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荣耀的我死了

一位弟兄是日本人,有外国的弟兄来讲道,请他翻译。他译不清楚,负责的人很着急,就拉他下来,请别人上去代替,译得很好,很多人得到帮助。散会后,负责人向头一位翻译弟兄道歉。那位弟兄回答说:“不,不要紧,我已死,活着的不再是我;那想得荣耀、想得称赞的老旧人早已与主同钉死了,现在活着的,乃是为主而活。”

◆  ◆  ◆  ◆  ◆  

和死狗亲嘴

一个犹太人或是印度人信奉了基督教后,他的亲戚们为要表示已把他完全赶出去,就为他举行“殡葬礼”,意思说他已经不存在了。有一次,一个犹太的基督徒,在他的“殡葬礼”举行以后,父亲想同儿子亲嘴道别。但是母亲却在他们中间拦阻说:“你要和一只死狗亲嘴吗?”照样,与基督联合的人,岂能再回来和死狗——旧我亲嘴?

◆  ◆  ◆  ◆  ◆  

铁棍烙舌

有一位古圣徒,发现他的舌头最会犯罪,说谎是它,奉承人是它,得罪人是它,伤害人也是它,屡次禁止克制,都无功效。他想我要狠狠对付对付这个诡诈的东西。有一天,他找到一根铁棍,放在炉里烧得通红,就一手拉着舌头,一手拿着铁棍,重重的烙他的舌头,烫得非常的痛。哪知赶到舌头好了,那些坏话仍旧照说。我们的舌头不过是个败坏的工具,我们的肉体才是败坏的根源。

◆  ◆  ◆  ◆  ◆  

高飞窒死老鼠

一位飞机师正在飞行之中,听见老鼠咬物声音,知道机中有了老鼠,若是任凭老鼠咬,势必破坏机件,为害之大,不堪设想。但他那时因顾飞行,无法寻找到老鼠,将它杀灭。正在两难之间,忽然想到老鼠到了相当高度,便会呼吸困难而窒息死。于是他就驾机直上空中,愈飞愈高,作最高度飞行。后来安全到达目的地。降陆之后不久,就在机中找到死鼠。对付罪恶、世界、肉体,不在自己挣扎努力,乃在活在天上。

◆  ◆  ◆  ◆  ◆  

你一去她是顶厉害

从前有位牧师,去看一位太太,见她十分谦恭和蔼。当她前往厨房取茶之时,牧师对她的女孩子说:“你母亲真好啊!她很谦和。”女孩子说:“牧师不知道,你来了,她就好,你一去,她是顶厉害的,常常生气打我骂我。”常常生气打骂孩子是肉体,在人面前假谦和也是肉体。

◆  ◆  ◆  ◆  ◆  

准备赦免

有一个姊妹,曾恨一个人,恨到一个地步,连那人的面也不愿意看见。但她终究觉得那是犯罪。于是,就请那人到她家中吃饭,同时却又盼望那人不来。当那人到她家中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准备赦免”的地步了,但还是“永不能忘”,没有法子忘掉这回事。以后她强迫着自己说:“不恨那人了”,但是还“不能爱那人”。至终,神管治的手来了,她才完全服下来。外面的请客和好,可能仍是肉休的活动,惟有出自内心的爱,才是基督生命的流露。

◆  ◆  ◆  ◆  ◆  

虔诚的假面具

有一个妇人,规规矩矩的到礼拜堂去,用一种很虔敬的样子敬拜神。但离去时,她把虔诚的假面具撇在礼拜堂里,回到家中的时候,叫嚣争闹,狠戾暴躁,无所不用其极,她心里的贪鄙邪癖暴露无遗。然而,下礼拜日她仍旧往礼拜堂去,再作出一个很笃诚的样子,在那里敬拜神。在敬拜神的事上,肉体也会插足进来,虽能使人装成敬虔的外表,但却不能领人进入真实的交通中。

◆  ◆  ◆  ◆  ◆  

乌龟坐飞机

有一乌龟看见老鹰飞翔高空,俯视万物,非常羡慕。于是衔来一杆,对老鹰说:“老鹰大哥,请你衔杆的那一头,我衔这一头,把我带上天去游历一下。”老鹰照办。世人看见乌龟上天,大大喝采,赞赏是谁想出这种妙法。乌龟骄傲起来,忍耐不住,开口答道:“我啊!”哪知这样一喊,杆头脱口,立即摔在地上,成为肉糊。骄傲是肉体,骄傲的人必定跌倒。“骄傲在败坏以先,高傲的灵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

