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抓到一点点,失去更多

小学的时候,因着母亲先接触了教会,之后我就跟着父亲和哥哥一起受浸,成为基督徒。那时候对神并没有什么认识,只是觉得受浸也没什么坏处,就跟着家人一起信了主!可见,这简单的相信,竟是蒙福的起头。在青少年的阶段,我经历了有同伴的生活,我们玩在一起,祷告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并且当时有服事我们的大哥哥,一步步带领着我们成长!

慢慢的,我终于进入大学,这是人人都称羡并且公认是最自由的大学生活。自己小时候就非常热爱篮球运动,上大学后,也加入系上的篮球队。那时的我,对于大家一起练球、一起打球,练完球熄灯后,大家围着一圈,学长带着学弟在篮球场上席地而坐,一起说一说聊一聊,这种大家一起同甘苦、同进退的生活,让我相当投入。

之后,我也辛苦持续不断地练球。也因着这样,我这个在学长眼中练球还算努力勤劳的学弟,很快地就被选上了系上篮球队的副队长。因着接下了这个职务,驱使我更拼命练球,想尽办法,一味的只想好好带领这支系上的球队,不想辜负了众人对我的期望。也在那一年里,打出了不错的成绩,系上的篮球队打进暌违已久的前四强,比之前还亮眼的成绩,得到许多学长的称赞。

在那时候,自己还沉醉在这种亮眼成绩的光环中。就在那一刻起,不知道为什么,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每逢重大比赛或是校外比赛时,我的左脚就会扭到,有时候是小扭,休息个两三周即没事,又可继续打球。有时候是大扭,连走路都一跛一跛的,甚至需要到数个月,才能算是完全康复,在那一段期间,我被队友冠上了一个绰号,叫做“玻璃脚”。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每次扭到脚都是左脚,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提醒着我,我却浑然不知。

直到有一次,又是到了重大比赛关键的第四节,又是一次的大扭伤,伤到自己不能走下场,必须许多人把我抬出场外,之后坐在场边休息包扎,看着队友们继续比赛。还记得那时候,有一位学弟还不知道我是基督徒,还特地跑来问我,最近是不是要去“拜拜”一下比较好。

当天,我回到家,回想起这段时间的我,才恍然大悟,是神,是祂一直持续地提醒着我。原来,我想在大学生活里抓住些什么东西,好像有一点点的成就,也抓到一点点的东西,但自己失去的却是更多更多。

由于自己所就读的学校在淡水,光是车程的往返,就要花上两个半钟头,常常晚上练球,练到球场上灯关了,才愿意回家,还常搭上淡水捷运往台北的末班车。回到家,往往已是深夜一、两点,洗完澡,倒头就睡,隔天再去学校上课,有时,甚至一周内跟同住于一个屋檐下的爸妈也讲不到几句话。学校繁重的课业和一堆恼人的报告,都只能在深夜中完成,想当然尔,我的成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那时的我,虽然还维持着固定的聚会,但在聚会中,却完全无法融入弟兄姐妹的喜乐。我缺少了以前所拥有的平安与稳妥。那时的我只能问问自己:“我到底怎么了?我到底在忙些什么?”

圣经上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入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7:38-39)

当时的我,就像这里所说的干渴的人,我里面很干渴,却找不着那真正能解渴的水。就像主对撒玛利亚妇人所说的,“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但主在后面却接着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面成为泉源,直涌入永远的生命。”

我才惊觉,原来我所抓夺的一切,都是转眼成空、转眼即逝。主自己的生命,才是永远的。

当晚,我向主有了一次很深的呼求、很深的祷告。我跪在床边说:“主啊!我真是一个干渴、虚空、软弱的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充满我!求主来施拯救!”此时的祷告,真叫我更转向这生命的源头,被主来一步步地调整。

当我有了这样的祷告后,里面就有些许的平安和喜乐,慢慢地涌上来。之后,虽然有时还是会去练球、教导学弟。但我的目光和盼望,却已不在这上面了。我不再被这些事物捆绑,我更能够享受主所赐给我的活水,我只能说,从那时开始,直到如今,我的生活实在是喜乐满足又欢畅!

以前的我,只能从圣经的字句,或是别人的见证中,来客观地认识神,现在的我,更能够主观地来认识神、经历神。就像圣经的诗篇所说的:“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诗歌,祂也成了我的拯救。”诗篇二十三篇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盼望在座的每一位,简单地来享受这生命的活泉,简单地相信、简单地倚靠、简单地接受,这将是你蒙福的开始!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抓到一点点,失去更多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