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他所感谢的主是谁?》(上)

我出生在江苏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在他们的期许中,我用功读书,考入北京一所大学就读。我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视一切宗教为迷信,只崇尚科学。可是上了大学,突然发现自己缺乏新的人生目标,感到十分茫然。开始去了解传统哲学思想,甚至探讨佛学,结果书本知识无法填满我内心的虚空,越想越烦恼。

后来,我又从众地读完了研究生,又参加了出国考试,顺利地申请到美国大学,也与交往多年的大学同学结了婚。2002年8月,我到美国就读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CR)工程学院。

初到美国,一位博士生师兄给我很多帮助,常开车带我们去买菜、购物等等。他乐此不疲地忙碌,却不求任何回报,让人非常感动。每当我们向他道谢时,他总是说:“感谢主!”这令我感到希奇,他所感谢的主是谁?

每星期五,这位师兄就热心地邀请我们到一位教授家聚会,聚会有五、六十位福音朋友和弟兄姊妹参加。每次聚会都有女主人精心准备的中国饭菜,让我们这些远在异乡的学子倍感温暖和亲切。他们家有五个儿女,想必会很忙碌,但他们总是很喜乐,并对来的每一位都很关切,让我们有回家的感觉。参加聚会的弟兄姊妹身上也看不出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而是满了平安和喜乐。我爱上了这样的聚会,里面似乎受到一种“光”的吸引,这里充满温馨、光明,与以前在社会上吃喝玩乐后的黑暗与苦闷完全不同。我也特别享受基督徒之间的和谐与爱。看到祖孙三代一起来聚会时,心中十分羡慕。

那年感恩节时,我参加了河滨召会的大聚会。聚会中弟兄姊妹热切地向我传福音,告诉我,人有灵,我们需要将主接受进来,过一种与主互住的生活。同时他们也分享了与主互住的生活经历。我虽然没有完全明白,可是我很渴慕过弟兄姊妹那种平安、喜乐、没有忧虑的生活。回来的第二天中午,没有与父母和妻子商量,我就呼求主名,受浸归主。

受浸以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有时还暗暗地怪自己立场不够坚定,不应该那么轻易地被“拉下水”。弟兄姊妹送我的圣经,由于读不懂而被摆在一边。3个月后,我的妻子来到美国。感谢神,靠着祂丰盛的怜悯,我们一直被保守在召会生活里。我妻子来美半年后,也得救、受浸,并且非常享受召会生活。

【生命见证第17周周五】他所感谢的主是谁?(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