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祂甜美,我尝到》(上)

弟兄姊妹,又到了周末的晚上,我们相聚在一起。这一刻,让我们暂时停下忙碌的自己,深深吸一口,跟我一起轻轻地喊“哦,主耶稣”。借着主的宝血,我们现在已经来到祂施恩的宝座前,让膏油的香气借着今晚一位弟兄的见证来涂抹、滋润我们。

我是在典型的无神论教育下长大。但因为父母开明的教育,我凡事喜欢尝试、不急于下定论。从中学起,有一个问题总在我心里,就是“我为什么来到这世上?难道追求名利、权势就是人生的目的吗”。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我来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博士。先到了美国三藩市去看两位亲戚,她们都是基督徒。临走前一天,她们带我去见了一位已九十多岁的基督徒,他看上去像六、七十岁,浑身充满了朝气与喜乐;对我是真关心,不客套;说话简洁有力,不啰嗦;整个人如沐春风。最后他带着我们祷告,说“愿神的大爱一直伴随着你”。他给了我极深刻的印象,觉得基督徒与我以前遇到的人非常不一样。

博士班的第一学期课业特别忙,各种的不轻松。同住在一栋楼的中国学生在感恩节邀我吃饭,我就去了。一到那里,欢乐的歌声带着朝气与活力迎面而来,马上就觉得浑身舒畅。看了歌词发现原来这伙人是在唱天上的事。他们有的唱得红光满面,个个笑地好真诚。这真是很奇妙,“喜乐、朝气、发光”似乎是基督徒的记号。学期末的一个傍晚,在图书馆外面遇到一位同学,我们从科学谈到信仰;我就说,我一直相信宇宙中有个源头,就是物理学里一切物质宇宙的源头。他说“那个就是神!”当时我一楞,就说:“也对!如果把它称为神,那就是神了。”后来我开始参加福音聚会,虽然同学质疑我在浪费时间。但我自己知道,在波士顿虽然消遣的地方很多,却很虚空,看喜剧、听笑话的那个开心一下子就过去了;参加聚会就不一样,每次聚完会回家,心里真是又安稳又喜乐,这种喜乐是一直与我在一起的,将我浸润环抱。渐渐地,我聚会不再想溜走,反而每周盼着去聚会。

在聚会中第一次开口呼求主名后,弟兄姊妹们说,“你这样就是已经接受主了。”有天早上,起床后,突然想,要不试试呼求主名,感受一下?然后就不停地喊:“主耶稣,主耶稣。”喊着、喊着就感到好象什么东西通了,就像憋在水里很久,上来后出了一大口气,同时又好像有微风迎面吹着我;整个人觉得很畅快,既高兴又饱足,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属灵的呼吸,就象新生婴儿的第一口呼吸。从此我宝爱呼求主的名。

祷告:哦,主耶稣,哦,主耶稣,赞美你的名,何等甘甜,你的名,何等美丽!主啊,你是我的喜乐,你是我的平安,你是我舒畅!我要天天呼求你的名,时时刻刻呼吸你!我爱你主。

【生命见证第34周周五】祂甜美,我尝到(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