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中才能显明罪过

今天人的难处,是因活在黑暗里头,没有亮光,对什么事情,都看不清。比方这个房子,在你以为打扫很清洁,要知人在黑暗里得来的断案都是非常靠不住的。你敢对人说,“这房子十分的清洁,一点尘埃都没有!”事实呢?请你打开窗户让阳光照进室内,你要看见房内满是灰尘,成千成万,难以数计。所以当人传福音给你之时,问你有罪无罪,你若说无罪,真靠不住;要让神的亮光,照你内心,就必显出罪来。

◆  ◆  ◆  ◆  ◆  

猪食豆

猪走路原是很慢;一天一人在前面走,有一群猪在后面跟着跑,原来前面的人,手里拿着豆子,不住的扔下,猪争食豆,就跟着跑,不久就到屠宰场,把门关上,以后再不给它们豆子吃了。魔鬼往往按人的嗜好给人一些享受,你爱喝酒就叫你常常想到酒的美味,烟有烟的香味,电影有电影奸、邪、淫的滋味,都能叫你有享受;但是有一天进入他圈套,被他关上门,你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  ◆  ◆  ◆  ◆  

心中隐藏的罪

法都巴黎,有人在古玩铺中看见一个戒指,极其美观,乃是四百年前的古物。这人套在指上试试,不料竟被里面的二个狮爪抓伤。回家之后,先是手觉麻木,最后全身都失知觉。请医珍查,说是服了烈性毒药所致,病人力证其无,最后想起大约戒指缘故。后来查出那只戒指是一“死环”,义大利人常用这种毒物害人。毒存在内,已有四百多年,没有想到今天这人竟被环内的毒爪抓破,而致死命。罪也如此,它是死毒,迟早必会杀死你的灵魂。

◆  ◆  ◆  ◆  ◆  

大蛇吞鸟

撒都说,“有一天,坐在一块石上,看见下边一只小鸟,慢慢向前跳跃。下来一看,原来是被一条大蛇眩惑吸引,使它前去。这鸟因被蛇眼所惑,不知不觉便走近它去,旋即被它捉住吞下。当这小鸟离蛇尚远时候,原可逃避;因为不逃,终被吞食。”撒但魔鬼照样用他甜蜜快乐的方法,企图引诱我们。我们只有一个方法可以逃避。就是藏在救主荫下。

◆  ◆  ◆  ◆  ◆  

强壮人怎么掺杂在麻疯人中间

一次,一个参观过麻疯院的人告诉人说,他在那里看见一些麻疯病人,有的面部溃烂不堪,有的双手烂掉,有的身体各部分鲜肉脱落,骨露如柴。但在这些人中还有一些初看似乎完全无病,反有发旺的样子。那人便问护士说,怎么容让那些强壮的人掺在病人中间,岂不要受传染么?护士回答说,“他们不是强壮的人—他们都是病人;他们的病都在他们血里,现在还没有在他身体表面发出来。这样的麻疯病更为危险,到了时候,毒气一发,更为难治。”

◆  ◆  ◆  ◆  ◆  

清道夫

撒都说,有一次,我曾看见一位清道夫,他在一只手里提着粪筐,筐里大粪的臭味,使我几乎呕吐。但他却已久惯成习,毫不在意。他用另一只手,拿着大饼,送到嘴里,吃得香甜。因此,想到我们常久习于世界罪恶,住在里面,生活自如,毫无感觉罪污;正如这位清道夫不觉粪臭一样。

◆  ◆  ◆  ◆  ◆  

瞎眼金鱼

撒都说,如果我们继续地住在罪里,我们的灵眼—就是良心,一定要瞎。我有一次,看见一个西藏僧人,他曾用了多年的工夫,在一黑暗的洞中闭目打坐,及至出来,他的眼睛变成灰黄色了,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又有一次,我从日本回来,路上遇见一位科学家,用缸养着许多瞎眼的鱼。这些瞎鱼都很好看,只是没有眼睛,仅在头的两旁,留有微细的缝儿,足以证明它们有过眼睛。大概因为它们经常住在黑暗之中,用不着眼,所以就都把视觉失掉了。

