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某天下午,我咳得很厉害的时候,接到了妻子的电话:

“我们公司的妹妹跟我呛声耶,怎么会这样?”

她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于是我擦擦嘴,说:“别急,慢慢说给我听。”

妻子在银行工作,公司的“妹妹”就是银行的工读生的意思。

这位妹妹才十九岁,大一,才来三个月。看起来很文静,但没有工作经验,所以很多事都要从头教起。而身为妹妹的直属长官,我的妻子也就必须负起教导的责任。

今天她叫妹妹送公文给同事们盖章,盖好马上拿回来,妹妹却把文件往桌上一扔,空着手回来了。

妻子感到错愕,于是就念了妹妹两句,妹妹却说:“可是你没有说要马上拿回来……”

“我刚刚有讲。不然我自己送过去就好,又何必叫你咧?”

妹妹居然回呛说:“不然你自己送去啊!这是你的事,又不是我的事!”

“你说,怎么会有这种孩子?”妻子很无奈地问我:“找工读生就是为了分担我的事!不是她的事,那银行又何必找她来上班?”

“那你有骂她吗?”我知道妻子个性急,怕她一时口直心快,把事情弄拧了。

“没有,我觉得太惊讶,惊讶到什么话也没说。”

于是我说;“好了好了,看起来是家里保护得太好,不懂得分寸。有点耐心吧,下班后一起为她祷告。”

当天晚上,我们忘了为这件事祷告,仿佛从来没发生过。

隔天晚上,妻子回到家时怒气冲冲。

“又怎么了?”我说。

“妹妹不来上班了!”她大声回我。

“咦,这么严重?”我一边咳,一边说。

“她不但直接翘班,后来还带了爸爸来,冲进银行要找我理论,说我都在欺负她!”

“后来呢?”

“后来经理、副理就把我叫到经理室。她爸爸指着我的鼻子说,她女儿也是银行请的,为什么要听我的话?”

“什么?”我觉得好离谱,不觉脱口而出:“难道她爸认为,除了银行经理,谁也不能使唤她女儿吗?”

“很离谱对吧?然后她就哭哭啼啼,她爸说她以后不做了,我得道歉!”

“然后呢?”

“没有然后!莫名其妙,为什么我要道歉!”

我们又谈了一阵子,原来妹妹的母亲曾经在这家银行工作。难怪经理最后安慰妹妹说,不要不做啊,休息几天再回来,替我问你妈妈好啊。

“这样啊,嗯,靠关系的就是这么麻烦,下次请新的妹妹时,还是找有一点社会历练的吧!”

“我不服!为什么经理只想息事宁人?要是我被她爸揍一拳怎么办?”妻子还是纠结在情绪当中:“而且你昨天还叫我帮她祷告,我为什么要替这种人祷告!”

等她生完气,我才开口说:“其实,你们经理或许也知道她不会回来上班了,所以说了点漂亮的话。毕竟以后不会见面了,又何必留一条相骂的尾巴?”

妻子不说话了。

“而且这个孩子很可怜。以后出社会该怎么办?第一个工作就闹得这么大,下一个工作怎么办?”

“她可怜?我才可怜又倒霉吧?”

后来我去看了医生,拿了感冒药,回家以后,我的妻子坐在床上,挨在我旁边。

我赶紧戴上口罩。

“我还是很伤心。”她看起来很无力。

我搂着她的腰:“我知道。没关系,我支持你。”

“你陪我祷告。”

“好。”我一开口就赞美:“主啊,赞美你,借着安排给我们的每一件事,成全我们……”

我的妻子也跟着赞美,并且感谢神的一切作为。

最后我们还是帮妹妹全家祷告了一下,希望她能蒙受救恩,毕业后也能顺利在社会上立足。

“亲爱的,我爱你。”祷告结束以后,我搂住妻子的肩膀:“主也爱你。”

“我知道。”她看着我,眼睛还是像多年前那样,像两颗闪烁的星星。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爱你,这就够了。不快乐的理由很多,但快乐的理由,有这一项就够了,好吗?”

“好……”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银行的妹妹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