 

你不配称赞我

某次,英国有一出名文学家,著了一本小说,顶出名。有一天,他被一位公爵请去赴席。席间遇见一位贵妇,极口称赞他的小说如何的好。他就站了起来,对那妇人说,你不配称赞我的著作。他以这妇人的称赞为可羞。如果我们的心是想到将来,渴慕主说一句“好,良善的仆人。”要得那天的冠冕,你怎能接受人的颂扬,贪慕人的称赞呢?哦!谁配来称赞我们呢?除主以外,谁也不配!称赞人是肉体,接受人的称赞也是肉体。

◆  ◆  ◆  ◆  ◆  

乌鸦失肉

一只乌鸦得到一块肉,躲在树顶上享受,被一只狐狸看见了。狐狸便用诡计,对乌鸦说:“乌鸦姑娘,你多美啊!你的羽翼多少光彩,可是我还没有听到你的声音,如果你的声音同你容貌一般美妙,那你一定胜过别的鸟了。”这只爱好虚荣的乌鸦听到这些赞美,简直开心极了。于是她就张大嘴巴回答狐狸。那块肉立即掉了下来,就被狡猾的狐狸拿去吃了。在教会中想得名誉、人的称赞,乃是肉体的记号。

◆  ◆  ◆  ◆  ◆  

老鹰拔毛

两只老鹰,一只飞得很快,一只飞得太慢,飞慢的那只嫉妒那飞快的老鹰。一次,飞慢的那只老鹰对一猎人说:“前面有只飞得很快的老鹰,你去用箭把它射死。”猎人说:“可以的,只是我的箭上缺少一根羽毛,可否拔下你的一根?”它就拔下一根丢给猎人。猎人未能射中那鹰。猎人说:“再拔一根如何?”它又拔下一根。然而又未射中。这样,箭一枝枝的射去,鹰毛一根根的拔下,它身上的羽毛都拔完了。它不能再飞,结果就被猎人捉去。嫉妒别人的工作,破坏别人的工作,乃是肉体,结果反而害了自己。“为着自己的肉体撒种的,必从肉体收败坏。”(加六8)

◆  ◆  ◆  ◆  ◆  

怀特腓认识肉体败坏

怀特腓与卫斯理齐名,是一特殊的传道人,论到他自己说:“在我们所有尽本分的行为中,都有败坏搀杂在里面。所以当我们悔改之后,如果主要照着我们的行为,才收留我们,我们的行为,必定定我们的罪。因为我们并不能献上什么,能够像神的道德律所要求的那么完全。我不知道你们要怎么想。但是,我能说,我不能祷告,我只会犯罪,我不能向你们或者向别人传道,我只会犯罪。我只好这么说,就是我的悔改,还得再悔改;就是我的眼泪,也得在我的救赎主的宝血里去洗。我们最好的行为,也不过是有精采的罪布局。”

◆  ◆  ◆  ◆  ◆  

扫蜘蛛网

顾念真弟兄家有一下女,天天打扫房间,都发现蜘蛛网,窗上、天花板上、墙角上,到处都是。今天刚刚打扫干净,明天又有,使她非常气愤。顾弟兄告诉她说:“你不要天天对付蜘蛛网,而要找到那个蜘蛛,把它打死,蜘蛛网就不会有了。”这位下女就去寻找那个蜘蛛,果然找到了,把它打死。从此之后,再没有蜘蛛网发生了。我们的肉体就是我们犯罪的源头。我们常常对付一件一件的罪,却没有对付那个罪的源头——肉体。我们应当靠着圣灵找出肉体,并且靠着圣灵治死肉体,那些罪的行为自然就会消踪灭迹了。

◆  ◆  ◆  ◆  ◆  

追上打了几拳

一位传道人,某次讲道时,说到马太福音五章三十九节:“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听众中有一位听了,很想试试传道人所讲的实在不实在。等到传道人讲完下了讲台,那人就走过去,不问情由,给他右脸一个巴掌。并说,你也应该把左脸转给我打,才合所讲的道。传道人不得已,勉强转过左脸再由他打。那人打后,扬长而去。传道人越想越气,与他毫无冤仇,为何如此打我呢?于是赶紧追上去,把他揪住,在他头上连连打了几拳。一面打,一面喊:“耶和华的震怒常在恶人的头上!”你看,肉体竟然利用神的名来行恶。