◆  ◆  ◆  ◆  ◆  

绳拴着的鸟

一人捉到一鸟,用一绳子拴住它的右腿,绳子另外一端拴在木头架上,这鸟虽要飞就可飞,但是不能飞到绳子的长度范围以外。人被罪孽缠绕,也是如此。人一犯罪,即刻被罪辖管。读淫书、看淫画、听淫戏、看猥亵电影的人,起初无不觉得甜如蜂蜜,及至一步一步进入以后,方知已经被罪所辖管,有如扣了一条绳,虽然竭力挣扎,也是徒劳无功。

◆  ◆  ◆  ◆  ◆  

周永述被子杀死

报载周永述先生曾在关外,任中法药房经理,年老颇有积蓄,寄居上海。他与老妻二子一女同住,周君脾气粗暴,时常打妻骂子。一次打妻惨重,子劝不听,反与二子断绝经济关系,二子遂生谋杀其父之念。是夜,其妹听见父房有声,起来自阳台观看,瞥见室内二兄杀父,不禁大喊,惊动家人、警察。二子于一九四二年判处绞刑。请看罪能杀父。

◆  ◆  ◆  ◆  ◆  

布商的谎言

一次一位乡下老人到一布店里去买布,一匹、二匹的看过许多,总不满意。到了最后,那位商人就将刚才看过的一匹,拿到店后面去,再用上等色纸包装一番,又拿出来,就对那位顾客说,“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一匹,才从我们店后库房里面拿出来的。”那位乡下老人信以为真,立即向他买去了。

◆  ◆  ◆  ◆  ◆  

孩子和镍币

一次,一个男子在街上看见一个孩子正在路上号啕大哭,他便问这孩子,为何痛哭呢?孩子回答说,因为刚才遗失一枚镍币。这位男子见他可怜,也就给他一枚镍币;谁知这小孩又哭起来了。男子见他又哭起来,心中大惑不解,于是再问他说,还哭什么?孩子答说,“倘若不掉落那一枚,现在我就有两枚了。”

世界上人不断蹈此覆辙,这样事情叫作“贪婪”。贪婪的人心中时常想要得点什么,欲望很大,所以平时总不快乐。

◆  ◆  ◆  ◆  ◆  

乌龟坐飞机

有一乌龟看见老鹰飞翔高空,俯视万物,非常羡慕,于是衔来一杆,对老鹰说,“老鹰哥哥,请你衔杆的那一头,我衔这一头,把我带上天去游历一下。”老鹰照办。乌龟既飞腾空中,世人看见乌龟上天,大大喝采。众人赞叹:“这个法子,是谁想出来的?”乌龟骄傲起来,忍耐不住,于是开口答道:“我呀!”那知这样一喊,杆头就从口中脱出,乌龟立即摔在地上,成为肉糊。

◆  ◆  ◆  ◆  ◆  

我自己只留下一亩田

贝逊说,“我从前读法律时,记得法律里面有一‘保留权’。比方我有十万亩的地皮,卖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亩给人,自己只留一亩,按着法律,虽然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亩的地,都已属乎别人;买主总得留一条路,让我出入,这就是‘保留权’。”有的人说,某人已经信了主,为何没有平安喜乐呢?原因很简单,大部分的罪都已认完了,心里还有一亩地是属魔鬼的,什么时候一亩(就是一点罪)都不保留了,才能真的尝到平安喜乐的味道。

◆  ◆  ◆  ◆  ◆  

吃好东西不胖

有位小姑娘,家庭富有,天天都吃好东西,但她仍旧骨瘦如柴。什么缘故呢?因她天天一肚子气,鸡也不是,猫也不是,东也不是,西也不是,只是一个人关起门来生闷气。有罪在身,所以身体软弱,良心有罪,良心不安;国家有罪,国家不安;社会有罪,社会不安;家庭有罪,家庭不安;一人有罪,一人不安;罪恶不去,平安不来。

◆  ◆  ◆  ◆  ◆  

九寸七小尺

湖北有一姓田的人,开过布店。起初一连数年,都是用九寸七的小尺卖布。一天良心发现,想要把尺折断,但又寻思,不如过到对门小铺,看看他的尺寸如何,再作打算。他就拿着一根小带,趁人买卖忙乱之时,偷偷用那小带把那家的尺量了一量。回来一看,那家的尺比他还短二分半。于是压伏自己的良心说,我的尺虽不足数,还比对门的长二分半,我总比他还强。因此仍用那尺,照常哄人。

