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在2012年5月,我奶奶去世了。

那时,我正值晚班回来,但就是一直睡不着觉,心想今晚得要让助手帮忙,好让我可以轻松一刻。那天清晨一直到傍晚时分,都一直处于无网路状态。直到傍晚六点左右,我正出门的时候,听得父亲在那里嚎哭。父亲在我的印象中,从未流泪,更别说哭泣。当我拿起父亲身旁的手机来看内容时,才知道奶奶于清晨7时过世了!这也才知道全新山区域由清晨7时直到傍晚6时处于无网路状态。

经过商讨,我们父子俩决定上槟城一趟奔丧。但是距离发薪还有一个星期,加上把储蓄存款拿来当房屋的头期了,身上只有100块马币而已。扣除80块左右的往槟城的过路费,只剩下20块的饭钱,实在没有钱可以够回程的过路费,更莫说帛金了!

虽说姑姑们让我们在首都吉隆坡会面,经过祷告后,灵里还是让我们有上槟城的感觉。当晚,父亲向友人借了500块钱当帛金,我们就抱着没有回程过路费的心情上了槟城,当时真的把一切交付主的手中,让主来带领主宰。

路上,用了一餐麦当劳当早餐和一餐马来饭当午餐。基本上没有钱了,心想让主安排。神尚可养活千山的牛,万山的羊,难道不能看顾我们吗?

抵达目的地后,除了交付帛金,姑姑们带我们买吃的和安排了住宿。在第一天晚上,小姑将一封红包递了给我,说感谢我们抽空来奔丧。按属灵说,是主的带领;按属人说,父亲是独生子,我是长孙,按华人的习俗,这两者实在不能不出席。我马上感谢神,赞美主,解决回程过路费的问题了。

在接下来几天,姑姑们带我们吃的餐点,不是酒店的西式餐点就是海鲜大餐,甚至有一餐过千块钱马币的海鲜大餐。出殡当天,姑姑们又拒收我公司同事们的帛金,说让我们有些钱可以用,待百日见面时可以用得上,让我们有钱可用。

火化了,启程前往首都吉隆坡安葬时,二姑坚持搭我们的小车前去,还给我们500块钱当过路费!500块钱!搭飞机去,甚至到她家都可以了,唯独二姑坚持着,才只好收下。晚间用膳时,没什么交流且没有什么印象的五姑居然还给了我120块钱新币,说我在新加坡公干,可以有个钱傍身。

回程时,我打开了红包一看,里头有200还是300块钱欧元。我算了一算,我们只是祷告需要一个80块回程的过路费而已。红包,二姑坚持的过路费,五姑的新币加上同事们的帛金,总共有3000出块钱,除了还父亲友人的500块钱,还能清付房屋的其余杂费的问题。

赞美主,一切在祂手中。真的经历到主“加”给我们了!阿们!

“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

(Alphalew)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奔丧记】不用愁烦一切的烦恼,把一切交给主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