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心安息于主》(上)

我出生在中国江西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无神论教育,十三岁开始读唯物论,十四岁就尝试凡事应用辩证法,十六岁陷入了萨特的存在主义,二十岁兴趣又转向了佛学。在中国大陆生活了二十二年,我从没听说过耶稣基督,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神。

我从小就心思活跃睡不好觉。在八岁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人死后会去哪里?”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且挥之不去。长大后我常因各样的忧虑而彻夜难眠,失眠的翌日又会茶饭不思。久而久之,我的个性变得乖僻易怒。大学时代,周围的同龄人都在为自己的理想努力追求,而饱受四年不眠折磨的我,最大的奢望居然仅是睡个好觉。

1999年我来美读书,背井离乡加重了我失眠的症状。一天,因着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到一群基督徒,被他们带到福音聚会中。那天我本想以进化论与他们争论神创论的合理性。但是忽然间,我竟无法义正辞严地否认神的存在。甚至当他们邀请“心里有感动的请站起来”时,我心里好几次都有冲动想站起来,但理智制止了我。 那晚回到家,“到底有没有神”这个问题开始不断地搅扰我。经过反复思考,我决定坚定独立自主的信念,将对神的求知欲压在心底。

一年后,我完成 MBA 学业,也获得奖学金可以继续深造博士。因为奖学金可以为我保留一年,我便来到加州洛杉矶找工作,希望先工作一年,获取一些经验。 加州的阳光海滩及形形色色的娱乐还是无法满足我内心的虚空。当时与我同住的室友是基督徒,在她们热诚的邀请下,我再次参加了基督徒的聚会。在聚会中,他们洋溢的喜乐和真诚深深地打动了我。当晚,我便借了一本新约圣经恢复本回去读。从那以后,我每晚睡前都读一章新约圣经。每次读完,心里异常平静,觉也睡得很好。十天之后,我读到:“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必使你得安息。”(太十一 28)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求安息,却得不到。如今,我终于在主里找到真正的安息。我从心底对主说,“主啊,我愿意到你这里来得安息,请你带领我一生的道路。”

后来,我又读到旧约圣经,“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远安置在世人心里。”(传三11)我恍然大悟,原来多年一直找寻的就是这个永远啊!寻寻觅觅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当时的喜悦与心里的平安,实在是难以言喻。2001年7月13日,我喜乐地受浸归入主名并进入召会生活。

祷告:神啊,谢谢你将永远放置在我心里,甚至在我没有想要寻求你的时候,你来寻找我,使我可以在你这里得到真正的安息!

【生命见证第40周周五】我心安息于主(上)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