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考研究所,算是一件大事吧?一个年快半百的大婶要考研究所,更可以算是大事吧?

为什么这样问?事情是这样的。

我,离开学校25年了,当了20年的家庭主妇,在45岁的今年,做了个很大胆的决定,没有大学学历,要用同等学历去考研究所。

考前几天,气象预报斩钉截铁地说,考试当天一定变天下雨。我从家里到考场,要转二次车,平日就要花二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当天早上,若下雨又加上塞车,很怕会迟到,或者因为太赶,而影响考试心情。所以,就问先生可不可以跟他兄弟借车。前提当然是如果他们不会用到车的话。

先生反应很不明确,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我也没生气,因为我们都是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我自己心里也有个备案,那就是多花点钱,叫计程车就是了。

考试前一天,他告诉我他已经借好车了,而且说婆婆要顺便跟我们去走走。(因为考场附近就是个观光胜地。)

虽然有点意外,也担心如此一来就要面对婆婆对我考试的关心,难免会有压力。但是想到,先生载我去,我早上笔试,下午口试,那么长的时间,他要做什么?趁这个时间尽点孝心,也是好事。我也就表示赞同。

晚上八点左右,我见他仍没有要去开车回来的样子,就问他:“你不是说,车借好了吗?”

“对啊。”

“那你现在还不去开车?”

“明天一大早再去开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明天一大早要跟你,穿雨衣,骑机车,去那儿换汽车?”我隐忍住微微的怒气,他一点也没察觉,回答得很自然,说:“对啊。”

他的自然也就自然地点燃了我的怒火。我提高音量说:“你有没有搞清楚啊?明天到底是要干什么?我为什么要拜托你去借车?就是想,有精神一点,从容一点去考试。如果要一大早这样奔波,我干脆一个人转公车就好了!你不知道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吗?”

先生赶快说:“好啦,好啦,我明天早一点去开回来载你啦。”

这些年,在主里学了好些功课了。虽然怒火被点燃,但还不至于连环爆。更何况,我一点也不想影响我最后读书的心情。

我心平情和的,又念了二个多钟头的书。来到了睡前祷告,我在怒气中说的最后一句话,浮现在我心头。为那怒气,我觉得很抱歉;为先生不在意我的应考,我觉得很委屈。我告诉主:“主耶稣,对不起,我不该生气,应该好好跟他讲。但是,请你体谅我,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是太重要………”

主没让我把话说完,我的意念,祂都知道。祂一句话就把我击倒了。

再怎么重要的事,也不能让你以“自我”为中心。

是啊!有什么事比主更重要?更精确地说,有什么事能比以主为中心更重要?

我真是羞愧!我以为我学得很多十字架的功课了!我以为我没跟先生大发雷霆已经很不错了!不管我学了多少,脾气改了多少,我都没有学到最重要的一门课:无论事情大小,都不以“自我”为中心,完全以主为中心。

感谢主!不管有没有考上研究所,我都知道了,今年最重要的一门课是什么了!

“唯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西3:11下)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考研究所学的最重要的一门课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