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神的居所》(上)

亲爱的朋友们,晚上好。放下手上正在忙的事、或者你心里还在挂念的事,让我们今晚来听一个生物博士的信主的见证,跟他走一程,看看这位又真又活的神,是怎么带领他从科学世界走进神的住所。

我生长在江南古城一个退伍军人的家庭,从小寒窗苦读、立志要去闯外面的世界。大学毕业后,我拿着全额奖学金,到美国一所常春藤名校攻读生物博士。一切似乎很顺利、前程似锦。实验初期,我的科研结果让导师喜出望外,他对我就越发器重、提拔;知道我喜欢文学,他就又送博物馆年票、又送一大堆英文诗集,让我很感动。

二〇〇一年九月十一日,我发现实验室里空无一人,才知道纽约发生了“9·11”事件。一个月后,我去现场看到一个庞大乌黑的坑,周围铁栏杆上贴满悼念的花朵和诗歌。对死去的人我感到难过,这个世界越来越邪恶、疯狂,我内心深处充满了绝望。

那时起,我开始怀疑一直热衷的科学工作的价值,也慢慢感受到在美国工作、学习的巨大压力。导师在实验室大量压榨我和同窗,我们文章的投稿也被他拖延。作为一位国际学生,我被逼到无路可走,退学不行、放弃课题也不愿意,虽然无助,却只好忍耐。出国前作科学家的天真梦想破灭了。祸不单行,母亲在国内又病重。我才三十岁,这一连串的事,一下子让我心力交瘁。二〇〇五年五月,我们家迁到了南加州的一个小城。初到加州,有一次在红杉树公园看千年古杉,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如果神真存在,一定是住在这有巨大古树的深山之中”。这种外面短暂的放松只能偶尔疏解一点我的心情,但每当夜深,心里面那一个很大黑暗和孤独感,好像在吞没我。九月初,一位国内大学的校友和他妻子从洛杉矶开车来看望我们,他们是基督徒,当晚,带了我和妻子去参加聚会。聚会中,这些基督徒彼此好像是一家人一样的亲密。大家唱完诗歌后就分享一周的经历,我也分享了在红杉树公园的感受。听完,他们都笑了,对我说“神是灵,神不住在深山里,也不是高高在上或遥不可及,祂就住在我们的心里。”这句话让我里面吃了一惊。他们继续解释说,人有灵、魂、体三部分,其中,人的灵是用来接触神、并盛装神的器官。当时我虽然似懂非懂,里面却突然一亮,原来“神是灵”!

祷告:哦,主耶稣,谢谢你带我走出世界的黑暗,走进真实里,进入你里面。主,我终于认识到原来你是灵,住在我的灵里。我愿意再灵里体验你、享受你。

【生命见证第35周周五】神的居所(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