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补428首 读经:约十二2,太二十26~27,彼前五2,徒六1、3,罗十二7、11

壹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节:“有人在那里为耶稣预备晚宴,马大伺候……”;马大非常爱主,殷勤劳苦服事主,我们必须有一些殷勤、能干、主动、活的、并实际的马大;我们虽然是属灵的,但我们还必须实际的服事:

一      马大代表召会服事的功用;历代以来,马大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历世历代,基督徒都轻看了她;不要定罪马大,定罪她是不公平的;我们不该认为马大不行,因为这一章明说“马大伺候”;这是非常美好的,因为在召会的事奉中,召会的事务必须料理;我欣赏马大的服事—2节。

二      召会实际的事奉至少包括以下几面:福音探访、看望圣徒、儿童聚会、婴幼儿服事、司琴、招待、整洁、园艺、修缮、补给、文书、书报、电器、接送以及接待;这里每一面的服事对于召会生活的实行都是必要的;我们需要顾到每一方面的服事,好使我们彼此相爱,对主有充分的事奉,并彼此配搭—太二八19,彼前五2,徒六1、3。

贰   马太二十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也有大臣操权管辖他们;但你们中间不是这样;反倒你们中间无论谁想要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仆役;你们中间无论谁想要为首,就必作你们的奴仆”

一      凡想要为大的人,就该像奴仆服事圣徒;召会与世界不同;所有的长老必须是召会的仆役;如果有任何一个人盼望自取权柄,或拥有某种阶级或地位,那是一种羞耻;我们的灵必须拒绝并定罪这种对地位的追求—26~27节,彼前五2。

二      保罗可以视为最大的使徒,但是他像奴仆一样劳苦服事众召会,并照顾众召会;根据新约,长老不是为自己争权柄的人;相反的,长老是服事的人,劳苦的人—林前十五10。

叁   罗马十二章七节(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的“服事”一辞,指地方召会中执事和女执事的服事;执事和女执事是服事的人,需要有服事的灵和服事的态度,好为着身体生活的实行罗十六1,提前三8~13,腓一1:

一      罗马十二章十一节说,“殷勤不可懒惰,要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这是指为着身体生活运用人的灵,就是调和的灵;我们若要实际的过身体生活,我们的灵就必须被焚烧,并且一直火热;时常专一的服事主,就是火热的灵的表示。

二      我们乃是在基督的身体里,各尽自己的职责;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负担,就是为着建造召会;甚至在地方召会之间,也应该有这个态度,彼此配搭服事—弗四11~16。

三      我们中间没有地位,只有劳苦;没有名利,只有损失;我们中间所有服事的人,没有贪图,只有牺牲;我们对弟兄姊妹只该有爱心,有服事,有劳苦,有牺牲,不该盼望从他们得到爱戴、推崇、高举、尊敬和报酬;这是一个服事主者该有的正确存心与态度—约十二2,太二十26~27。

 

职事信息摘录:

马大非常爱主,殷勤劳苦服事主

约翰福音十二章二节:“有人在那里为耶稣预备晚宴,马大伺候……”在召会生活中有不同的功用。在召会事奉中有三类功用,由这家的三个人所代表。首先是马大所代表,服事的功用。(约十二2。)历代以来,马大受了不公平的待遇。历世历代,基督徒都轻看了她。不要定罪马大,马大非常爱主,殷勤劳苦服事主,定罪她是不公平的。我们不该认为马大不行,因为这一章明说“马大伺候。”这是非常美好的,因为在召会的事奉中,召会的事务必须料理。没有马大,谁来管我们吃的事情?我们需要她预备食物。我欣赏马大的服事。我们都必须改变我们对她的观念,不该轻看她。我们该鼓励姊妹作马大。或许你们姊妹仍相当属灵,也很宗教,但我是十分实际的。我不要那样的属灵。假定所有的姊妹都是马利亚,都很属灵的静静坐着,谁来预备饭食呢?我们必须有一些殷勤、能干、主动、活的、并实际的马大。我们虽然是属灵的,但我们还必须实际的服事。在那个家里,马大的服事是必需的。照样,在召会事奉中,首要的功用是办事,是照料一些实际的事务。(约翰福音生命读经,第二十五篇)

