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快快进入方舟,同过召会生活

我生在一个有传统信仰的家庭,但是在我幼年的时候,常常为了领取面粉供给而到教会去。我信主之后,相当喜乐、满足,和我之前的生活不太一样,以前很容易焦虑,现在却看得很开,觉得许多事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的女儿会陪我祷告、祷读,还送我福音月历,要我常常读月历上面主的话,而我的妻子以前工作常常要到半夜很晚才会回家,有一次我心里担心的不得了,甚至忧虑到喘不过气来,觉得快要死掉,我就从深处呼喊“哦,主耶稣!哦,主耶稣!哦,主耶稣!”说也奇怪,我的心平静下来,那股忧虑的感觉也烟消云散,我感觉是主救了我。后来我看着墙上福音月历上的话,反复祷读,心也就渐渐定了下来,不再害怕,像这样的经历,有好几次。我也常常劝我的儿女们,祷告真的很有效,如果有事情,就要祷告主耶稣,祂会帮助你们,无论是我的儿子还是女儿,他们遇见问题有了难处,我都这样劝勉他们。

以前,一直有传统信仰和祭祖的问题束缚着我,我常与来看望我的弟兄姊妹说,如果一定要祭拜,这样的事就到我这里为止吧!所以我无法受浸。但是我的儿女们却不用再拜拜了。

当我拜拜的时候,我常常在想,如果拜了这一家庙的神,而不去拜隔壁那一家庙的神,那不是很不好意思吗?可是拜了隔壁那一家庙的神,不是就要拜更多家庙的神吗?这样要拜到几时?倒不如选一位真神,以后敬拜祂就好了,不用拜那么多个!感谢主,真神只有一个。

看见我的姊妹得救,变化真的很大,她每天都好喜乐,好有活力,完全看不出来曾经罹患癌症第三期。她早晨就去会所晨兴享受主,下午就去爬山运动,晚上又去聚会,日子过得很充实,还一直带人得救。虽然她一直催促我受浸,但是我还是不愿意,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无望,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和膝盖的疼痛,让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了了,信不信主已经无所谓。直到我的弟弟因为乱服成药导致肾衰竭,而要住进加护病房,当时我心里焦急却无可奈何,因为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嘱咐侄儿好好照顾自己的父亲。

看见弟弟躺在加护病房没有起色,我心里忽然有一个念头,也许我受浸了,弟弟就会好起来!于是我向我的妻子说,我要受浸!她相当意外,问我,确定吗?我说是真的。于是积极的她毫不犹豫,马上联络弟兄们来服事我的受浸,两天之内我又反复,但是姊妹、儿女和女婿们不断为我代求,坚固我。受浸那一天,他们都回来了,孙子们也在,我祷告求主赦免自己以前的无知,眼泪不自觉得流个不停,心里却喜乐洋溢,还对孙子们说,这么好,你们怎么不一起受浸呢?以前的我想东想西,受浸后,却不再想这么多了。

奇妙的是,我受浸后弟弟病情真的转好,从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气色也好了许多。我的妻子听了召会的交通,知道要带人得救结果子,否则以后两手空空难见主面,就传福音给我的弟妹,没想到弟妹还未得救。我的弟弟从医院回来,躺在家里床上,却说他要受浸,姊妹不放过机会,立刻请弟兄们来服事。感谢主,想不到主记念我,竟让我的弟弟也一起蒙恩,让我们同进方舟,同过召会生活。

我还有许多亲人尚未得救,我相信主的应许不会落空,因为“我将残灯带来交你,我把所欠余生归来,我心因得你光复亮,我的日子借你太阳,更显光明美丽”。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快快进入方舟,同过召会生活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