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大本284首 读经:出二四1~2,约壹一7,徒二四16,约壹一3、6,罗八28,弗三17上,林后三14

壹   当我们与主交通时,我们会有清明的天,看见祂脚下有蓝宝石的精工─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神的异象—出二四1~2:

一      清明并开启的天,为主说话,以及听主说话,全是关于交通的事─约壹一7,林前一9。

二      有清明的天,意思就是在我们与神之间,并在我们彼此之间,毫无间隔—出二四1~2。

三      我们要有清明的天,就必须对付我们良心里的任何亏欠和定罪─徒二四16,提前一19:

1     在出埃及二十四章,立约的血洒在百姓身上以后,天立刻睛朗起来;没有雷轰,也没有惊吓、紧张或不安的感觉;整个空气变得宁静、祥和;在你与主的交通中,难道不曾进入这样的空气中?

2     什么时候你的良心有了定罪,或有了亏欠,我们的天立即就乌云四布,幽黯不明。

3     这时我们该向主承认我们的失败和我们的罪污,而接受祂的赦免和祂宝血的洗净;这样,我们的良心就得着洁净,而无所亏欠—约壹一9、7。

贰   我们必须维持与主有清明的天,也就是说,与主有清明的交通─约壹一3、6:

一      在我们与主的交通中,天会变得透亮清明;在我们眼前似乎有一样东西,象天本身一样明净─出二四10:

1     关于和主交通这一面;我们都还得加强,还得学习多花时间在主面前;即使在百忙中,你里面还得与主交通—林后三14。

2     比方,你坐公车上班时,无论站着或坐着,你尽可以天不管,地不管,不管外在环境如何,只专心与主交通—罗八28。

二      我们若要有清明的天,就需要在垂直一面与主有彻底的交通,并在水平一面彼此有清明的交通—约壹一7。

三      我们若要在对主的事奉上进取,就必须绝对,必须劳苦并争斗,也必须与主办交涉,并被祂对付—创三二24~25:

1     每一次你和主起争执时,千万不要把主打败,因为把主打败不是一件好事;你总该让主把你打败。

2     主今天所要的,就是这个灵里的交通,灵里的得着;祂乃是要我们里面被祂摸着,而更多将深处的地位给祂—弗三17上。

四      主稍微一示意,我里头就说,“阿们”祂一示意,我就阿们,一阿们就兑现,连支票也不必开,说了就算数;慢慢的,你和主之间的来往、交通,会到这个地步;这不是道理,乃是我们里面与主交通的经历;当我们有了清明、开启、稳定和延展的天,到这时我们与神之间就不再有阻隔,我们与别人之间也不再有阻隔—代上十六36,启三14。

 

 

职事信息摘录:

立约的血洒在百姓身上以后,天立刻睛朗起来

我们必须把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的记载应用到我们的属灵经历上。我们已经蒙了救赎,也经历了十字架的了结,而且我们多多少少经历了被基督所取代。我们可以作见证说,我们已经进入与神的交通中。起初这样的交通还不甚明朗,但是至终,在我们与主交通的过程中,天突然变得明朗美丽了。我们好像看见了一种属灵的素质,这种素质可比喻为透亮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当我们经历这样的交通时,我们很难说出自己身在何处。这是人的言语所难述说的。你若是这样经历了主,就表明你和祂的交通更丰富、更拔高了。

我们已经指出,在十九、二十章里面,以色列子民与神的交通是昏暗不明的,这是因为幽暗、密云笼罩的缘故。但是到了二十四章,立约的血洒在百姓身上以后,天立刻睛朗起来。没有雷轰,也没有惊吓、紧张或不安的感觉;整个空气变得宁静、祥和。在你与主的交通中,难道不曾进入这样的空气中?你与祂接触的时候,你不曾经历过这种光景吗?我能作见证说,我多次看见主的异象,正如出埃及记二十四章所描述的。我头上的天是清明的,而我前面近乎有美丽、透明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在这种属灵的环境里,我看见了神。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有人听见我们作见证说,我们这样看见了神,也许会挑剔说:“这是无稽之谈,甚至严重到一个地步是异端。圣经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人看见神。神是不能看见的,你们怎能说,看见了神?”主耶稣说过:“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8)祂这样说定规没有错,祂所说的话也不会与圣经矛盾。当我与主交通的时候,我喜欢有个清明的天,能够看见祂脚下透明的蓝宝石。当我和主之间没有拦阻,没有云,没有阴影,没有昏暗,一切清明的时候,我是何等的喜乐。凡是对主有这样经历的人,都能够为我所论到透亮清明的天里,神的异象的话作见证。

