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去处》(上)

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的人生有何意义?这些问题总是摆在我面前,无法逃避。从少年时,这些基本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但得不到任何答案,从不敢去深想。

从中学开始,我受进化论教导,有生命的,是从没有生命的大自然产生的。人是猿猴变的,是经过鱼类、两栖类、爬虫类、哺乳类各个阶段,多年逐渐进化来的。可是这种观点后的逻辑黑洞,我的良心都不认同!地球上有生命的事,可以进化而来,那没有生命的地球又从何“进 化”而来?难道就凭空悬在那里吗?

至于我们的去处,所受的教导就更是可怕而绝望:“人死如灯灭”,一旦死亡就什么也没了。但我始终愿意相信人死后还存留灵魂,那存留的东西一定不同于朽坏必死的身体。信主后,我读到旧约圣经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八章,关于已故的撒母耳被召回人间预告扫罗悲惨结局的记载。我立刻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记载。在本性中,我的直觉告诉我,人死后有去处,人的某个部分并没有消失。

所以,进化论对人从哪里来,人要到哪里去的解释,不能让我心悦诚服。 只是为了不和外部那些约定俗成的观点起冲突,我尽量不去想这些测不透的问题。

大学时的一个夏天晚上,我在宿舍楼前欣赏夜空。望着那满天的繁星, 我在不知不觉中,又开始思考这一系列的问题--人的起源与终结,人生的意义。我一开始思考,那原本可爱的夜空突然变得深邃无垠,而我顿时觉得自己很渺小。这让我感到害怕。从那以后,我决定将这问题束之高搁,不再提及,免得自寻烦恼!

刚来美国时我很感慨这里美不胜收的风景!”然而我忽然意识到,我若去对一个生来就是瞎眼的描绘这诗情画意般的景致,只能是白费口舌。借着肉眼,我们对这个物质世界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借着受浸得救,我的心眼得开,就看见了一个不能用肉眼看到的属灵世界,同样的真切。这属灵事物不只是真的,也是近的,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从得救的那一刻直到如今,主耶稣一直在生活中看护我们,抵挡黑暗势力对我们的搅扰,不仅让我们这些早预备好接受救恩的人能脱离黑暗的权势,迁入神爱子的国度,更让我们享受神儿子的名分。

祷告:主耶稣,谢谢你一直寻找我,直到找到我,打开我的心眼,使我认识你做我人生真实的意义,不再虚空和迷茫。主啊,我爱你!

【生命见证第28周周五】去处(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