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我这(喉咙)好痛,我这(心)也痛,请你保佑我不再被打,不再这痛,不再那痛,让我过一个无痛的日子】

我自幼爱唱歌跳舞,于是十岁那年,考进剧校,从此开始了需自立自强的生活。为学艺,吃了许多苦,每天五点半起床,六点练功吊嗓,一天十二堂课,每星期六天,一学就是八年;然而,这些外在训练的“苦”不是苦,真正会让我感到苦楚是内心的忧伤。首先是爱唱歌的我,曾因歌唱发声位置不对,再加上过度使用嗓子而失去了歌喉,失去所爱是件很痛苦的事;再来是发现身世的那一刻,我看到身份证上父母栏位,确知我非父母亲生,现在我懂两对父母都爱我,但在当年,年幼的我,只身一人在北住校,没人可问、无处可讲,我内心好难过、好难过,我开始渐渐不回家,内心与家人离得好远好远,那段不回家的年少日子,我把秘密紧锁心底,常望着天上的云,等候夕阳出现的星星,用无声的独白说话:嗨,星星,我在这里,你听得见我吗?我这(喉咙)好痛,我这(心)也痛,请你保佑我不再被打,不再这痛,不再那痛,让我过一个无痛的日子,我会乖乖读书,好好学戏,努力靠自己,但请你陪着我,好不好?

基督是谁?谁是基督?

剧校毕业后考上大学,我开始半工半读,一切靠自己,无论是求学或求职。每天戴着面具,在职场上计算、打转、追求、攀爬,日子过得好累,做人好累。我外表看来,一幅谦恭有礼,叫好师好时,心中却说:好不是个东西,我变得好讨厌自己,决心找机会逃离这里,离开家,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于是在存足了留学的钱,便到美国去读书;而爱我的神,调度万有,让我像你一样,今天来到教会,当我首次听到优美恬静的诗歌,心灵立即有股被洗涤的平静,那天福音聚会师证道的经节是:『若有人在基督耶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神的话,像把剑,直扎到我内心深处,什么?旧事能过?可做新造的人?人的一切,可以从新来过?我震动不已。

基督是谁?谁是基督?他怎敢这样说:在基督里就可重来…,他那来这样的super power?他真的可以让我重新来过?他能抚慰我内心忧伤?他能让我不再伤痛?他能助我脱离黑暗进入光明?他能给我力量向罪恶say拜拜?我好奇不已。问身旁的朋友Who is Jesus? I want to know him.他说:then come, join our Bible study.

原来,一切的痛苦都是有意义的

是神的恩典、神的拣选,我仅仅凭着单纯的心,不久就决志受洗归入主名,奇妙的剧情一幕幕发生,首先是我竟又回到逃离之地-台湾、家庭;在工作上,原是拒绝母校的邀请,但在离校之际,场景是校园一角,时间又是黄昏,人物是一小女孩,挥汗如雨在练功,神情好认真、好专注,她的身影在夕阳余晖中,被拉得长长的,那画面好熟悉呀,一时间鼻头一酸,眼中一阵模糊,我昂首仰天,不让泪水滑落,哇 ~ 星星,星星又在那里,我顿时明白了,于是,我回头对校长说:Ok,我回来,回到我生长的地方。

一日,我见一位坐在校门口,望着往来穿梭车潮的国小生,我问她:怎么没回家?她毫无表情的回答:爸妈离婚了。那现在跟谁住?奶奶,她说。那你何时可见到爸妈?妈妈,找不到;那爸爸呢?要等新妈妈不在家时,我才可以去找爸爸。当时我错愕不已,但我知道,有天我可以告诉她:圣经诗篇说27:10:『父母离弃你、耶和华必收留你』。哦,那时我明白了:

原来,神允许我幼时离开父母,是让我今天可以安慰离开父母的孩子;

原来,神允许我少年孤寂无助,是让我今天可以了解什么是孤单无助;

原来,神允许取走我最心爱的,是让我今天能定睛在神国天上的事,传福音给更多人听。神允许用乌云风雨来操练我,但神也差派日月星辰陪伴我;原来,过去发生在我身上顺境或逆境,都出于爱我的神。

召会就是我的家,弟兄姐妹就是我的亲人

我从小孤单寂寞,缺乏家庭的爱,但现在召会就是我的家,弟兄姐妹就是我的亲人,日子过的好轻省,好喜乐。不但自己活在爱中,就连家人与学生,都有召会肢体一起看顾,像我去年赴美教学登机前夕,母亲紧急住院,长青排的弟兄姐妹一行近20人,有如天使天军,立即到医院探望,为母亲祷告,母亲虽未决志,但她隔壁两床的病人,却因此听到福音,都做了决志祷告接受主耶稣作他们的救主。

我现在教书,不再为生活而教,而是为传福音而教书,每堂课,都用服事神的高度来备课、教课,不单在课堂教戏剧,更在生活中要活出基督,好让同学、同事、同侪,快快认识这位能将悲剧导演成喜剧、又真又活的神,大家同蒙救赎之恩,同领天上之福,同享天国之乐,能知道人生活着的意义。

因着有神,我的生命已从黑白到彩色,人生也从悲剧转为喜剧。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悲剧成喜剧——一位戏剧教授的故事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