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据说拿破仑一次率领大军驻扎树林附近。他穿着便服察看部队,忽然走迷了路,看见一位军官口含烟斗,卧在树下休息,他便上前问道:“往司令部去该走那条路?”

军官觉得他的问话不客气,不大满意,因为他是一位大佐,问话的人像是一位士兵,便反问拿破仑说:“你猜猜我是谁?你猜对了,我便告诉你走那条路。”

拿破仑猜道:“你是一个上士?”

他说:“比上士大。”

“你是一个少尉?”

“比少尉大。”

“你是一个中尉?”

“比中尉大。”

“你是一个少佐么?”

“比少佐大。”

“你是一个中佐么?”

“比中佐大一点。”

“你是大佐了。”

军官得意地回答说:“你猜对了!”

拿破仑觉得有趣,转来问那军官说:“你猜猜我是谁?”

军官说:“我猜你是个兵。”

这位皇帝回答说:“我比兵大。”

“你是上士么?”

“我比上士大。”

“你是少佐么?”

“我比少佐大。”

“你是大佐么?”军官的口吻似乎比较客气了。

“我比大佐大。”

军官说:“那么,你是少将了!”说时便立起身来,放下烟斗。

拿破仑说:“我比少将还大。”

“难道你是中将么?”

“我比中将还大。”

“那么,你一定是我的皇帝了!”

说着军官就俯伏下拜,承认有眼不识泰山,求皇帝赦免他的不敬。拿破仑笑了笑赦免了他。

正如军官认不得他的皇帝,很多人也不认识耶稣。

耶稣是谁?对于许多人,这问题似乎是一个谜。不只今人不知究竟,就是当时的人也是莫名其妙。因为一面看祂完全是人,有生、有长、要衣、要食、要住、有忧、有泪、有劳苦、有叹息,皆与我们一样;一面看祂又有神能、神性、神权的表现,实在与人不同,这就叫人难以捉摸了。

一次祂与门徒乘船渡海,忽遇暴风大作,门徒虽是渔夫,也被吓得魂不附体,耶稣却好端端在船尾睡觉。门徒叫醒祂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么?”耶稣醒来斥责风和海,风就止住,海也大大平静了!门徒彼此议论说:“这人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了祂?”

你看,岂有此理,连门徒也摸不清他们的老师是谁!这人真是一个奥秘!

又有一次耶稣在圣殿的廊下行走,犹太人围着祂,质问祂说:“你叫我们的心悬疑不定到几时?你若是基督,就明明的告诉我们。”所以就连耶稣本族的人看了多年,也认不出耶稣到底是谁。那时有人说祂是大先知,反对的人则说祂是木匠的儿子。有人说祂是圣人,是大宗教家,又有人说祂是社会改造家。但有一班基督徒却作见证说,祂是救主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是人类独一的救主。

朋友!请你自己想想看,耶稣是谁呢?

你也许说,这事与我无关。不然!这与你我实有切身的关系,可说全世界没有一个问题与你我的关系比这更大、更密切了。因为这不只影响你一生的年岁,并且影响你直到永永远远。

从大原则来看,大多数的动物都有一样本性,就是不愿单独生活,愿意与同类彼此交通来往,以此为乐。即便是缺乏群性的动物,仍不免要繁衍后代而接近异性。因此,如果断绝它们的交通,就是一种刑罚。所以各国对于犯人常常施以囚禁,使其断绝交往。

人类原是生物中之最高者,更以彼此交往为乐。若要彼此交通,只有两种方法可以达到:一是利用文字来往,表达情意;二是见面谈话。除此别无他路。

神是独一的神,祂在创世记说亚当“独居不好”,所以为他造了一个女人,就是夏娃,使他们能彼此亲密地互动。然而神自己若要与人好好地往来,祂的生命与人的生命不同,正如人与蚂蚁的生命不同,因此无法正常互动。

人若要与蚂蚁交通,首先必须用蚂蚁能了解的言语与之交往;然后人也必须缩小自己变成蚂蚁,与其见面谈话,蚂蚁方能了解。所以神若要与人见面交往,也只有两个办法:(一)神说人话,借人的文字与人谈话,说出祂的心意。这个就是圣经,是神用人的文字、言语启示出来,向人说出祂的心意。(二)是神缩小自己,亲自成为一个人,与人见面谈话,这个就是神的儿子耶稣。

你要认识人,必须与他谈话,和他相处,看他言行,才会清楚。我们对于耶稣也是如此。有人最初敌视圣经,反对圣经;但经略加研究,看见祂的为人实在没有可以咒诅之处;再进一步看到祂的仁爱良善,并祂口中所出之恩言,充满智慧之训辞,自然改口承认祂是一个圣人;及至明白祂在十字架上的流血是为担当我们的过犯,祂从死里复活是为我们得称义,更有经历上的种种体验,至终不能不俯伏敬拜说,祂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凡到耶稣这里来的,如能看见耶稣是神的儿子,就有福了!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耶稣是神的儿子么(一)耶稣是谁与我们有切身的关系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