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补充743首

读经:创十九16但罗得迟延不走。那两个人因为耶和华怜悯罗得,就抓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
26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一个失败的义人—警戒的例子

创世记十九章有一些经文,按人来说我不喜欢谈论。但主神圣的启示是精简的,一个字也不浪费。那么创世记十九章的目的是什么?那是给我们一个警戒的例子。我有很重的负担,我们需要这样的例子,因为今天的光景并不比所多玛的光景好。

在彼后二章八节,彼得说罗得是“义人”,他的“义魂”为着所多玛人不法的行为伤痛。在九节,他描述罗得是敬虔的。然而,他虽然是得救的、公义的、敬虔的,他却是一个失败的义人。

他失败了,因为他的起头非常软弱、被动

罗得从来没有神的显现。神没有向罗得显现,没有向罗得启示祂自己,是因为罗得被动,不主动寻求神,并且住在邪恶的城里。他不是直接跟从神,乃是间接跟从神,并且没有行在神的路上。罗得不像亚伯拉罕,与神没有直接的关系。神不看重外貌,但神看重行为,看重我们在寻求祂的事上,是主动的呢,还是被动的?你若寻求祂,祂必向你显现。你若不寻求祂,祂不会浪费时间。罗得从来没有主动走神的路。圣经是说,罗得的祖父把他带到哈兰;圣经不是说,罗得跟从祖父。这两者有很大的区别。

我对我们中间的青年人,多少有几分担心。许多人在召会生活中,是因为有人把他们带到这里。他们没有主动的进入召会生活。当我回顾已过的五十年,我能作见证,那些在召会的路上表现主动的,今天仍是刚强的。罗得该对亚伯拉罕说,“亚伯拉罕叔叔,无论你走不走神的路,我都要走。即使我比你年轻,但在跟从神的事上我要作领头的,并且要请你跟从我。”青年人,关于神圣的事或者跟随主的事,你们被动不是最好的。罗得既公义又敬虔,但他失败了,因为他的起头非常软弱、被动。他被动的开始乃是他至终失败的原因。

与主里年长的一代有争执并且离开他们是危险的

罗得因着物质的财物离开了别人属灵的影响(创十三5~13)。当罗得只有属灵的影响时,他会保守自己在这影响之下;但他一旦面临属灵影响和物质财物两者之间的选择时,他选择了物质的财物。今天的原则也是一样。有些人只是跟从别人的属灵;对于他们,物质的财物,就是世俗,乃是一个试验。他们和罗得一样,虽然是义的,但仍选择了物质的财物。我有很重的负担,要青年弟兄姊妹看见,与主里年长的一代有争执并且离开他们是危险的。我们不该坚持固守这种人的感觉。我们不该像罗得,却该谦卑自己,愿意丢脸,回到亚伯拉罕那里,留在他那里。我们越快这样作,越多这样作,就越好。

罗得竟成了所多玛的首领

罗得回去住在神所定罪并将被神的审判毁灭的邪恶之城(创十九1~13)。罗得不是去那里作客,乃是在那里居住。那两个天使去执行神对所多玛的审判时,罗得正坐在城门口,这与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成对比。照着古时的规矩,坐在城门口的人乃是作长老的,因为只有长老才有坐在那里的特权。罗得竟成了所多玛的首领!假定主或祂的天使来访问你,他们会在哪里找到你?你是坐在你的帐棚门口呢,还是坐在邪恶世界的门口?你坐在哪里,就断定主会不会来到你那里。

他们真是被所多玛罪恶的光景麻醉了

罗得甚至情愿牺牲他的两个女儿,来满足所多玛人的情欲(创十九7~9)。无论他是不是被迫,这样作绝对是不该的。这表明罗得的道德感已经被麻醉了。罗得其它的儿女也没有道德感(创十九31~35)。看看他的女儿从那城逃出以后所作的事!罗得和他的女儿从所多玛逃出以后还有酒(创十九32)。他们若没有带酒,在他们所住的山洞里怎会有酒?他们真是被所多玛罪恶的光景麻醉了!今天许多青年人已经被麻醉了。看看他们穿着的方式:没有道德感或羞耻感。整个世界对羞耻和道德的感觉,都已经被麻醉了。因为青年人多半生长在罪恶的气氛中,他们的感觉已经被麻醉了。但他们若是进入召会生活,留在召会生活纯洁的气氛中几个月,他们就不愿意回罪恶的世界去,他们会无法忍受它的臭味。

我们的家庭和儿女必须蒙保护

我们生活在邪恶的世代,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家庭和儿女必须蒙保护。我们都必须逃出所多玛,把那邪恶的气氛关在门外。若不是这样,我们的后裔就会被麻醉。

在路加十七章二十八至三十三节,主警告我们不要回头看。罗得的妻子为什么回头看?因为她的一些孩子,尤其是她的一些女儿,还在所多玛;也因为她的房子和衣物还在那里。你若仔细读创世记十九章,会读出来她是在罗得的后面。他们是夫妇,应当走在一起;她不该在丈夫的后面。但她在罗得后面,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她向她喜爱住的地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羞辱的记号,作我们的警戒。这不仅仅是一个故事或道理。我们从这看见,除了得救的问题以外,还有羞辱的问题。当审判的日子来时,你是要有分于荣耀呢,还是要有分于羞辱?(创世记生命读经,第五十二篇)

 

彼此问互相答:

1.罗得是一个失败的义人,他失败的起头的原因是什么?

2.罗得因着物质的财物离开了别人属灵的影响是危险的,那么,当我们面临这样的试验时该怎样选择?

3.在这邪恶的世代我们该怎样才能使我们的家庭和儿女蒙保护?

第二十四周 一个失败的义人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