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更加不平安

法国最富有的财主说,以前我认为有了钱,心中就必快乐,所以专心致力赚钱。如今钱已赚得这么多,不但不快乐,反而更加不平安。美国著名电影明星说,我的美丽面貌,为成万观众所羡慕;我的生活样样都好,钱在银行里多得很;但是不知怎样,我的心中常是烦闷不平安,好像喘不过气一样。请听这两位所说的话,就知万事都是虚空。

◆  ◆  ◆  ◆  ◆  

驴鼻抹芝麻浆

中国北方用驴推磨,怕它懒惰,不肯用力,就用一个办法,先把驴眼蒙了起来,不许乱看,又用一些芝麻浆抹在驴鼻上。驴闻香味,以为前面一定有什么好吃的食物,也就拼命出力往前;可是转了又转,只闻其味,不得其物。今天多人在这世上追逐这个,追逐那个,也是这样,至终都是徒劳,都是空跑。

◆  ◆  ◆  ◆  ◆  

皇帝出游燃亚麻丝

古时罗马帝国有一风俗,极为奇异。每年一次,皇帝在罗马城盛仪出游,在仪队之前,有一官员边走边燃亚麻丝,同时高声呼喊“Sic Frausit Gloria Mundli”,意即“世上的一切逸乐都行将消逝”。这一句话乃是用来题醒皇帝,他的一切荣华将要如同亚麻丝的烟灰一样灭没。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临死之时,叹息再三:“这样大的荣耀,但是这样短的时间!”六十年的皇帝,转瞬即逝,剩下的只是一座冷墓。

◆  ◆  ◆  ◆  ◆  

升官发财发棺材

邱阿秀,屏东县人,务农为生,本是小康之家,可以安家乐业。但因发财心切,买了一张十九期爱国奖卷,对彩之日发现所购奖卷与特奖相差二字,于是想入非非,将奖卷之号码涂改,与特奖相同,以之前往取款。银行希奇两个人来提取一个特奖,仔细一查,发现邱阿秀的奖卷是假造的,即刻押送法院,被判一年半徒刑,财未发成反遭牢狱之灾。我们天天妄想,贪图发财升官,结果发了什么财?得了什么官?大家皆是升官发财发“棺材”呀!升官发财发棺材

 ◆  ◆  ◆  ◆  ◆  

理发师一生勤俭空手而去

美国费城理发师约瑟夫古森诺一生只想积聚钱财,穷困孤独,克勤克俭,一文如命,终于积得三万三千四百四十九元美金。生前未得享用,死后因为没有亲属,这笔款也就归于宾夕凡尼亚州政府所有。何等虚空!

◆  ◆  ◆  ◆  ◆  

留到今天仍然不归我有

土耳其王马穆和一世曾征服印度,临死之时,他将毕生搜括的宝物罗列身前,环顾左右侍者泣曰:“你们可知我为这些东西,冒了何等危险?且为保存它们,耗费心力,又是若何分量?不期留到今天,仍然不归我有,叫我瞑目之前,怎得宽慰呢?”
曼彻斯特有一实业家积敛巨万,平时喜以金币散置床前,不时把玩,上下拨弄,听那铿锵撞击之声,引以为乐。但他临死之时悲哀伤感,一如土耳其王马穆和,可说无独有偶。

 ◆  ◆  ◆  ◆  ◆  

看来似湖其实非湖

撒都说,一次他在沙漠区域旅行,觉得疲倦干渴,极欲得水。他就站在高坡之上,望见远处,有一湖水,喜出望外,以为可得湖水止渴。他就向湖直奔,跑了许久,方才发现,那个不是真湖,乃是日光反映,远看似湖,其实非湖。世上钱财、地位、名誉看来好似湖水,以为可以止渴,那知这些东西不能解决人生干渴。

◆  ◆  ◆  ◆  ◆  

满而又空,空而又满

我国古式的井,上置辘轳,中绕以绳,两端各系一桶,此桶上升,彼桶落下,此桶落下,彼桶上升。某次,此桶谓彼桶曰:“我真是苦呀!我是满满上升,一倾,便成空无所有。”彼桶对曰:“我的看法与你不同,我真是喜乐,因我空空下去,一到井水,我便满载而上。”未作基督徒时,看见自己乃是满而又空,既作基督徒则是空而又满。一切世福样样皆是,最终仍是虚空;作了基督徒后好像样样失去,至终却是充满神的丰满。

 ◆  ◆  ◆  ◆  ◆  

鼓掌转为叹息

从前有一所学校开运动大会,在举行一百米赛跑的时候,有一位运动员打破全校记录,赢得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但想不到,当他到达终点之后,突然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不到五分钟就死了。这个消息一传开,刚才欢呼鼓掌的观众,都不得不马上转过来,同声叹息。
世人所追求的名誉、地位、钱财、学问、事业等等,转眼之间就会变作叹息,真是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  ◆  ◆  ◆  ◆  

忧愁的百万富翁

美国铁路大王卓柯尔德的小儿子佛兰克柯尔德,承受遗产美金一千万元。因他善于理财,每日收入竟达十一万五千美元。后因久病,前往法国养病,生活孤单寂寞,被人称为“忧愁的百万富翁”。两载之后,终因不治逝世。没有神的人生,何等虚空!

