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接续:初信造就:基督徒如何看待休闲娱乐(上)

五 消遣应该合乎需要

我们的消遣应该合乎我们的需要。我们有这一个需要,才有这一个消遣;没有这一个需要,就不应该有这一个消遣。许多弟兄相当忙,反而不需要消遣;有的弟兄一天之中没有什么事情作,反而有消遣的需要,并不是忙的人就一定叫他去消遣,去调剂一下身心。你自己秤你自己,看有没有需要。

原则上总是这样:叫我怎样能够活着为主,因为我的时间就是主的。你们要看见,生命是以时间来计算的。生命当然不只是时间,但是生命是以时间来计算的。度过一个钟点的时间,就是度过一个钟点的生命。度过两个钟点的时间,就是度过两个钟点的生命。如果你有时间,你花一个钟点去消遣,这一个钟点总得回来帮助你工作。如果没有那一个需要,就是浪费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我们如果多出一个钟点来为着主,就多有果效。我如果花了时间去消遣,叫我的工作能作得更好,这一个消遣就是投资,而不是浪费。

所以,“调剂”是根据于你的需要而作的,或者是凭着年长弟兄的感觉,或者是凭着医生的话。有的时候,年长的弟兄会告诉你说,你这样太紧张了,要有一点调剂。有的时候,医生要说,你不要这样作,这样下去要吃亏。至于年轻人,我们承认有消遣的需要;对于家里十几岁的孩子,我们看他们是有需要的。你们作父母的人自己没有需要,就说他们也没有需要,结果就要把他们弄到不正当的路上去。不,他们的需要我们该承认。

六 消遣必须与体格相合

在消遣里,第一个成分乃是身体的能力。每一个人在消遣的时候,总是要记得,我是盼望我的身体能得着益处,绝不应该因着消遣而叫我的身体吃亏。如果叫身体吃亏,就反而把基本的问题推翻了。我们是要叫身体更好。如果有一个消遣,反而叫我们的身体变坏了,这一个消遣就有毛病。比方,有的人有肺病,他的消遣必须是不会加增他的肺病才可以。或者有的姐妹有心脏病,也许有的时候需要有一点消遣,但她的消遣必须是能除去她的疲劳,而不是引起她的心脏病。

盼望我们看见,我们的身体是主的。有调剂是为着主,没有调剂也是为着主,都不是为自己。调剂也好,不调剂也好,总以不伤身体为原则,叫身体受伤,总是不上算的事。我们不只不该作不正当的事以致毁坏我们的身体,连作正当的事来毁坏我们的身体也不应该。总要记得,我作这件事到底是否与我的身体有益?有益的就作,没有益的就不作。不是因为喜欢就去作。在这里,有的姐妹有严重的心脏病,如果你看见外头有弟兄打球,你也去打一下,就要打出事情来。打球没有错,但在这位有心脏病的姐妹身上就有错。

我们绝不盼望信主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去世,总是盼望在教会里有老年的弟兄,有老年的姐妹。实在不盼望在教会里,有的弟兄姐妹不顾身体而早年去世,主给他所有的学习不能变作教会的供应。教会不应该有这一个损失,教会背不起这一个损失。

七 要挑选性情所近的

消遣不只有身体的成分,还有性情方面的成分。你去作所喜欢的事,更能叫你的脑子恢复,更能叫你的情感放松,神经舒服。你所不喜欢的事,那些就变作工作,而不是消遣。比方有一个姐妹顶喜欢花,你给她半点钟去浇浇花,她应当有些累的,但是浇了半点钟的花,她反而不觉得累。本来神经相当紧张,现在放松了。但是如果有一个人看见花讨厌的,根本不喜欢花,你要叫他浇半点钟,在他就变作是重担。所以,消遣是有性情的关系在里面。一个人消遣的挑选,必须是叫他的神经放松,情感放松。每一个人所要的都不一样。有的人浇花是消遣,有的人浇花不是消遣。有的人喜欢小狗小猫,有的人看见猫狗就紧张害怕。我们要学习看见什么东西是叫我们自己欢喜的。

八 要顾到会不会绊倒别人

我们所有的事都应该作人的榜样,就是在消遣的事情上,我们也不要作别人的绊脚石。我们活着是为主,同时也是为着弟兄,所以我们不能只顾到自己而不顾到别人。你不能在那里埋怨说,“他们为什么要看我?”请你记得,他们不看你,看谁?城造在山上,谁能不看见?