在这样清明的空气里,我们才能够领受建造神居所的属天异象。要看见旧约会幕的异象,或是要看见今天教会的异象,这都是不可少的。然而,大多数的百姓在山脚下看不见这个景象。他们可能稍稍看见了一点点。但不像那些与摩西一同在山上的人看得那样的完全。

凡照着出埃及记二十四章描述的情景观看神的人,是人类中间的“尊者”,他们是曾经进入特殊情境中的特殊人物,他们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看见了神。这种经历的本身就非常尊贵。你曾否有过这样一段尊贵的时间与主同在?我们中间许多人可以作见证,我们有过这种尊贵的经历。凡是有这种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看见主的经历的,不会拿它和世界上任何的东西交换,这种经历是无可比拟的。(出埃及记生命读经,第八十篇)

在主面前若要有清明的天,就必须有无亏的良心

我们基督徒必须对主维持一个清明的天。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与主一直有清明的交通。我们与主之间,应当一无间隔。当我们与主之间一无间隔的时候,我们的天就明如水晶,我们的良心就是纯净而无亏的(徒二四16)。

我们必须对一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就是我们基督徒在主面前若要有清明的天,就必须有无亏的良心。什么时候你的良心有了定罪,或有了亏欠,我们的天立即就乌云四布,幽黯不明。这时我们该向主承认我们的失败和我们的罪污,而接受祂的赦免和祂宝血的洗净(约壹一9、7)。这样,我们的良心就得着洁净,而无所亏欠。我们就再得着清明的天,与主有清明的交通,而与祂之间一无间隔。

有时候甚至一件小事,诸如对待配偶的态度不好,都会使我们的天阴翳不明。虽然可能对方是错的,但我们的态度也错了,于是我们就失去了喜乐与平安。而且,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有膏油来祷告。我们的良心开始定罪我们,并搅扰我们。这就是失去了基督徒清明的天。我们头以上的天不再是清明的,因为在我们与主之间有了不对的事情。这种情形要持续,直至我们到主面前求祂赦免。主在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这时会使我们觉得需要向配偶认错并道歉。我们可能犹豫不决,但因我们失去了主的同在,至终只好服下来,认罪、道歉并求赦免。我们一这样作,“天气”立即改变;阴翳消逝,清明的天再现。我们里面又活起来,我们又能赞美主。我们再有清明的天,这个天就像活物的头以上那可畏而明如水晶的穹苍。我们不仅该在日常生活中,也该在召会生活中,有这种的经历。(以西结书生命读经,第十一篇)

一定要学习随时与主交通

现在我们来看一点实行的事。关于和主交通这一面,可能不太需要再说什么,因为我们都有相当的认识,也都有一些经历。然而,我们都还得加强,还得学习多花时间在主面前。一面,我们感谢主,祂为我们开了很大的门;我们的工作很多,这些我们都不能放下,都必须去作。然而另一面,即使在百忙中,你里面还得与主交通;你总得操练这一个,无论怎样忙,你里面和祂的交通总是不间断。你不必盼望有很长的空闲时间。你越事奉主,功用就越多;你越事奉主,工作就越多,找你的人也越多。你绝没有办法找到太多空闲的时间,所以,你一定要学习随时与主交通。你必须操练到一个地步,在百忙之中,还和主有交通,并且在百忙中还能读主的话。你们好些人已经读经多年,要学习在忙碌的时候,自然的想起圣经上的话,并且在那里祷读。结果表面看,你这人并没有多少时间祷告,也没有多少时间读经,那知你和主之间的交通,却比别人不知多了多少倍。(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七年第一册,事奉配搭与爱中洗涤,第一篇)

