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曾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上)

我生于北京一个知识分子的小康家庭。从我外公、外婆开始,他们就受西式教育。父亲在解放后也一直在中央政府部门工作,经常代表中国政府出国参加会议。我就是在这个洋式、开放的家庭中顺顺利利地长大。

念完大学,我进入当今世界第二大计算机公司在北京的合资公司。一九八六年,曾来美受训近两个月。不久,我转入销售部门,我的业绩也是咄咄逼人。年终,我被选进公司的高成就俱乐部。那年我才二十五岁。

我一九九零年辞职,九月到美国宾州读研究生院。十一月就在大计算机硬盘机公司 SEAGATE TECHNOLOGY 找到工作,当时是美国的经济萧条期,找事得靠真本事。我一个孤身女子,才来美国几个月,就实现了众人多年追求的“美国梦”。生活很享受,工作上也是很称职。我姨妈曾劝戒我,人要不断检讨才会进步。我却大言不惭的反问她:“我有什么缺点呢?”我姨妈想了一下,说我好象是没有什么缺点。对呀!我一不作坏事,二无非分之想。我所想要的也都能得着,我很满足。但是,圣经说:我这“人的灵是耶和华的灯,鉴察人的心腹。”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人是看不见自己身上的脏东西的。我自认为豪爽、正直和不守旧,正因为我原是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到自己。直到有一天,光进来了。

事情的变化,是因我的男朋友是个基督徒。有一次讲到耶稣,他说,神是可由通过呼求主名来认识、经历的。他坚持要我用嘴巴讲出来:“哦,主耶稣。”说也奇怪,毛泽东、华盛顿,个个人名都能说的很顺口,唯独“主耶稣”讲不出口。我因着他的面子,应一下景,嘟囔了几声。二、三天后,我去参加了生平第一次中文的基督徒聚会。诗歌唱毕后,交通的主题是财物奉献。有位河南省来的年轻基督徒站起来讲:“人的财宝在哪里,人的心就在哪里。”他说,他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曾买了一部新脚踏车,聚会的时候就老是从楼上往下看,看车子还在不在,担心被小偷偷走了,聚会便不能专心。后来,车子终于丢了,他便没什么可惦记的,只有专心敬拜主了。那天散会之后,我就要和男友有暂时的分离。临上飞机前,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写张支票给当地的召会,于是便写了,托男友转递。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但怕离别的情景。这次,自然就泪撒机场了。

祷告:“主啊,你是真光,若没有你全是黑暗;求你向我说话,更多地光照我,使我在光中;主啊,怜悯我,拯救我脱离自欺;若没有你,没有你的光照,我就是个瞎眼的人;主啊,你是真光,求你赐下光来,使我凡事认识真相,主啊,赞美你。”

【生命见证第25周周五】我曾在一个没有光的房子里(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