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在血液肿瘤这个专科领域作了二十几年医师,平常在教学医院教书、看病,有机会接触许多台湾最资优的学生;也经常接受各地医院转诊过来的疑难杂症,真可谓:“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乐也”。并且“解各方之疑惑而医之,不亦乐乎”。或许很多人羨慕这样的工作,但在这个光鲜亮丽的外衣背后,却是许多严格的考验-面临许多人生死病痛及医疗的问题,还有永无止境的忙碌。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心里也有很多软弱;但幸好我有神、有主,祂成了我力量的来源;甜美的召会生活,更成为我的后盾、支援。很少有医生能够像我们基督徒这么喜乐、安息。
我从信主并开始过召会生活,到现在已经三十四年。有人说学医有什么不好,但当我开始学医时,却面临家人强烈的反对,因他们都盼望我学理工。因此,我第一次认真地跪下来向主祷告,从那天起,主对我是又真又活的神;祂不是宗教信仰或只是劝人为善,祂确实是一位生命的主,祂赐平安、喜乐、力量,祂更是道路、真理、生命。在我大学的七年和博士班的四年当中,有非常繁重的课业及实验过程,遭受到严重的挫折。很奇特地,每当我参加召会的聚会,读读主的话、唱唱诗歌,主耶稣就成为我的安慰和喜乐,使我重新得着力量。
在医院里认真工作、视病如亲,这是非常基本的要求,也是我对自己期许的原则。事实上,行医多年,我发觉在一个功利主义的社会里,热心、认真不一定能换得应得的回报,反倒遇到一些非常挑剔、冷漠的家属。在那种找麻烦而产生的一些医疗纠纷之后,总令我当初学医救人的热忱被销毁尽灭,而且那种痛苦足以使我万念俱灰。
在台大医院当主治医师的这几年里,也多次遇到这种医疗纠纷,但很奇特的是,主都平平安安地带我经过。最近的一次是在大概四年前的某天,有一位四十多岁的病人来急诊处,因为一边下肢肿胀疼痛,经过审查,很快的诊视出是肾部静脉的血栓。当时我怀着一片好心,心想病人还这么年轻,若能够把他的血栓完全溶掉是最好的,所以我就积极地为他安排这种血栓溶解疗法。但经过三天的治疗以后,这个病人突然过世了。我感到很讶异,怎么会这样子呢?我就分析了一下可能的原因-大概是脚上跟部的血栓跑掉,经过心脏,最后跑到肺部,造成所谓的肺栓塞而猝死。当然,查遍了文献,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并发症的例子。但就像人家说的,你研究得再多,败兵之将怎可言勇?
果然如期所料,家属很快的就开始刁难,他们打电话来要求见面,要来张扬。眼看事情就要闹大了,我赶快打电话告诉我的妻子,请她立刻通知弟兄姊妹为我代祷。当天晚上我们夫妻俩也是迫切地跪到主面前祷告。第二天就依约定时间和家属见面。这些家属个个来势汹汹,一来就吵吵闹闹。向来在这种场合我也很难为自己辩护,就在这个吵闹当中,在家属中间,他们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仗义执言地说:“你们不要这样子难为这个医生了。我在急诊处三天,你们都去上班,我看见这个医生呀,很好,他是老老实实地每天早晚都到急诊来看,连周六也来,而且清清楚楚地交代,叫我们家的老三不可以下床。可是我们家老三自己不好,在人没有看住的时候跑去上个大号,解完回来以后整个人就喘起来了”。经过她这样一解释,我心里面想:“唉呀,这正是我想的”。因为是她老人家说了这些话,全家激动的情绪就完全平息下来,问题就自然解决了。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是从这位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我们有耶稣的人,祂赐给我们祷告的权柄,凡事都可以告诉祂!如腓立比书一章十九节所说:“这事借着你们的祈求,和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终必叫我得救。”我想在人生中,免不了有许多的挫折和打击,但是我们因着有主,就有盼望、拯救,使所有的危难,成为我们人生中非常奇妙的诗章。我想有主的人生才有真实的意义,有主才能够有依靠,才是真正的稳妥。愿我们能早早饱得祂的慈爱,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台大医生的职场见证】我的帮助从神而来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