许多人都以为自己总比别人强,岂不知自己也是罪人。

◆  ◆  ◆  ◆  ◆  

儿女效法父母吵架

有个家庭,一家四口,夫妇、女儿、儿子。一次,正当用饭之时,夫妇争吵起来。丈夫性急,摔掉桌上东西。妻子无奈,打她女儿出气;丈夫不睬。她看打女儿不生作用,反过来打儿子。丈夫疼爱男孩,只得向妻子求和。过了几天,姊弟二人在外游戏,效法父母吵闹,闹得不可开交。

俗语说,学善三年,学恶三天。为什么学善那么难,学恶那么容易呢?因为有撒但的权势,也就是罪恶的权势。惟有救主耶稣能救我们脱离撒但罪恶的权势。

◆  ◆  ◆  ◆  ◆  

瓶中的苹果

一位传道人年幼的时候,有人送给他一个瓶子,里面有一个美丽的苹果。瓶子的口很小,苹果很大。他很希奇,苹果怎能进到里面。有一天,他到一个苹果园里去参观,看见树上有一个瓶子,里面有一个很小的苹果。他立刻明白了,苹果是在瓶子里长大的。

人是在罪恶里长大的,习惯已成,摆脱不易。惟有主耶稣能打破那“瓶子”,叫人得以自由。经上说,“神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八36)

◆  ◆  ◆  ◆  ◆  

毒药怎能说是口香糖

有位传道人,在某处一连几个主日都讲罪恶,疾呼会众悔改。多人听得难过,要求他少讲责备罪恶的话,多讲祝福、安慰的话。他回答说,“你们前面是深渊的危险,我怎能说是平安了,而使你们掉到深渊里去呢?你们手中所拿的,是致命的毒药,我怎能说是口香糖,叫你们吃下去呢?除非你们真的悔改,否则我仍然要讲罪恶的问题。”

罪恶是毒药,不是口香糖,不可以犯罪为乐,宜早悔改。

◆  ◆  ◆  ◆  ◆  

无线电作弊

科学虽然日新月异,但是科学不能使人不犯罪。两年前在义大利,某次考试,大约是某大学的入学考试,有两个考生,一个用布缠了头,一个好像跌断了手,绷带吊着手,里面都是藏了袖珍无线电,用以互通答案。所以虽然一个坐在楼上,一个坐在楼下,却能作弊自如,不幸被人发觉了。

◆  ◆  ◆  ◆  ◆  

女伶和毒蛇

英国马尼其城有一女伶,一天正在演唱,收到一个锦匣,装饰极美,以为戏友送她贵重礼物,非常高兴。演完之后打开一看,钻出一条毒蛇,咬住女伶的手,女伶因而丧命。朋友!你感觉跳舞、泡酒家、看电影、喝酒打牌,都是好的消遣么?实际都像女伶的锦匣一样,“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箴二三32下)

◆  ◆  ◆  ◆  ◆  

涂抹你的过犯

一个孩子问妈妈说,“神赦免人罪以后,把罪放在那里呢?”妈妈说,“昨天你在黑板上画的图画到那里去了?”孩子说,“我已用海绵把它擦去了。”妈妈说,“擦去以后,你把那图画放在哪里呢?”孩子说,“咦!擦干净后图画就没有了呀!”妈妈说,“神说,‘惟有我为自己的缘故涂抹你的过犯,我也不记念你的罪恶。’(赛四三25)所以,神赦免人的罪以后,罪就消灭无踪无迹了,就像你将黑板上的图画擦净以后,就不再看见那画了。”

◆  ◆  ◆  ◆  ◆  

信用油条

某学院的福利社膳厅在早餐时,举办信用油条大饼。方法是将油条大饼放置桌上,附有价目,无人看管,购者自取,自己付钱,以为堂堂大学,些微之物谅必不至揩油取利。岂知实行以来,起初仅有少数几次没有差误,遂大事宣传;后则屡有缺少,而且差额激增,当事者吃亏不起,乃告停办。高等学府之学生,品性道德竟然不堪大饼油条之一试。可叹!

