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想要剁掉手指的女人

小时候我就听过耶稣生在马槽,死而复活的故事,那时只觉得是个神话故事,是外国人所信的教。我生长在传统的客家小镇,我所信的神就是爸妈所信的神,似是理所当然,并没有什么不对。

到了就读高中时,我的脑袋瓜里常浮现许多问号。我到底是从哪里来?宇宙万物又是如何产生的?人死后灵魂会到哪里去?于是我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我”,国文老师虽给了高分,却没有给我答案,我仍感到疑惑。

25岁时我进保险业工作,受了同事影响,迷上国标舞,开始流连地下舞厅,看见闪烁霓虹灯底下的人们,个个都是因婚姻不幸,痛苦地来寻找刺激和快乐,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喜欢追逐这短暂的刺激和快乐。离开保险业后,当了溜冰场的DJ播音员,接触了逃学逃家、打架滋事的青少年,他们常到播音室找我点歌聊天,慢慢地,我变得和他们一样学会了抽烟、打牌,讲起话来流里流气,像个大姊头一般,觉得挺神气的。

我28岁结婚,31岁便结束了婚姻关系,在沮丧无助之下发奋要赚更多的钱,让自己的生活过好一点,于是决定去酒店当公关副理,过着日夜颠倒,喝酒划拳的生活,每天接触三教九流的人,看尽人性丑陋不堪的一面,顿时觉得人生好黑暗,没有指望。这时为了寻找解脱之道,便开始疯狂地沉迷赌博,连班也不去上了,到处找牌打,当没牌打时整个人会慌、会乱,象是着了魔一般。到最后连存款全都输光了还要借钱度日,这时的我真是痛苦不堪。每次想要戒赌都戒不掉,有一天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干脆把手指头剁掉算了,不然我该怎么办,到底有谁能够帮助我?

我的妹妹是家中老幺,她是家族中第一位信主的基督徒,对当时堕落痛苦的我有着很强的负担,除了背后常常为我祷告,也安排姊妹们到家中看望我,以及邀约我外出相调。起初姊妹们来看望,我都没摆什么好脸色,总觉得她们很烦,而且基督徒长得这么普通、平凡,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可是为什么他们连唱个诗歌都能这么喜乐,心中觉得奇怪?但我能确信,在他们脸上所表露出的喜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我心想:我也好想拥有这种喜乐!经过一段时间姊妹们的看望代祷,我便在一次的福音聚会中受浸得救了。

得救后,我开始享受主话的生活,渐渐地也开始配搭饭食服事,在祷告的事上我也经历了主的带领与信实。跟着过一段时间的召会生活后,某天的早晨接到区负责的电话,问我是否愿意把家打开当区聚会的场所,当下我没想太多便答应了。因着家打开,这十几年来我的生命度量不断被扩大,也在召会中接受多方的操练与成全,对人越来越有兴趣,对失丧的罪人特别有负担。

忙碌且充实的召会生活,使得原本抽烟、喝酒、打牌等靠自己戒不掉的恶习,竟轻轻松松地从身上完全的脱落,从辖制、捆绑中得着完全的释放与自由。感谢主,这是何等的救恩,使我的人生有了奇妙的大改变,只因着简单的相信,无须挣扎努力,这位宇宙独一的真神就成为我一生的拯救及帮助。感谢神的怜悯,至今在我的家族中已有10位得救信主了!

借着圣经,我终于找到答案。原来人类生存的意义及被造是有目的的,神造人是尊贵的器皿,为了盛装神,好能代表并彰显神,让神将祂自己更多地分赐到我们里面,好使我们成为祂的荣耀复本、普及与继续。借着圣经,我也清楚知道我从哪里来、死后要到哪里去。我不再疑惑,也不再感觉人生空虚,感谢主的怜悯与拣选,预定我成为祂的儿女,这是一条窄路,也是一条达到荣耀的道路,我将继续向前奔跑,直到路终。

(新竹市  黄素贞姊妹) 原题:脱离罪恶进入神救援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想要剁掉手指的女人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