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生命的加减法》(上)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在上海度过,当时恰逢文革时期,一切都很混乱,找不到几本书可看,学校也无法满足我的求知欲望。我只能自找门路来打发时间。文革结束,我抓紧时间努力学习,虽然那时高考录取比例很低,但还是考进了一所全国重点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在上海航天局从事技术工作。

随着中国的开放,到美国学习新科学技术,成了我向往的目标。经过一番紧张的准备,我又如愿以偿,于1991年到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一位知名教授门下攻读博士学位。那时,我的压力很大,几乎天天泡在实验室里,周末和节假日也很少有例外,晚上很少有十点以前离开实验室的。终于,我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我用3年时间获得了博士学位,这是我的指导教授所有学生中最快的。我的研究论文刊登在著名的学术刊物上。毕业后,我来到南加州一家大公司从事计算器软件开发工作。

记得我刚到学校时,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有几位基督徒,拿着锅碗瓢盆来看望我,并给我介绍当地的情况。在异国他乡遇见自己的同胞真是倍感亲切。凭我的直觉,我觉得召会的人都是正派的人,有爱心,肯帮助人。当时,自己对召会和基督徒的生活还不了解,只认为基督教和其它所有的宗教一样,是教导人行善积德来世有好报应。

1994年,我毕业后到南加州工作,有一次我带母亲和家人到一家中国超市去购物,遇到了在那里传福音的弟兄姐妹。我母亲就象遇到了久违的亲人,因为她出身于基督徒家庭,从小在召会中长大。大陆解放后,由于种种原因她离开了召会。时隔40多年,她来美探亲又遇到了主内的弟兄姐妹,感到自己就象一只迷途的羊,又回到了主的羊群内。而我呢,由于认识水平有限,把主的召会当作一种组织,象俱乐部一样的社交圈子。中国人在这里聚在一起,可以认识自己的同胞,结识朋友。我就这样稀里胡涂地受了浸。

【生命见证第14周周五】生命的加减法(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