◆  ◆  ◆  ◆  ◆  

良心买报

有一教会,设一合作社,排列许多日常用品,皆标有价格。无人销货,只放钱柜一个,各人自己取货,自己付钱。一位弟兄负责办货,每夜查点售出货品,收入金额数算结果,不但未曾发现亏损,有时反会多出一些。

中华日报曾在台南火车站办过“良心买报”,阅者自行取报,自行付价;结果,常常损失,有时售出七分,只收二元四角,有时卖出十二分,只收六角。看报的人都是受过教育的人,但是道德仍然低落,因为他们里面缺少耶稣。

◆  ◆  ◆  ◆  ◆  

毒蛇咬死戏蛇者

云林县斗六镇有一献艺卖药的人,常在市场门口表演蛇戏,伸手让蛇咬伤,再涂上所卖药膏,生意颇好。一天,他又拿了一条毒蛇,在观众面前献技,对着毒蛇,伸出舌头,毒蛇一口把他舌头咬破,涂药无效,不到半小时,毒已入脑,倒地死去。凡以犯罪为儿戏者,必死在罪中。

◆  ◆  ◆  ◆  ◆  

玩蛇者死于蛇

中山里中山路二段九号刘阿友,日间修理皮鞋,夜间专事捕蛇贩卖。一日中午至郊外著名毒蛇区的彭厝里捕蛇,及至深夜竟然捕获二十余条俗名“雨伞节”的毒蛇。次日携至树林街上销售,观众围睹,他一时开心,随即捉了一条蛇放在身上表演,不料被蛇咬了一口;当时并不觉得怎样痛,他也不在乎,悠然返家,到了午后八时许,因为中毒过深,不治毙命。

◆  ◆  ◆  ◆  ◆  

以色列杀虫的花

以色列有一种树,开出又大、又红、又美的花朵。飞虫被它美色吸引,蜜蜂也去采蜜。但当飞虫飞进花朵里面,就被麻醉杀死,落在树下。因此,树下堆积飞虫、蜜蜂的尸体不计其数,一一作了这花的肥料。

罪恶诱人结果也是叫人送死。

◆  ◆  ◆  ◆  ◆  

假慈悲

三重有一姓吴的老太婆,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的信徒。因为不忍看见春节家家户户宰鸡杀鸭,大发“慈悲”之心,遂将附近长春市场的十二只鸡全部收购回家,又在每只鸡的头上系了刻有“放生”字样的铜钱,带到淡水河边放走。不久即被邻近居民发现,便将这群“放生”的鸡一只一只擒获宰杀,饱餐过年。老媪获悉噩耗,大失慈悲,破口大骂,咒诅吃放生鸡的人会坏肚子,不生孩子。

◆  ◆  ◆  ◆  ◆  

水手走私

一位老水手,年轻时候常常走私烟酒,数度被捕入狱。一次,走私烟叶,有人发现缉私人员乘船渐来,同伙商议说,“如被查出,不但货物要被没收,船也要被扣留,不如将私货抛入海中。”于是大家忙将烟叶抛入海中,以为可以无事。那知船上有人看见烟叶漂浮水面,就说,“不好了,烟叶都漂浮在船的四周,更显出我们走私犯法了。”人的罪不能修改掩饰,越用人的方法力量去修改与掩饰,反越显出丑陋。

◆  ◆  ◆  ◆  ◆  

嘴势与手势

一位汽车工人和一汽车司机住在一起。工人每一开口,就骂司机祖宗。司机屡劝,工人不听,反说这是他的嘴势习惯。司机气极,打他两下。工人发怒,责问为何打他。司机回答:“这也是我的手势习惯。”言语不合,两人打成一团,围观者众。骂人是罪,打人也是罪,他们却不知道,以为不过就是习惯而已。今天世人的光景,就是如此,犯罪作恶成为习惯。

