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以主为中心

人在疾病中受打击,许多时候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许多人以为我为神作工,神定规保护我的身体。我花工夫事奉神,神理当保护我。但是到了有一天,我生了大病,譬如吐血了,这真是出我意料之外,我不明白神为何这样待我,我就落在黑暗中。那可能是因为我没有遵守身体上生命的律;另一面,也可能是神对付我,叫我不信靠自己。

保罗在林后一章题到他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死的判决。(“断定是必死的”原文是“死的判决”。)虽然还没有执行,但死是定规的了。在这样的情形中,就叫使徒们“不信靠自己,只信靠那叫死人复活的神。”(9下。)使徒们在此对付自爱的心是何等的深!

但许多人一有了判死的感觉,如得了肺病、吐血之类的病,便爬不起来,不知不觉便生出爱自己的心了。其实人的一生就是向着死而去的,连睡在被窝里也是向坟墓而去。然而死的事实还不觉得显明,但一有肺病等类的病,就像判死了,性命靠不住,觉得一切都完了。

人在遇见非常的危险时,死就变得实在了,就重重地伤了爱自己的心,连自己的性命也抓不牢。在这个时候,人的前途完全是看他如何接受这个打击。前途若没有了,什么也都了了。这时许多的疑问会来到,你到底为什么相信?你的信到底盼望得着什么?我的信若是跟着我的性命走,我若有性命、我的信心、我的灵就都带进来。这样,不知不觉我就把肉身的性命,变作人格的中心,连属灵的生命都要成为附属的了。以性命为中心的结果,就是遇到性命攸关时,所有属灵的东西都跟着跑掉了。如同水桶的底子一打掉,什么什么就都漏光了。主把我们的性命打一打,乃是最好的试验,就能知道我们是以谁为中心。如果是以天然的生命为中心,自然属灵的工作与事奉都不管了,因为我就要死去了。果真如此,神打击我们便是应该的,因为我们的中心错了。

我们应以神属灵的事为中心,不应以肉体的生命为中心。错误的中心的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比方有一个寡妇,她只有一个独生的儿子,她也曾把自己连同独生的儿子,件件都奉献给了主。等到有一天独生子死了,她的奉献就大受影响,好像脱了底了。她说,“我的祷告,我的信心,我的奉献都没有用了。”这样,你就看见她一辈子的中心,乃是在她独生子的身上。人以肉身的生命为中心,也是如此。在主以外,我们若还有许多中心,当中心一被碰着,便知道我们是怎样了。

摘自 倪柝声文集,第五十八册—— 属灵的判定与判定的实例之第十九篇 / 第十五例 (一),系倪柝声弟兄于一九四八年七月十日于鼓岭训练期间的谈话交通记录。台湾福音书房出版。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一道人生的难题】我为主,主为什么还让我遭难?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