所以,有许多事情要注意,到底软弱的人要以为怎样?我不要作软弱人的绊脚石。请你记得,主不是说不要作刚强人的绊脚石;主是说不要作软弱人的绊脚石。有许多人,他们的良心很软弱,他们以为不可到庙里去,所以虽然我知道偶像算不得什么,可是为着弟兄软弱良心的缘故,我就不去。按着这一个原则,如果有一个消遣绊倒弟兄,我就不作。

我们必须看见,许多的事我们都可作,但是不一定都有益处,所以我们所有的行为必须谨慎,越谨慎越好。总是学习走在正当的路上,学习小心的走。我想,有的时候我们许可弟兄姐妹有一点消遣,消遣并不是不可以,但是有的时候会叫人跌倒,这样的事,这样的东西,还是不作。这一件事要注意。

九 未信主的人所以为不可的都不可作

凡一切未信主的人所以为不可的消遣,我们都不可以作;凡是他们所以为可以的,我们也不一定都可以作。再说一次,他们以为可以的,我们不一定都可以;他们以为不可以的,我们定规不可以,最少我们的程度不能低于他们。

如果有一个地方的人以为说,不能下棋。以原则来说,象棋可以,围棋也可以,但是我们不必花许多时间来讲一篇下棋的道理,告诉他们下棋其实是可以的,因为这是可有可无的事。我们要作主的见证,不要为着这些细微的事和他们争辩。有许多的事,他们许可,我们就作;他们不许可,我们就不作。

比方,有的地方认为不可以钓鱼,你就接受当地人的看法。我们的见证是基督,我们的见证不是钓鱼。我们把一切都牺牲了为着主,何只这一点消遣的事!我们不要因着争辩消遣的事而给当地的人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无论什么地方,人认为错的,这一类的事就不作。我们的程度总不该比外邦人低,特别在消遣的事情上。

有的人在这些细微的问题上与人争,是非常愚昧的事。比方,有弟兄要到回教的区域里去,他们是不吃猪肉的。你到他们中间去,以为我们基督徒是可以吃猪肉的,就大吃起来。这件事对于那个地方不对,你在他们中间就不要作。我们为着主的工作的缘故,千万不要在这些小事情上和人发生难处。

结论:正当的消遣并不妨害属灵

末了,讲一个简单的故事。爱文霍浦金是最早看见“与基督同死”的事实。他是哈拿施密斯的丈夫,《信徒快乐的秘诀》就是哈拿写的。当初宾路易师母传“同死”的道,如果没有霍浦金的帮助,就不能传出去。

这位霍浦金在主面前非常好,但是他仍有他的喜好,他有空的时候就画图。他本来是画规规矩矩的图,后来有了孙女,他就替他们画兔子。他讲道完了回来,就替孙女画兔子。他在一生中总共画了几千只兔子。后来出版家把它印出来,印了一本《霍浦金的兔子》。你看见霍浦金是聪明人,每一只兔子的脸都不一样。霍浦金还喜欢写小字,他能在一张先令(英国钞票)上,把整篇主祷文写上。

说这个故事不是要你们学他,乃是愿意你们看见,消遣对一个人的属灵绝不妨害,并且你反而借着他的消遣,摸着这一个人的“人”的成分。请你们记得,基督徒乃是天真的人,简单的人,是相当自然的。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初信造就:基督徒如何看待休闲娱乐(下)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