◆  ◆  ◆  ◆  ◆  

公司董事兼作扒手

日本一名扒手,扒走一位火车乘客的荷包之后,旋被一位便衣侦探逮捕,这是他的第十二次扒窃被捕。谁也不会想到,这位扒手月支日本第一流的薪水,此外又是“德士公司”的董事,又是一家酒吧主人。自己看着被扣的双手说道:“我不能控制它们呀!我愿意不要这双手。”人的里面藏着罪性,犯罪不由自主。

◆  ◆  ◆  ◆  ◆  

开玩笑

路上跑来一人,向一男孩发问,问他看见某某医生经过没有,往何方向走去。那位孩子向他开个玩笑,故意指向相反的道路。结果怎样呢?那人因找不着医生,送了一个孩子的性命。那个小孩因为吃鱼不慎,鱼刺卡在喉中,特地请人去请医生前来施救。医生没有赶到,孩子便死了。举行葬礼的时候,牧师沉痛地说,这位孩子的死乃是由于另一孩子的谎言,而且他的谎言并未出口,只是借着指头轻轻一指而已。

◆  ◆  ◆  ◆  ◆  

老鹰拔毛

两只老鹰,一只飞得很快,一只飞得很慢,飞慢的一只老鹰,嫉妒那只飞快的老鹰。一次,飞慢的老鹰对一个猎人说,“前面有只飞得很快的鹰,你用箭去射死它。”猎人说,“可以的,只是我的箭上缺少一根羽毛,可否拔下你的一根?”飞慢的老鹰说,“好!”它就拔下一根丢给猎人,猎人未能射中那鹰。猎人说,“再拔一根来如何?”飞慢的老鹰说,“好!”又拔一根,然而又未射中。这样,一枝一枝地射去,鹰毛一根一根地拔下,最后它身上的羽都拔光了,不能再飞了,结果那位猎人把它捉去。 

◆  ◆  ◆  ◆  ◆  

罪追人如警犬

几百年前,苏格兰有个大革命家,名叫白鲁士(Robert Bruce)。一天带着很多警犬,与英军打仗,不幸打败了,骑马逃走。英军追过来了,在白鲁士营中找出几十条警犬,英军将官就领警犬追赶白鲁士。白鲁士远远看见自己的警犬追来,犬后又有马队,就对左右说,“现在快要没有命了。”警犬越跑越近,闻着旧主人的气味,白鲁士在此危急之间,跑到一个溪边,下了马,将马鞭打下去,他和左右的人立刻跳入水中,(人一入水气味全无。)警犬追到水边嗅不着它主人的气味,英军只有废然而止了。“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再定罪了。”(罗八1)

◆  ◆  ◆  ◆  ◆  

阿尔及尔农人捕猴

非洲阿尔及尔农人捕猴,是用一种奇特有趣的方法:将一南瓜挖空,尾端留一小洞,洞口仅够猴子空手进出。南瓜里面装一些米,紧系树上。猴子上树,发现南瓜里面有米,马上伸手去取,心想可以大吃一顿。可是,米虽到手,却是不能到口,因为南瓜洞口太小,手中拿了东西,不能抽出;猴子此时虽然为难,却又不愿把米丢掉,只好坐在那里空着急。捕猴农人来了,就很容易地把它捉住。许多世人也是如此,往往贪恋罪中之乐,陷在不拔之境,不知悔改信主,坐待死亡来到,岂非愚蠢至极?朋友们!罪恶害你已经够苦了,就近耶稣吧!因祂是罪人的救主!

◆  ◆  ◆  ◆  ◆  

鸡头露了出来

某国从前有一部队,驻在一个村庄里面,纪律很坏,士兵任意拿取百姓的东西。长官看见这种情形,召集全队士兵训话,满口仁义道德,要求士兵维持纪律,爱护团体名誉。但是听训士兵却是一直发笑。长官不明细底,以为士兵藐视,异常忿怒。后来站在旁边的副官看出究竟,暗暗告诉他说,“长官,你的口袋露出两个鸡头,赶快把它们塞进去吧!”原来长官自己也偷两只小鸡,放在大衣口袋里面,鸡头露了出来,东张西望,引得士兵发笑。许多世人在人面前满口仁义道德,但是暗中所行的,却是非常污秽,不堪告人。

