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逢年过节,当全家族向祖宗牌位念香磕头时,我那信主的父亲却公开地说:“我的孩子是不给死人磕头的!”

所以,从小我就知道我也是信主的,也知道如何向神祷告。我一直在教会学校读书,直到十七岁去从军。

 后来到了台湾,因为有人诬告,于是在三十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被保密局人员拘捕。

我思索着:“在这样的处境里,有谁能救我呢?除了神,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我!谁是神啊?对!主耶稣就是神啊!”

神的灵在我里面提醒我,要我祷告!

那时是活命要紧,所以我无时无刻不迫切祷告。

奇妙的是,我愈祷告愈有圣灵的膏油涂抹,里面也愈清楚明亮!

 后来,我从保密局押到军法局的看守所。

我发现有个人身边有本圣经,但他都不曾去读,我就去向他借。

我小时候也看过圣经,但长大后也就不看了。

那时,我借到了这本圣经,真是如获至宝,对主的话如饥似渴,也不去管看不懂的地方,就是一直去读它;

我能从早上六点读到晚上十点,一口气把五十章的创世记看完。

另外我又看了一本“到底有没有神”这本书,使得我对神再也无一点疑惑。

 除了开始祷告读经,圣灵也在我里面作工,让我看见自己从小时候起所犯的罪。

不管是对父母、对家人、对长官、对朋友…主光照到哪里,我就认罪到哪里。

骗人、说假话等恶事,我都一一地向神承认是我作的。有时痛哭流涕,有时懊悔悲伤。

如此连续三、四个月之久,当时经历愈认罪就愈有平安,愈认罪就愈跟神和好。

某一日,一个年约三十几岁的审判官,把我提到一间房间。

我一进去,他就劈头问我:“你的长官叛变,有人说那份叛变的稿子是你写的!”

我答:“那是他的行政参谋写的,不是我写的!”

他又说:“不!就是你写的!』他一口咬定是我写的。

我答了一句重话:“你就是把我枪毙了,我也不承认那是我写的!真的不是我写的!”

这句话激怒了他,他随即呯地一声站起来,脸色铁青,面露凶光,

而我已经在心里祷告:“主啊!他要打我!”

这时,我里面出现了诗篇九一篇七节:“虽有千人仆倒在你旁边,万人仆倒在你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

主在里头刚说完这句话,我就定睛看着他。

只见他的脸色不再那么铁青,甚至开始有了一点红润,然后他整个人就像洩了气的皮球,慢慢地坐了下来。

从那之后,他就再也不谈这个话题。

当日,我真真实实地经历到主的大能,对主钦佩万分!

 我是在当年七月被押,在十二月会审,通常会审二个月后就有结果,若是死刑就不通知,而是直接提人去枪毙。

那时天天都有人被枪毙。

监房在二楼,刑场就在楼下,当看守兵拿枪来提人时,楼上的监房就忙着关窗,

因此只要听到关窗的声音,就知道又有人要被枪毙了!

隔年二月的一日下午,看守长亲自带着两个兵,拿着枪来提人,竟走到了我的监门口,点了我的名字:“刘云楷!”

其他监房以为又有人要被枪毙了,就纷纷起来关窗,一片关窗的声音吓得我浑身发颤!

一个兵拿手铐铐住我,另一个拿枪顶着我。

突然间,圣灵的话却临到我,我就大声地喊了出来:“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至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

神的话一来,我又这么一喊,心里就有了把握,不再发抖,全人立刻进入平安!

后来才搞清楚,原来他们不是提我去枪毙,而是要把我押到别处去。

这次经历让我深深体会:哪里有主的话,哪里就有真正的平安和把握!

 凡是被关监的人,哪有不想为自己辩解的?

我也是如此,因此想了好几条辩解的理由。

但当我读到路加福音二一章:“人要下手拿住你们,逼迫你们,把你们交给会堂,并且收在监里…你们要心里定意,不要事先预备怎样分诉。因为我必赐你们口才和智慧,是一切敌对你们的人所敌不住,驳不倒的。”(12~15)

当我读到这里,也就不再去想辩解的话了。

原本在十二月份的会审时,想不起任何一条当初预备要辩解的理由,结果因审不出所以然来,必须在六月重新再审。

而我依然信靠主的话,不作预备。

就在第二次会审时,圣灵在我里面运行,我所预备的辩解理由,居然一条一条全想起来了。

当我把自己交托给主,不为自己预备时,圣灵就亲自预备。经过这次会审,我也得了释放!

 我所经历的环境都是出于主的爱,都是主手奇妙的安排,为要软化我的硬心,让我全心信祂、爱祂!

(刘云楷)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捱过死牢——我要好好活着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