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父亲是我的挚爱。他也是扎根在我心深处的大树,屹立不摇。从小,我们在他撑起的广阔树荫下玩耍,安全而稳固。若有一天,不再有大树支撑我的天空,世界会崩解成什么样子?还有什么能唤回失去的爱,修补心中的裂痕呢?我实在不敢想像。

就在过年前夕,一月二十三日的早上,爸爸要回中坜老家办年货,问我有没有特别要些什么?我当然是点了我们云南人特有的辣香肠。父亲临走前向我说:“没问题,我早就请人做好了,等我回来就送来给你。”

到了中午,满心期待的我,等到的不是辣香肠,而是弟弟打来的紧急电话。电话那头弟弟急切地哭着说:“姐,你快来呀!爸爸死了!”

当我听到爸爸在办年货的路上,被拖板车撞倒,躺在莺歌省道的路上,真是晴天霹雳。心想父亲会不会只是伤得重一点?会不会是警察他们搞错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悲剧,残忍到我无法接受,甚至不敢相信这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当我来到车祸现场,看着散落一地的辣香肠,和裹着白布的父亲,我彻底崩溃了。那疼爱我的爸爸,真的离开了。

丧事正值过年期间,许多亲友碍于传统观念,鲜少前来慰问探访。但教会的弟兄姊妹不但天天都来家里安慰我,甚至还陪伴我办理一切的丧葬事宜。每次办完事情,我都会谢谢他们。但奇怪的是,他们总是说:“感谢主。”有一次我忍不住就问:“明明就是你们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爱我、帮助我,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感谢,反而要我感谢主呢?”其中一位姊妹就告诉我:“其实以前我和你一样,曾经是活在哀伤中的人,同样在当时,也曾接受许多弟兄姊妹的爱和帮助。这份弟兄姊妹的爱,追本溯源就是主耶稣的爱。我有什么能力来爱人、帮助人呢?我有什么可夸的呢?当时若没有主的爱感动弟兄姊妹来帮我,我都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机会来帮你。所以,你说是不是应该感谢祂呢?”

从那时候我开始祷告和读圣经,当时只是想要借着圣经来平复我的心情。但心中仍然疑惑为什么是我?神若是爱我,为什么要我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我也曾经一度控告自已,是我害死我父亲的!

直到有一晚,我感觉主借着圣经对我说话了。就在我读到创世纪约瑟的故事时,看到了五十章20节的一段话,约瑟对他的哥哥们说:“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使许多人存活,成就今日的光景。”在这之前,约瑟原本是要被他的哥哥们杀掉的,但后来被卖到埃及为奴,在当奴隶的过程中又遭诬陷下到监狱,经过种种艰苦过程,最后当上埃及的宰相,以致能在大飢荒的时候,救了他整个家族。

谁能知道神的心意呢?但我确信“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但祂要为我成就什么样的光景呢?我不知道,但我始终相信,“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后来因着主耶稣的爱,我也原谅了撞死我父亲的年青人,使这件事不再成为捆绑两个家庭的痛苦,我深刻的经历“苦难是神化妆过后的祝福”,全家人陆陆续续信主,其中包括八十岁的祖母。

如同圣经中路加福音四章18到19节:“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膏了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去宣扬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复明,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宣扬主悦纳人的禧年。”从前,我和家人都为忧愁掳掠、受苦难压制。如今,主耶稣这生命的光临到我全家,使我们脱离黑暗的挟制,看见永不消褪的白昼。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从父亲车祸的余炉里重获新生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