◆  ◆  ◆  ◆  ◆  

输掉楼房

上海有个大财主,建造一座宏伟壮丽的大楼房。建造之初,设计周密,可能发生的危险,一一加以预防。首先他想上海狂风暴雨之后,容易积水,于是就把楼房的地基作得很高,即使全市成为泽国,水也不会进入他的楼房。他又想到火灾可怕,大量采用防火材料建造,万一不幸一隅失火,不至延及全部。所有向外窗户全装坚固铁条,大门也装一层铁栅,每晚锁闭起来,任何强盗无法进入。种种防备极尽能事,在他认为牢靠无虞。那知,一个晚间,他在一处赌场,赌博大输,最后竟把那座楼房输掉!人对罪恶无法防备,罪恶一来,人就软弱如水,无法抵挡。

◆  ◆  ◆  ◆  ◆  

瓶底下的小黑虫

贾先生是一动物学家,一天,捉到一只小黑虫,想要把它解剖观察。只因当时无空,便将那只小黑虫,放在桌上,用一底凹之瓶,压于其上。小黑虫在瓶底仍能活动。过不多时,瓶子慢行桌面。贾先生一见,非常希奇。虫不过半两,瓶子连内所盛东西三磅有半。这只小小的虫,竟能移动比己身重一百二十倍的东西。按此比例,若令一个十五岁的童子,放在圣保罗城的大钟底下(钟重一万二千磅),也能移动行于平地。

星星之火能以燎原,小小的罪也能把人的灵魂灭在地狱里。可畏!可畏!必须尽速来到救主这里,解决你的罪恶。

◆  ◆  ◆  ◆  ◆  

罪到底有多重

一个基督徒正在传福音的时候,忽然有个青年人站立起来,很鲁莽地问他说,“你说人人都有罪,背罪如同背重担,为何我不感觉呢?究竟罪有多重呢?是一斤呢?五斤呢?还是十斤呢?”这位基督徒温和地问他说,“如果把四百斤重的东西,放在一个尸体上面,这尸体能感觉重担么?”青年爽直地回答说:“不!一点也不会觉得重,因为他是死的。”基督徒接着说,“这就对了,一个有罪的人,为何自己不觉得他是负了罪的重担呢?因为他是死的,而不自觉”。

◆  ◆  ◆  ◆  ◆  

喜马拉雅山的花

在喜马拉雅山里,有些地方长着很美丽的花,人在那里徘徊工夫久了,就要昏迷如死的睡去;所以居民每逢经过那地,总得先嗅别种草味用以抵抗它的毒气。凡受这花影响的,常要等到十二天才死;而且已经证明,不是花的本身可以直接致人于死,乃是叫人神智麻木长久饥渴而死。照样,这个世界一切好的东西,它的本身并非坏的,不过它们可以麻痹人的内心饥渴,因此导致人灵性的死。幸而还有别一种草,它的气味可使行经花中的人,不至入睡;我们信主也是如此,可使在世界引诱里,得以安全。

◆  ◆  ◆  ◆  ◆  

小榆树

有一姓赵的,房子盖在城墙脚上。一天,他的父亲对他说,城墙上头那棵小榆树,你要把它拔掉,免得将来长大,弄崩城墙,压倒房子,伤害性命。儿子不听,以为树小,无关紧要。后来父亲去世,自己又是忙作生意,一直没去理会。十年之后,榆树长大。适有一天,狂风暴雨,榆树被吹,摇动甚烈,结果城墙崩溃,压倒他的房子,小儿子立刻砸死,妻子腿被压断,自己也受了重伤。“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一15)

◆  ◆  ◆  ◆  ◆  

蚁狮掘布陷阱

沙漠中的蚁狮利用巧妙的方法,捕获食物。在沙中掘一小阱,形状像个漏斗,蚁狮坐在阱底,等待它要吃的生物。蚂蚁行近该阱之时,由于好奇之心,冒险站在漏斗边向下观看,所站之沙因而忽然倾泻,便从斜坡直滚下去。刚到阱底,等候的蚁狮便用如同剪刀的利牙,啪嗒一声剪了它的一条大腿;它因恐惧疼痛拼命逃往阱顶,半途沙又倾泻,再掉下来,蚁狮又把它的另一条腿剪断。如此直到它的肢体残缺不堪,成为无法逃脱的牺牲者。赌场、舞厅、电影院、酒家……都是魔鬼所掘的陷阱,等你掉下去,成为他的食物。

