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活着究竟为什么?我生长在屏东的客家农村,父母师长用心教育我,培养我以认真学习为目标,可是在我小小的脑袋里,常常浮现“人生是什么?人活着为什么?”这样的问题。为了自我肯定吗?为了父母师长的赞赏吗?我常常担心若没有傲人的成绩,他们还喜欢我吗?我人生的价值还在吗?

后来我高中只考上第二志愿,父母、师长都很失望,这更促使我不断地思考:人生的价值究竟是什么?不只我的人生,还有许许多多没考上、考不上第一志愿的青年人,这些人的人生价值究竟是什么?而那群天真无邪的童年玩伴,没有好学历的他们,又都将往世界的哪一个方向去呢?

人心是个黑盒子

这些问题,也是许多哲学家和智者贤人讨论了千百年的问题。大学时代我读了心理系,大三时了解到人心是一个黑盒子,看不清也摸不透。而大四那年,我深深被批判的思想所吸引,期待透过批判性的思考,让真理越辩越明。所以毕业后,我到英国攻读社会学博士。正巧就在毕业前,我遇见我的先生,我们对社会改革有着相同的热情,相信各样的社会理论、政治思想是透过不断的辩证、批判、对立所产生的,从中产生一个最完美的思想理论,而同时在另一面,社会的改造原动力,也是来自人们不断辩证、批判、对立,透过这样的过程,就可以产生出一个人类社会的乌托邦!然而经过十多年的追求,我们并没有从学校教育得到答案,因为当以为寻得一个理想的制度和实行的路径时,却看到这些都因堕落的人性而走样!

信心从何来?快乐从何有?

正当我们对社会失望之际,我先生又被诊断出罹患血癌,我这梦中人终于被打醒了。在留学时接受的无神论与社会主义,使我们在这些年间,被永无止尽的批判、辩证、敌对所充满,里面感觉很消耗、很虚空,尤其面对眼前的难题时,愕然发现知识完全无法给我力量,反而使我对医生所说的话,句句都充满怀疑。

我翻遍与癌症治疗相关的书,即使有一些激励的字句,对我也都是空洞的。印象最深刻的其中一本写着:“拥有坚强的信心和保持心中的快乐,是对抗癌症最好的秘方!”但我不禁望着天问:“信心从哪里来?快乐又要如何有呢?”过了几个从梦中惊醒的夜晚,我知道不只我先生的人生走到尽头,我的人生也被拉到了尽头。

我们回家去!

有一天,我先生对我说:“我需要回到教会!”当我进到基督徒的聚会,看见的是一张张发亮且喜乐的脸孔!对照自己一身的疲惫和绝望,是何等的对比。他们对我们既谦卑又热切,等到散会后,才发现他们竟然都是医疗从业人员,而坐在我正对面的,竟是治疗血癌的医生。直到如今我仍无法忘记当时震惊的感觉,原来神已经为我安排好了一切!于是当天我就信主受浸了。

治疗血癌的这几年,我们的生活里并没有受到这病的辖制,却是过着被爱包围、被喜乐充满的生活,教会生活让我灵里跳跃,满口歌唱。更重要的是,我属灵的眼瞎得了医治,终于能进到神圣奥秘的范围里,看见浩瀚宇宙的真理。真理并不是那些我过去所追求的知识、文化、理论,那些都是人背着神、向神独立而建立起来的,带来的结果是空虚、枯竭、悲叹!如今我从圣经中找到人生价值的答案:“人是盛装神、享受神、彰显神的器皿。”

万事万物都会改变,今天存在,明天丧失,今天是,明天就什么都不是,但神却永远是!在浩瀚的宇宙中,在时间的长河里,祂是昔是、今是、以后永是的那一位。我需要坚毅的信心吗?祂是!我渴望不变的喜乐吗?祂是!无论我昨天、今天或明天有什么问题,甚至我要追寻什么更高的价值,祂是永不褪色的“我是”。我需要什么,祂就是什么,我作为人,唯有盛装神,才有真正的满足和价值。

过去的努力并没有错,错的是我的方向,当我放下挣扎,忘记失望,主耶稣使我找着所求的,寻见所企盼的,为我打开真理的大门。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黑盒子辩论--社会学家的人心研究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