◆  ◆  ◆  ◆  ◆  

只有全身型像大的一块土地

大王马世鲁喜欢搏斗,一日,召请一位大将进宫,与其搏斗为戏。大王被摔倒在沙土上,翻身起来,看见沙土之上印有自己的型像,不觉向天叹息说,“我虽身经百战,夺取许多土地,但是将来所能得到的,不过只有我所躺卧,印有我的全身型像那么大的一块土地而已。”

◆  ◆  ◆  ◆  ◆  

詹姆士苦闷自杀

英国一位名人叫詹姆士,精明能干,建设许多伟大事业,手下数千人,每日获利七百多万,常在皇族权贵之间往来。但是有一天,他写了一封信,寄给一间报社,说,“我有许多财产,也有地位,手下的人也都听从我的命令,只是我的内心却不顺从,时常忧闷苦恼,无法摆脱,只好自杀,了结痛苦。”报社立即报警,赶赴现场,他已自杀身亡。

◆  ◆  ◆  ◆  ◆  

再留我住几天

台湾有一对老年夫妇,光复之后,赚钱甚多,成为巨富,于是建筑一座大别墅,以度残年。别墅美丽壮观,落成之日,贺客盈门。客散之后,夫妇二人同在花园散步,忽闻丈夫一声长叹,妻子叩问其故,答曰:“我已七十余岁,不知还能再活几年,心里为此非常忧虑。并且我死之后,不知你还能再留我住几天?”妻子答说,“到时要看天气再来决定,最多不超过七七四十九天。”丈夫听了,倍感伤心。

◆  ◆  ◆  ◆  ◆  

奥林匹克的荣耀

按古希腊国的风俗,每四年都有一个斗拳赛跑会,叫作奥林匹克。自主前七七六年起,四年一届,他们就用这会的届数计算年代时日。当这会快要举行时,在哥林多各城的人们都是如醉似狂,日夜训练。所有训练的人,到期都要到场赛跑,只有头一名得奖,这奖乃是一个花草树叶编成的冠冕。得奖的人可以天天站在君王面前,这人在四年之内,被人称道、崇拜,算为全国中最荣耀的人。然而按着写圣经的保罗的眼光来看,他的奋斗,不过“打空气”而己。他的冠冕是树叶与花草编的,草必枯干,花必凋谢,转眼之间都归乌有,王前站立不过四年而已。

◆  ◆  ◆  ◆  ◆  

倒使我分外忧愁

叨雷在芝加哥城讲道之时,说到一位尊贵夫人,一天到财主朋友家中,进门之时,看见楼台殿阁华丽壮观,园中摆设极其好看,心想我的朋友得享这些富贵,必定快乐无疑。及至到了客堂,说了几句,他的朋友竟然流泪说道:“这些富贵倒使我分外忧愁。”那位夫人又到一家,有一又穷又瞎的妇人,家徒四壁。这位夫人对那穷人说,“你住这样陋屋,多么愁苦!”她回答说,“这是什么话,我是真神的儿女,主已为我预备地方去了。我是整天快乐,不知何为愁苦。”

◆  ◆  ◆  ◆  ◆  

打破大缸当炮响

从前福建漳州有一个人,名叫谢能金,有富有贵。他看满清官长出门,坐着四名轿夫的大轿,刚出门时,还要放出地炮三响。谢能金,如法仿效,被官厅知道,拿去罚款了事。但他官瘾不止,出门依旧坐四名轿夫的大轿,不能放三声地炮,就改为打破三个大缸。响声和地炮差不多。
圣经记载,有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这是虚浮的荣耀,今生的骄傲。到他死后,灵魂在阴间的火焰里大受痛苦。今天有许多人,以为有富、有贵就不得了,岂不知这些只是虚浮的荣耀,如同打破大缸当炮响。他一死后,灵魂要下阴间受痛苦,这些对他何益? 