召会事奉的不同方面

关于召会事奉属灵的一面,我们需要学习展览基督。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活基督,经营基督,并经历基督,使我们有一些东西可以带到聚集里与人分享。这是展览基督的路。我们都需要藉着在聚会中申言或作见证来供应基督。这样我们就与别人分享基督,并彰显、展览基督。这是我们在召会生活里事奉属灵的一面。

这属灵一面包含的,不仅是在聚会中供应并展览基督,我们也需要看望圣徒,并为着福音的缘故探访人。举例来说,若一位不信者参加我们的聚会,我们应该决定那些弟兄或姊妹有负担顾到这位不信者。然后那些有负担顾到他的人可以接触他,并帮助他得救。看望信徒并接触不信者,好将他们带到主面前,这是与生命一面息息相关的除了在聚集里供应基督之外,召会实际的事奉至少包括以下几面:福音探访、看望圣徒、儿童聚会、婴幼儿服事、司琴、招待、整洁、园艺、修缮、补给、文书、书报、电器、接送以及接待。这里每一面的服事对于召会生活的实行都是必要的。我们需要顾到每一方面的服事,好使我们彼此相爱,对主有充分的事奉,并彼此配搭。

需要实际事奉的一面配合生命的一面

主怜悯我们,已将我们带进一个活的光景里,我们在其中都有纯诚并深刻的心愿;盼望不仅参加召会聚会,更要实际的事奉主。我们要如何实际的事奉主并彼此相爱,好能成为今日的非拉铁非?(启三7~2。)需要有些配搭与安排。然而,我们不该把我们对实际事奉的安排,视为无生命的组织。即使我们可以说,一个活的身体与一张死的椅子都是经过安排或组织起来的,但二者并不相同。我们盼望藉着些许的安排,并凭着基督的恩典,所有圣徒都会被带进召会实际的事奉里。

旧约在帐幕里执行的事奉,是召会事奉的一个预表。帐幕中的事奉也有两面。一面,祭司献上祭物,进入圣所摆列陈设饼,点灯并烧香。不仅如此,大祭司一年一次进入至圣所事奉神。这一切项目都陈明生命属灵的一面。另一面,利未人预备祭物与燃烧所需的木柴,并尽许多其他的职责。他们作了许多事来配合祭司的事奉。这些利未人所尽的职责,代表事奉上物质、实际的一面。因此,旧约中既有祭司的事奉,也有利未人的事奉,分别代表生命的一面和物质的一面。我们既需要属灵的一面,也需要实际事奉的一面。(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七年第一册,召会中的事奉为着基督身体的彰显,第一章)

作奴仆服事圣徒

现在我盼望说一点地方召会中的带领。在我们中间没有自居的权柄。在我们中间任何人夺取权柄或盼望成为带领人,都是羞耻的。在马太二十章二十五至二十七节,主耶稣对祂的门徒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也有大臣操权管辖他们。但你们中间不是这样;反倒你们中间无论谁想要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仆役;你们中间无论谁想要为首,就必作你们的奴仆。”凡想要为大的人,就该像奴仆服事圣徒。召会与世界不同。在世界上有君王治理百姓,但在召会中最高的人必定是奴仆。所有的长老必须是召会的仆役。如果有任何一个人盼望自取权柄,或拥有某种阶级或地位,那是一种羞耻。最羞耻的事就是追求阶级、地位或头衔。这不仅是追求者的羞耻,也是整个恢复的羞耻。我们的灵必须拒绝并定罪这种对地位的追求。保罗可以视为最大的使徒,但是他像奴仆一样劳苦服事众召会,并照顾众召会。根据新约,长老不是为自己争权柄的人;相反的,长老是服事的人,劳苦的人。我们都必须清楚,在我们中间并不赞同对阶级、地位或头衔的追求。反之,我们必须弃绝这可耻的作法。(那灵与基督的身体,第二十一章)

保罗的劳苦与竭力奋斗

保罗在歌罗西一章二十八节说,他宣扬基督,是用全般的智慧警戒各人,教导各人,好将各人在基督里成熟的献上。接着在二十九节他说,他为此劳苦,照着神在他里面大能的运行,竭力奋斗。到了下一节,就是二章一节,保罗对歌罗西人说,“我愿意你们晓得,我为你们和那些在老底嘉,甚至所有在肉身上没有见过我面的人,是何等竭力奋斗。”保罗在这些经节中说到他藉着竭力奋斗而劳苦。这指明有些事在反对和抗拒保罗,以致他需要竭力奋斗。在一章二十九节,竭力奋斗一辞也可译作“争斗”,如较力争胜。这指明要劳苦,我们需要有一个争战、竭力奋斗的灵。

