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人本身在神面前的对与否,与作事的对与否,是两件事。人在神面前若是根本不对,就是作了一件好的事,在神面前也没有什么益处。人在神面前若是根本对了,就是作了一件事是错的,也不要紧。(但你不要误会,这并非鼓励你去犯罪。)

亚伯拉罕、雅各、挪亚、大卫等,都失败过。亚伯拉罕作过许多的错事;罗得只作错一点。但罗得作错一点,神就很算数,对他非常厉害;亚伯拉罕错了不少,神却对付得轻些。神看重人的对错,远过于事情的对错。雅各因为人对,有时候所作的事虽然不对,仍蒙神的喜爱;以扫由于人不对,即使事情作对了,神仍不喜欢他。

人本身在神面前对不对,与所作的事情对不对,乃是两回事。尽管人可以批评亚伯拉罕,批评雅各这事那事错了,但是神爱他们。人是谈他们的行为,神是看他们这个人。主来到地上,一个病人还未医治,一篇道还未讲过,天上就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7)这乃是人的问题,不是行为的问题。

你对于一个人,也许能找出他许多错来,你所说的也许都对,但这个人却是神所喜悦的;反过来说,有的人所作的事也许都对,你找不出他有什么错来,他却是神所恨恶的。有的人可以站起来讲道,可以写书,但是只要那个人不对,他站起来就是可耻,他写书也是可耻。我这样说,并不是表示行为不要紧,乃是说人比行为重要。

我初得救时读旧约,有许多人是我所不能佩服的,在他们的历史中有许多犯罪的,但是神却看他们为好。若是要叫我们的行为比亚伯拉罕、雅各好,而且好得多,或者不难;但若是叫我们像亚伯拉罕,像雅各那样得神的喜悦,就真难了。有人在行为上能胜过亚伯拉罕,胜过大卫,甚至胜过约瑟,但是他却缺少那个性质,就是在神面前是个对的人。

从前我能批评许多人,是一个“高等评判家。”我还没有看到过一个人,是没有可批评之处的;但我知道我不一定能作得比他们好。据我所知道的,有四、五十个主所爱的人,我不知道我作基督徒作到死的时候,能不能像他们那样的蒙主所爱?那些人虽然有错,但他们的“人”在神面前乃是对的。

在上海一些年轻的弟兄们,有的人错处很多,但是你觉得可以原谅他;有的人只错了一半,你就要对付他。因为前者,人是对的;后者,人是不对的。也许你以为在上海的长老们是很奇怪的。有的人作了一件错事,乃是偶然的,是可以原谅的,因为并不是由于他的根本有错。有的人作事,不是那件事作坏了的问题,乃是那个人不对了,那个人有问题。没有犯罪的罗得,比不上有错、跌倒的亚伯拉罕。亚伯拉罕固然是跌倒了,却是跌在罗得的上面;罗得虽然是站着的,却还是站在亚伯拉罕的下面。人若不得神的喜悦,他的行为、工作就不能蒙神的悦纳。

有的人在聚会中站起来说话,弟兄姊妹就发愁,心里就说,“这个人又来了。”有的人站起来,弟兄姊妹就欢喜,就赞美,预备耳朵来听。有的人一站起来,你就知道这个人不对。

以扫吃了一碗红豆汤,是情有可原的事;因为他工作太忙,口渴,由田野回来累昏了。但在新约中就说,以扫乃是一个贪恋世俗的人。(来十二16)有人犯罪到百次,千次,仍是外面的,并不是身体系统中的东西;然而,有人犯罪,乃是身体系统中的。有人多病,如我母亲有十三种病,却不致死;但有人只有一种致命的病,一患即死了。以扫平日的行为固然是好,但他却是在黑暗中的人,他没有启示,也没有神的声音。雅各正好相反,他的行为虽然狡猾,不如以扫,但是他有启示,神也对他说话。有的人在神面前很灵巧的通得过,有的人就不能。求神怜悯我,使我能彻底的知道,我这个人在神面前对不对。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神看重人的对错,远过于事情的对错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