你们要操练,即使在百忙中,灵里仍然能和主交通。没有一个人是空闲的,每个人都有许多事务要忙,有家庭、孩子要照顾。经历告诉我们,每天要划出半小时或一小时专一的祷告,实在非常不容易。姊妹们要顾家,从早起来就一直忙到晚。在职的弟兄也一样,每天都有许多为难、烦琐的事要处理,常常是应接不暇。虽然大家都期望每天能划出一段时间,好好安静的亲近主,但实在不容易。

我们都知道那样作非常好,也应该那样作,但有时候环境实在不许可。所以,我们应该两面并进,一面尽力划出时间亲近主,一面即使在忙碌时,也要操练亲近主。比方,你坐公车上班时,无论站着或坐着,你尽可以天不管,地不管,不管外在环境如何,只专心与主交通。在办公室里,甚至在其他别的地方,也一样可以操练联于主。(祭司职分与神的建造,第十八篇)

必须绝对,必须劳苦并争斗,也必须与主办交涉

我们若要在对主的事奉上进取,就必须绝对,必须劳苦并争斗,也必须与主办交涉,并被祂对付。与主办交涉会成为我们的本钱,使我们在工作上进取。我们若要兴办事业,就需要本钱。没有本钱,我们就没有什么可用以作工。我们进取的本钱,乃是我们与主办交涉。我们必须告诉主:“主,我对你认真。你必须进来,并尊重我为你所作的。你若要我的性命,我就预备好将我的性命给你;你若要我这个人,我就预备好交出自己。”这样与主办交涉,会成为我们作工的本钱和授权。我们若这样与主办交涉,就会有能力和权柄。(李常受文集一九六四年第二册,对主正确并充分的事奉,第四章)

每一次你和主起争执时,千万不要把主打败,因为把主打败不是一件好事;你总该让主把你打败。每一次你向主投降,都是有福的。向仇敌投降是一个亏损,但是向主投降是一个得着。每一次你与主有争执时,都要学习求主帮助,不是帮你打胜仗,乃是帮你打败仗;求主帮助你失败,让主得胜。这样,你就有福了。

在我们里面的确有这样一个与主争执的情形。我跟随主已有四十多年,起初好像很火热的爱主;然而那时,越火热爱主,越是和主打仗打得凶猛。因为爱主,对于主的要求每一次都答应得很快,支票也开得很快;然而,不兑现也很快,反覆得也很快。这就常常与主争执。然而,跟随主直到今天,我里头与主的争执不太多了,因为很容易向主投降。好像主稍微一示意,我里头就说,“阿们。”祂一示意,我就阿们,一阿们就兑现,连支票也不必开,说了就算数。慢慢的,你和主之间的来往、交通,会到这个地步。这不是道理,乃是我们里面与主交通的经历。

祂乃是要我们里面被祂摸着,而更多将深处的地位给祂

主今天所要的,就是这个灵里的交通,灵里的得着;祂一点也不在乎外面的道理,外面的说法,甚至不在乎外面的恩赐。盼望我们一点也不要去注意外面的恩赐,就如说方言、翻方言、在外面被圣灵浇灌等类的事。我曾看过许多被圣灵浇灌的人,浇到末了,他们里面的地位还是不给主。其实最宝贵的,乃是你里面给主摸着了。不仅是你摸着主,更是你里面也被主摸着。当主向你表示祂的可爱时,你没有办法不爱祂,不答应祂的要求,而把你里面的地位让给祂。

在主刚进到我们里面时,祂在我们里面的地位只有一点点。主好像坐监牢一样,被关在我们里面受委屈,而没有法子开展;祂什么事都得由着我们,我们要怎么作就怎么作。虽然我们在外面不犯罪,也没有重大的错,但我们里面却不给主地位。我们可以作个好宗教徒,作个好基督教徒,外面规规矩矩的,得着很多人的称赞,但在我们深处,主并没有多少地位。所以,主就在我们里面等候机会,来得着我们里面的地位。祂不是要我们明白多少道理,或在外面得着多少恩赐;祂乃是要我们里面被祂摸着,而更多将深处的地位给祂。(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五年第四册,神经纶的目标,第四章)

第二十七篇 与主交通(一)—有清明的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