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大家好,我是陈弟兄,几年前受浸成为基督徒。对当时候的我来说,召会跟日常生活是两件完全分开的事,召会就只是一个宗教团体,是一个为了让心灵有寄托,让生活更顺遂,所以每周要来作一次礼拜的地方。而日常生活才是我经营与努力的重心,所以召会平日的各种聚会跟活动,我都觉得不需要也不愿意参加。我与弟兄姊妹们也就保持着一个彼此问候关心,却不深入了解的安全距离。

而我所谓的日常生活,除了打工跟课业,最主要就是我的感情生活。我是一个把感情当唯一,把所有喜怒哀乐都放在感情生活上的人。我也经常拿感情上的事来要求跟定义神。但因着自己生命的不成熟,我在这方面经历了很多的失败。只要一失败我就会急着寻找下一个可以让我依赖跟寄托的对象。只要找不到我就会透过各种管道寻求心理与肉体的慰藉。我就这样一直在交往又分手、分手又交往的情欲心思里越陷越深,做出许多不洁与不蒙神喜悦的事。

终于在已过的三月我生病了,是一个很容易复发,要反复进行手术治疗的病,有的人甚至做了将近十次手术才痊愈,我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身体越来越瘦。为了养病我把打工辞掉,没有了收入。同学们陆续毕业,全班只剩下我的论文连指导教授都还没有确定,生理跟心理的压力,让我陷入晚上无法睡觉,白天无法做该做的事,又让压力持续累积的恶性循环里。

几乎就在我生病的同时,神把我放到一群与我年纪相仿的弟兄中间,他们努力的把我带入召会生活中,与他们一起祷告唱诗读经,每天早上一起读主的话,晚上有家聚会,以及出外看望有需要的人等等。起初我很不习惯这种每天都要跟召会的人在一起的生活,但在过程中我慢慢感觉到,召会其实不是我想象中那么严肃跟制式,召会生活其实就是一种日常生活。不同的是,我们是因着神也为着神一起生活的团体。弟兄姊妹们有从神而来的爱和耐性,这阵子我情绪反复无常,常对他们说消极的话,甚至一直说要离开召会,但他们却愿意理解我的难处并坚持陪我面对问题。有弟兄陪我去动手术,手术后有姊妹煮鲈鱼汤帮助我复原,弟兄们知道我睡不好,就每天晚上来我家,载我到他们家一起睡。渐渐的召会对我来说不再是一个只在特定时间、特定场合进行特定活动的宗教团体。弟兄姊妹是我神家中的亲人,而我就是这神家的一份子。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几个月,虽然睡眠跟情绪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但是我最担心的病却始终没有再复发。一直到我读到圣经出埃及记十五章二十六节,神给我看见了这一切的答案。祂说:“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神的话,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侧耳听我的诫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为我是医治你的耶和华。”我知道我的病来自我的罪,神让我生病不是为了惩罚我,而是要我向祂认罪悔改,要把我从过去的情欲中救拔出来,把我保守在祂神圣的范围里。我也宣告我要把自己以及更多的时间奉献给祂,与这一群爱神的人一起建造神的家。我相信我只要持续活在神的经纶里,我的睡眠问题也会得着医治,我的人生就会是福乐的人生。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失眠的我走出了恶性循环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