顾。”(林前十二24下、25)因此,我们都应看重、尊敬忠心看守会所、值班的圣徒(外在的功用)和认真殷勤在执事室服事的圣徒(内在的功用)。另外,每位圣徒都该向俄别以东和他家人学习,作个召会忠信的守门人。

(董传义)

转载自新竹市召会网站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守门者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