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用心看世界】

在从纽约到波士顿的火车上,我发现我隔壁座的老先生是位盲人。

由于我的博士论文指导教授也是位盲人,因此我和盲人谈起话来,一点困难也没有,我还弄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给他喝。

当时正值洛杉矶种族暴动的时期,我们的谈话因此就谈到了种族偏见的问题……

老先生告诉我,他是美国南方人,从小就认为黑人低人一等,他家的佣人是黑人,他在南方时从未和黑人一起吃过饭,也从未和黑人上过学。

后来到了北方念书,有次他被同学指定办一次野餐会,他居然在请帖上注明“我们保留拒绝任何人的权利”。在南方,这句话就是“我们不欢迎黑人”的意思,当时举班哗然,他还被系主任抓去骂了一顿。

有时在商店里遇到黑人店员,付钱的时候,他总将钱放在柜台上,让黑人拿去,而不肯和他的手有任何接触。

我笑着问他:“那你当然不会和黑人结婚了!”

他大笑起来:“我不和他们来往,如何会和黑人结婚?说实话,我当时认为任何白人和黑人结婚都会使父母蒙辱。”

可是,就在他在波士顿念研究所时发生了车祸后,一切就改变了……

虽然大难不死,可是眼睛完全失明,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进入一家盲人重建院,在那里学习如何用点字技巧,如何靠手杖走路等等。慢慢地也终于能够独立生活了。

他说:“可是我最苦恼的是,我弄不清楚对方是不是黑人。”

我向我的心理辅导员谈我的问题,他也尽量开导我,我非常信赖他,什么都告诉他,将他看成自己的良师益友。

有一天,那位辅导员告诉我,他其实就是位黑人。

从此以后,我的偏见就慢慢完全消失了,我看不出人是白人,还是黑人。对我来讲,我只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至于肤色,对我已毫无意义了。

车子快到波士顿,老先生说:“我失去了视力,也失去了偏见,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在月台上,老先生的太太已在等他,两人亲切地拥抱。

我赫然发现他太太是一位满头银发的黑人。

在人群之中,有一个最难脱开的关系,就是阶级的关系。在圣经中同样也有记载这类:

“你在百姓面前所要立的典章是这样:你若买希伯来人作奴仆,他要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地出去。”(出21:1-2)

“耶稣对他说,你若想要完全,就要去变卖你的家业,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诸天之上,你还要来跟从我。”(太19:21)

历代以来,人类都基于肤色、国籍或社会身分而有所分别,但这样的分别不可存在于教会,因为召会是一个新人,消除一切社会阶级和种族、国籍之间的不同;一个三级贫户和一个知名的富豪,一个以色列人和一个阿拉伯人,一位女总统和一位清洁妈妈,理当都可以排排坐,一点也不尴尬。

“没有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没有为奴的或自主的,也没有男和女,因为你们众人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了。”(加3:28)

你要不要来教会看看呢?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用心看世界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