◆  ◆  ◆  ◆  ◆  

和金钱同归于尽

有人以为金钱万能,又有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读了下面的故事,就能知此言之谬也。许多年前,举世最豪华、最舒适的铁达尼邮船,初次下水作处女船,从英国开往美国。船上乘客尽是非富即贵。不料中途撞到冰山,船毁逐渐下沉。那时救生船的位置不多,有一富翁愿出美金五十万,在救生船中求得一个位置,可是船上没有一个人肯要他的大量金钱,换掉得救的机会。至终,那位富翁只有和万能的金钱同归于尽,葬身鱼腹。
金钱并非万能,只有神是万能。金钱不可靠,只有神可靠,信靠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  ◆  ◆  ◆  ◆  

神不送空包

一位女学生收到另一女同学送来一包礼物。包得很大,以为一定是件大的礼品。于是一层一层打开来看,每层包得又紧又密,最后一层是用火漆加封,以为一定是件珍品,仔细打开一看,内装一个火柴盒子,打开盒子,看见里面装着两粒花生米。那位女同学一见之下,大失所望,气愤愤的把盒子摔在地上。
朋友!世界上的东西就如打牌、抽烟、喝酒、地位、美名,似乎引人入胜,但结果皆是虚空,令人失望。然而神绝不送空包,祂把万有和祂儿子,皆白白地赐给我们了!

◆  ◆  ◆  ◆  ◆  

再挖三尺就有金矿

英国一位富翁,天天想发大财,一天,听人说非洲藏有金矿,就去聘请矿物学家,前往探测。找到一处金矿,马上携带资本,前往开采;挖了二月,一无所获,心灰意冷,旋以一张回国的二等船票将金矿卖给一位青年。青年继续开采,再挖不到三尺,发现大量金矿,顿成大富。二年之后,青年回到英国,遇见富翁,说他再挖三尺,即得大量金矿;富翁听了,极感悲伤,捶胸自怨,不久吐血死去。人用智慧、知识、灵巧、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分,这个也是虚空。

◆  ◆  ◆  ◆  ◆  

何时称富

一位老教授问一学生说,“人到何时才堪称富?”学生回答说,“若是他有一万元?”老教授说,“不。”“若是他有两万元?”学生又说。老教授仍说,“不。”“十万元?”“不。”“五十万元?”学生以为此数目已经很大了,但是老教授仍旧说,“不。”学生惘然,无所再答,对他说,“我不知道,我不再说了。”同时要求教授发表他的意见。老教授回答说,“世人每每盼望比他所有的更多一点,因此人无称富之时。”主耶稣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约四13)

◆  ◆  ◆  ◆  ◆  

母子哭金条

民国三十八年,上海一艘太平商轮载客驶往台湾。那时正是过年之夜,船员都在船上喝酒,欢乐过年,没有注意对面开来的船。到了深夜,忽闻一声巨响,乘客梦中惊醒,继则听见船员报告:“轮船互撞,各位赶快逃命。”船上顿起骚动,哭叫声音混成一片。一位妇人携带儿子,要来台湾,与夫团聚。这时吓得面如土色,手中拿着五根金条,对着儿子说,“怎么办呢?”母子二人不知如何是好,相抱大哭。轮船越来越往下沉,终于与船同沉海底。金银不能救命。

◆  ◆  ◆  ◆  ◆  

倒在珠宝之前

有一阿拉伯人,困于沙漠之中,两昼两夜无粮无水,心中切望有人经过,分些粮食给他,但是终于失望。后来寻到一井,井旁从前有人在此扎营, 现在移营他去。这位饥饿的阿拉伯人,走遍该井四围,希望找到一些遗留食物。看见一个布袋,袋口紧闭,用手一摸,是些坚硬的东西,以为里面必定藏有枣子或是胡桃,心中窃喜,急将布袋打开,发现里面不是食物,乃是珍珠。于是失望晕倒,永远不再起来。有了财宝,失去生命,有何益处呢?财宝能救生命么?

◆  ◆  ◆  ◆  ◆  

一辈子作金钱的奴隶

王弟兄有一位朋友,是个医生,他每天从早到晚忙着赚钱,早上在九龙这边的诊所开业,下午则赶到香港的诊所,晚上又到政府医院服务。他既不是慈善为怀,又不是对行医有特别兴趣,只是为了金钱而已!他明知这样的生活实无幸福可言,却又无法摆脱利欲的捆绑。他在银行里的存款日益增加,他的生命却是日益减少。到他存款增到一千万时,他的生命却减少到“零”─这时他不得不两手空空离世而去,与街头的乞丐并无分别。他实在是一辈子作金钱的奴隶。

◆  ◆  ◆  ◆  ◆  

我就是这一只蜗牛

英国有位著名的科学家,是个多疑派的人物,什么都不相信。但对科学造诣极深,毕生之愿望多已达到,财富丰富,名也显耀。一天早晨,他在他的花园里面看见一只蜗牛,慢慢爬上一根小树枝,竟然爬到绝顶,无可再上。它就伸出头来,四面旋转,颇形得意。但是不久,不得不转过头来,往下爬去。这位著名的科学家,看到这里,默默叹息说,“我就像这只蜗牛!”
许多人以为有了这个,得了那个,而在那里自鸣得意。岂不知当你以为达到高峰之时,正在掉头往下爬(爬到死亡、阴间里去)呢?

故事短信—虚空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