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是因着一位弟兄来宿舍叩门而得救的。

在我大学联考放榜的那一天,我带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上网查榜,输入“钟易城”三个字,出来的是令我震惊的结果…一心想要当老师的我,居然考上体育学院!接踵而来的是同学们的嘲笑,因为我运动神经实在有够差,居然要念体育学院。尽管心灰意冷,但是不愿重考的我,整个暑假都待在电脑面前玩BBS,借此逃避现实。

在注册的前一天,我心不甘情不愿的被父母送上桃园。不久就抵达宿舍,见识了到了校地的广大,父母就买了台脚踏车给还没考上驾照的我。当时在学校没有什么人骑脚踏车,尽管被当成异类看待,我也无可奈何。

一天,在宿舍,来了一位先生,向我们那一层楼的同学们传福音。同学们一看到他,每个人就马上躲进自己的房间。我一面因为闲着没事,另一面也觉得这个“传教士”如果没有人理他,应该会觉得很伤心吧,不妨听一下。跟他聊了一下,发现我的直属学长也是基督徒,不过我对“洋教”实在没有兴趣,跟他拿了教会的刊物之后也躲进我的房间。

之后跟着我的学长去了一次基督徒的家中坐坐,觉得能认识新朋友很好,但是我仍对基督徒的信仰没有兴趣。之后就再也没有跟教会有进一步的接触,直到大二。

在大一的暑假的某一天,发现我一位好朋友居然在BBS上说我的坏话,这叫我对所谓的“友情”,感到失望,原来在你面前要好的朋友,在你背后面对另一群人时,又是完全另一个样子。

朋友令我失望,我的“前途”也叫我高兴不起来。在上完一年级的课程后,也明瞭将来的出路,但是没有一个职业是令我感兴趣的。在面对这样的双重打击,我下定决心要寻找“出路”。

于是在大二一开始,我就参加许多的活动和演讲,想要为自己找到一个出路。这时我参加了一个演讲,讲者是一名基督徒,同时也是脑神经外科的权威,在演讲中,我发现这位“权威”跟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权威”不同。明明都是有名有望的人,这位脑神经外科的权威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平易近人。我开始觉得基督徒不一样。

之后我陆陆续续地参加了许多的活动和演讲,但是没有什么能让我感觉像和基督徒在一起那样的自在、喜乐!一天,在一次活动的末了,一位弟兄向我说:“易城弟兄,不要在门外徘徊。”当下的我心里觉得很迷惑,我心想:“我跟你们聚会这么久了,为什么说我在门外徘徊呢?”后来才知道,弟兄姊妹们都盼望我受浸,一个基督徒没有受浸,就像要进门却只踏了一只脚;但这叫我很为难,因为我母亲那边整个家族都是卖香的。我们家不仅“拜拜”,更是靠其他人“拜拜”维生。“我不知道我受浸之后,家里的人会怎么对我”,这是我当时的恐惧。

又聚会了一阵子,经历了摔车和诈骗集团。一天晚上,我想向主祷告说:“主啊!若是你叫那些失去的钱回到我身边,我就受浸。”不知为何,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从前的生活浮现在我面前,在遇见弟兄姊妹之前那种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也想起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那种踏实感。在这一刻,我明白了主的宝贵,想起从前小时候尽管衣食无缺,但依然没有喜乐的生活。我想紧紧的抓住主,因为我知道“拜拜”是没有指望的,但如果我先信主,我的家人就有机会接受主,享受到跟我一样的喜乐。

于是我拿起电话拨给了一位弟兄,隔天晚上我就受浸了!

从前我是常感孤独一人,如今有主住在我里面,有弟兄姊妹在我身边。主使我的人生有盼望、有目标!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人生的“出路”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