保罗在林前三章六节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栽种和浇灌不仅仅是工作,更是劳苦。我们栽种一粒种子,不能盼望两天后就看见它长大。我们种下种子之后,必须照顾它。一周后我们可能看见长得非常少,再过两周看起来还是差不多。这会使我们精疲力竭,有时甚至使我们气馁,也许使我们以为所栽种和浇灌的都是徒然的。然而,我们需要藉着持续的耕地、施肥、和浇灌而劳苦。保罗用这些例子给我们看见,他所作的是什么样的工作。保罗在林前十五章十节说,他比众使徒格外劳苦。然后在同章五十八节他劝勉我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我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我们在主里的劳苦绝不是徒然的,也绝不可能是徒然的。(活力排的训练与实行,第十二篇)

借着殷勤不懒惰,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

罗马十二章七节(或服事,就当忠于服事)的“服事”一辞,指地方召会中执事和女执事的服事(罗十六1,提前三8~13,腓一1)。执事和女执事是服事的人,需要有服事的灵和服事的态度,好为着身体生活的实行。

罗马十二章十一节说,“殷勤不可懒惰,要灵里火热,常常服事主。”这是指为着身体生活运用人的灵,就是调和的灵。我们若要实际的过身体生活,我们的灵就必须被焚烧,并且一直火热。为着身体生活,我们需要献上的身体,在魂的变化里得更新的心思,以及火热的灵。因此,我们整个人的三部分─灵、魂、体─都包括在身体生活里。为着身体生活的缘故,我们的身体需要献上,我们的魂需要变化,我们的心思也需要新陈代谢的改变。我们的心思必须得更新,不仅借着教导,也借着被变化,有基督的元素扩展到其中,产生新陈代谢的改变。再者,我们若对实行身体生活认真,就需要献上身体,需要叫我们的魂变化,并且需要灵里焚烧并火热。我们若有心为着身体生活,却没有将我们的身体献给主,我们就不实际。然而,我们也许献上我们的身体,但我们的心思还被老旧的观念、思想、和传统所充满。这样未经更新的心思对身体是个大难处。因此,我们的身体献上以后,我们的心思也必须得更新。此外,我们的灵必须火热。假若因着主的怜悯,我们的身体已献上,我们的心思已更新,但我们的灵还是冷淡的,那对身体生活就不管用。身体献上、心思更新以后,我们还需要灵里火热。(新约总论,第一百六十五篇)

长老、同工们的职责,都不是组织的安排;我们乃是在基督的身体里,各尽自己的职责。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负担,就是为着建造召会。甚至在地方召会之间,也应该有这个态度,彼此配搭服事。我们都在这里作同一个见证,为着基督独一的身体。(话语的供应与召会的扩增,第四章)

没有地位,只有劳苦

我们中间不该有地位和名利的念头。在社会中,一个人在一个团体里负一点责任,都有一点地位和名利。然而在召会中,或者说在我们中间,地位和名利不是荣耀的事,乃是羞耻的事。如果有什么弟兄或姊妹,在我们中间要得着地位,得着名利,这不只是我们看为羞耻的,并且是要定罪的。在我们中间没有地位,只有劳苦;没有名利,只有损失。我们中间所有服事的人,没有贪图,只有牺牲。我们的损失就是我们的得着,我们的低下就是我们的地位。我们对弟兄姊妹只该有爱心,有服事,有劳苦,有牺牲,不该盼望从他们得到爱戴、推崇、高举、尊敬和报酬。这是一个服事主者该有的正确存心与态度。

我们每一位有责任的人,不只不该有地位和名利的念头,即使是地位和名利的感觉也都该去掉。有时我听见圣徒称某位弟兄为某长老,我实在觉得不舒服。这样的称呼,表示在圣徒里面总有一点地位的观念。好像称他为弟兄,不大合式;称他为牧师,他又不承认;只好把长老的头衔挂上去,称他为长老。这是从人而来的地位观念。长老在圣经里是个职分,但把长老当头衔称呼某弟兄为某长老,却是圣经里找不到的。这样的称呼,无非是证明有些圣徒那出于人的地位观念还没有去掉。这种地位观念在我们中间绝对不该有,应该从我们中间去除得干干净净。(启示的事奉,第三篇)

第三十篇 服事(一)—甘心吃苦,乐意耐劳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