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白白的恩典》(上)

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在台北读书的高中生。有一天,在公馆夜市闲逛,突然有位外国人靠过来,对我说,“你信耶稣么?”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当然不信。”可是他还是塞给我一本福音小册子,我随手丢进垃圾桶里。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福音。

同班同学中有一个基督徒,他在军训课时翻看圣经被逮到,教官破口大骂说:“看什么圣经?难道要接受外来帝国主义思想的侵略吗?”看他被骂得面红耳赤,我心中暗想:“好好的,信什么基督教呢,真是自找麻烦。”

几年后,我到美国圣地亚哥加州大学念硕士学位。求学期间不少人用各种方法,向我传耶稣基督的福音,可我总认为那是迷信的行为,不屑一顾。入学后,拼了9个月,顺利地取得学位,对自己更是自信满满。

到美国第3年时,一位曾经和我一样不信有神的好友,写信告诉我,他在美国的东岸受浸信了主。我十分惊讶,他读的是一流大学的物理系,前途似锦,怎会信耶稣呢?后来在洛杉矶遇见我现在的妻子,她自小信耶稣。交往一阵子后,有一天,她突然流着泪,要求分手,说,“我们不适合”。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弄得无心工作。深夜,开车回家,我心乱如麻的祷告说,“哦,主耶稣,若真有你这位神,你难道不知道只有她回到我身边,我才有机会成为你的信徒吗?”虽然我那时还是个不信的人,主仍旧听了我的祷告。不久,她就回到我身边。

婚后,她要求我上教堂作礼拜,我就陪她去。只是台上牧师讲道时,我在台下作白日梦。1994年,我取得教育部公费,到了东岸某著名大学,攻读电子材料博士学位。每个主日我依然陪妻子到当地召会,听耶稣基督的福音,但依然心猿意马。1997年1月,我通过博士论文大纲考试,并且我设计的一项实验做得出乎意料地成功,解决了一项半导体材料制作过程上的困难,获得很大成果,随后发表两篇学术论文,并申请专利。然而,指导教授却不愿意将我的名字放在专利上,因为我是学生,如果放了我的名字,我就读的大学将会要求分享一半的收益。我十分愤怒,深刻了解了人性的丑陋,心中不满至极,甚至想放弃学位,和教授争吵,讨回公道。

祷告:

主,谢谢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见你是宇宙中独一的真神。主,继续让我看见,看见你是何等的美丽,何等的宝贵。借着更多认识你,我就更多被你吸引。主,保守我过一个祷告的生活,能够时常和你这位美妙的主有交通。主,我爱你!

【生命见证第10周周五】白白的恩典(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