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今得着何等自由》(上)

上中学以前,我受《西游记》的影响,常常幻想自己拥有超能力,舞动一截破塑料管儿当金箍棒耍,想象自己披挂无敌战甲穿梭天地。上初中后,每到关键考试前的一晚,都要自己跑到一个小房间里,关起门来对着一张香港大佛的照片鞠躬叩首求保佑。虽说分不清最后获得的好成绩是因自己的努力还是“佛”之所“佑”,但十分清楚的是,内心里依然终日满了重担。

初中毕业的暑假,在老家度假玩得正欢的我,忽然接到爸爸的电话。原来他已经一人决定并操办了送我去美国读高中的计划。我拿着电话呆坐了一整天。最终出于对父亲的理解,2006年的冬天,16岁的我揣着不安的心独自赴美。对未来,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是我愿意奋斗。

岂料,我出国才三个月,家里就除了大事。一生健康无虞的奶奶,骤然意外去世;爷爷被诊断出患肺癌晚期,情况危殆。家里人为了不影响我,直到我暑假回国,进了家门才当面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噢!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样的情节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在那一刻, 全家人切身地体悟到生命的脆弱,人生的短暂,和对死亡临到的无力。

暑假结束,在我重回美国之际,爸爸提了一句,希望我在美国有机会了解了解”基督教”。他感慨说,人没有信仰还真是不行。我部分接受了这句话,我认同人需要信仰,但不愿意主动去寻找。上高中的小镇,人口很少,我也只在学校和寄宿家庭之间往返。在美的高中生活不仅学业有压力,与十几位中国同学之间也摩擦不断。这些事渐渐摧毁了我曾经自豪的“好”性格。我变得乖僻、 暴躁、满腹苦毒,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在美国填各类表格都要求写自己的宗教信仰,我每次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成了不可或缺的一栏?当我无奈何地书写“无” 的时候,心中总升起一丝轻蔑,可深处却轻轻叹息。 高二那年,在参加一次义工服务中,我不经意停在一位白发基督徒老奶奶的小摊子前。她主动伸出温暖的双手,握着我的胳膊,满面红光,眼神留露出我未曾见过的笃定和慈爱,轻声问我可否想过自己是谁,想不想知道自己从何来,会往哪儿去,虽然我礼貌地交谈了几句便匆匆离去,却打那起对于基督徒多了份羡慕。这对于当时正徘徊在旷野的我仿佛是一滴甘霖。

祷告:主耶稣,我承认我的人生在地上没有满足与安息,但我仍是没有寻求你的心。求你来融化我的心,使我爱慕你,追求你作我的真安息!

【生命见证第41周周五】我今得着何等自由(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