◆  ◆  ◆  ◆  ◆  

没有嘎嘎的声音

非洲有一信徒,一天到一鞋铺买鞋,选到一双最为合适的皮鞋,满意而回。过了几个星期,他又回到那间鞋铺,要把那双鞋退还。鞋铺的人问:“哪里不合适?太短,或是太长?”他回答说:“很合适,不短也不长。”鞋铺的人就说:“那岂不是一双好鞋吗?”他回答说:“是的,实在是好鞋。”“那么你为什么要退呢?”“因为走起路来它不发声,没有嘎嘎的声音。”原来那人在礼拜堂里作执事,他要一双有响声的鞋子,可以叫人注意他的活动。许多基督徒也是像他一样,喜欢外面的活动,喜欢叫人知道他为主作了什么。这是肉体,应该对付。

◆  ◆  ◆  ◆  ◆  

批评丑脸

有一老人,近视甚深,自夸是一艺术批评家。一天,他和妻子,以及数位朋友,前往艺术馆参观,照例一面观赏,一面大加批评。那次他因匆促离家,忘带眼镜。当他经过一个大镜框前面,他就站在那里观看,立即批评,说道:“这幅人像是谁画的,面目太不美术,眉、目、口、鼻俱不适配,真是一副丑脸。”老人絮絮不休。妻子赶快近前,附耳向他说道:“你是站在镜子前面,那像是你的影子。”老人大吃一惊,羞愧非常。“你在什么事上审判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罗二1)有的人专门喜欢批评别人,说长道短,是大肉体,舌头该受割礼。

◆  ◆  ◆  ◆  ◆  

价格公道,鲜美可口

美国有一妇人,喜欢编织毛线的本领,花样翻新。每到一个地方,她就注意看看有什么新奇的花样,可以编在她的毛衣上。一次,她到一家中国菜馆,看见几个中国字,觉得很新奇,她就照样画了下来。回家之后,果然编成一件上有中国字样的毛衣,每次上街总是穿上,心里很觉自傲。一天,街上碰到一个认识中国字的朋友,看她背上的字,惊讶不已,原来那几个字是“价格公道,鲜美可口”。人常喜欢夸耀自己的本领,乃是肉体。自以为荣耀,反成为羞辱。“自称是智慧的,反成了愚拙的。”(罗一22)

◆  ◆  ◆  ◆  ◆  

聚会舌战

一位弟兄,到了国外一个地方,参加该处的聚会,发现一件特别的事。在那里,别的聚会人数来得很少。独有读经聚会来得较多。起先他以为那里的信徒必是蒙主祝福,爱慕灵奶,读经一定很有亮光。哪知其实不是如此。因为读经聚会大家自由交通,正是机会可以引用圣经彼此批评攻击,以泄气愤。有些人是来聚会参加舌战,有些人是来捧场,有些人是来看光景,因此聚会人数较多。你看肉体多大多厉害!这样的聚会不仅不能叫人得造就,反而叫人受亏损。保罗说:“因为你们聚在一起,不是受益,乃是招损。”(林前十一17)

◆  ◆  ◆  ◆  ◆  

手帕掩口鼻

某次,一个弟兄到医院去探望亲戚的小孩子。这位小孩住的是三等大病房,里面还躺着许多患病的儿童。当这位弟兄和亲戚谈话之时,看见一个母亲从外边进来,一面走,一面用手帕掩住口鼻,好像生怕受到传染的样子;但她一走到自己儿子的床边,就把手帕放了下来,仿佛是说,现在不怕被传染了。岂知她的儿子也是几个重病者中之一。这给我们看见,有爱和没有爱的分别多大!许多时候,只看见别人的弱点而觉得讨厌,原因就是没有爱;但对自己拥护的人,便高抬得像完人之范,无可比拟,这是属肉体的爱。没有爱固然不好,属肉体的爱也不能蒙神悦纳。

◆  ◆  ◆  ◆  ◆  

大声祷告给婆婆听

有一个小孩子,向他的祖母要一个皮球。他的祖母许久没有给他。就在家庭聚会中大声祷告说:“求主给我一个小皮球。”他母亲问他:“神的耳朵又不聋,你为什么要这样大声喊着祷告呢?”小孩子说:“神的耳朵不聋,但婆婆的耳朵是聋的啊!”现在有许多人祷告,不是给神听,乃是给人听,不是向神求,乃是向人暗示。就像一位弟兄,因着生活缺乏,半夜三更大喊起来,主啊,我没有米了,我没有吃的了,求你赐给我。他是故意祷告给隔壁一位弟兄听的。第二天,那位邻居的弟兄就送米来了。这种诡诈的祷告是属肉体的,是该定罪的。

故事短信—对付肉体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