◆  ◆  ◆  ◆  ◆  

十八种寄生虫

一位医学博士,发现人体之内寄生十八种寄生虫。最大的是蛔虫,繁殖力很快。一见小孩面黄肌瘦,便知蛔虫在内作祟。还有一种吸血虫更加厉害,体内若有此虫活动,必须赶快治疗。其他十六种也很厉害,随时损害身体。这是何等可怕!然而人体之中还有一种尤其可怕的东西,就是罪;它能使人灵魂永远灭亡,却未被人普遍认识而不加防范。

◆  ◆  ◆  ◆  ◆  

捉蝉难藏

一位小学老师,临时有事,必须停课出去,于是吩咐学生留在教室自修,不许出去。叮嘱完毕,离开教室。一位学生,看见室外树上有蝉,偷偷出去,上树把蝉捉到,藏在袋中,又回教室。老师回来,听说有人出去捉蝉,追问学生,大家都说没有出去。就是那位捉蝉的学生也是得意洋洋,回答没有。忽然袋内蝉儿鸣叫起来,那位学生怕被老师听见,用力去按,越按越响,终被老师听见,责骂一顿。“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路十二2,太十26)

◆  ◆  ◆  ◆  ◆  

不敢抬头看老师

某一小学,学生离开教室,到操场游玩,只有一个学生留在教室,看见一把美丽的小刀,起了贪心,把它偷去。大家回到教室时,失主发现小刀不在,报告老师,老师追问学生,大家都说没有偷取。老师就一面讲课,一面暗中观察,其中有一学生不敢抬头去看老师,老师马上问他说,“你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莫非你偷小刀?”这位小孩许久不敢开口,后来才战战兢兢地承认说,“是的。”“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昂首;这罪孽比我的头发还多;我就心寒胆战。”(诗四十12)

◆  ◆  ◆  ◆  ◆  

电话机也偷走了

民国十九年,察哈尔省高等法院王姓首席检察官在法院内看见一个小孩,生得面目清秀,活泼可爱,就问法警:“他是干啥?”法警回答:“他是小偷,坐满六个月少年监狱,刚放出狱。”王氏看他活泼伶俐,几乎不信他会去作小偷,就向法警说,“好吧,现在请他到我办公室服务,这样也可解决他的职业问题。”王氏对他非常优待,给他买了衣服棉被,工作仅是接听电话。可是过了不久,那位孩子不仅席卷衣服棉被而逃,连他管理的电话机也偷走了:可见人性败坏无法感化。

◆  ◆  ◆  ◆  ◆  

蒙灰的眼镜

一位贵夫人请了一位女佣,名叫安娜。夫人很少戴上眼镜视察她的工作。一天早上,安娜打扫房子之后,这位夫人破例前去视察一番。“今天你一定忘记抹灰了,”她说,“钢琴上面还是满了灰尘呢!”安娜很有礼貌的说,“对不起!恐怕夫人没有把眼镜抹干净吧?”夫人把眼镜取下一看,果然灰尘满布,一点没有擦净。她把眼镜上的灰尘抹去,重新戴上一看,满屋清洁光亮,毫无灰尘。

我们许多时候只看别人有错,其实恐怕那错就在自己身上,因为我们常常戴着蒙灰的眼镜来看别人。

◆  ◆  ◆  ◆  ◆  

连衣服也洗不干净

一位家庭主妇,又懒又喜论断别人。有一天,隔壁搬来一家新的邻居,他们在阳台上晒了许多衣服。她一眼看见邻居的白被单上,满了许多油点黑点,便开始批评,见人就说,新邻居懒惰,连衣服也洗不干净,不会理家,只会吃饭。那知当她推开自己窗户一看,邻居被单洗得又白又净,毫无疵点;于是大吃一惊,为何方才看见有污点,现在忽然没有了呢?后来发现自己的窗户污秽不堪,满了污点,照在别人被单上面,反觉邻居污秽。

同样,世人皆看不见自己身上其实是满了罪污,惟有基督的宝血能拯救我们。

故事短信—罪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