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收听
有声版

生活上,为了孩子可以玩多久的手机游戏,甚至该不该玩手机的观念上,我与周遭的朋友看法分歧。这些霸占孩子时间的东西,令我恐惧,也令我厌恶!遗憾的是,我面对的不只是自己的孩子,是普世价值。我必须与世界争战,并渴求这过程不是孤军奋战。

为了鼓励孩子转向拒绝手机游戏捆绑的生活,家长们对于奖励孩子的方式,也是个具争议性的焦点。物质的奖励方式习惯性地不被推举,而心灵的奖励方式却往往不受孩子的欢迎。多数人相信,长期累积下,心灵的奖励方式才是王道,因为,那是品格教育与培养。是引导孩子未来行事为人的根基。反观现实环境,生活在这充满物质条件世界里的孩子,物质试诱对他们的冲突从来不客气。我们实在禁止不住这一波又一波物质试诱的攻击!因此,我开始调整了“禁止”的作法,选择让孩子“学习正确的拣选”,而且我们陪伴经历。当然,陪伴经历包含着物质生活的力道该有多强,这又是一个具争议的点!我实在戒慎恐惧。

孩子问:不玩手机,空出来的时间要作什么?这表示在他们的生活选项中,除了流连在手机这个选项之外,没有其他同样吸引他们胃口的内容!他们这样的疑问,叫我儆醒!因为我也许不能完全过滤孩子在校、在外所见、所学或所受的影响源;但是在家中的生活里,我们所言教身教的实际,显然也没有给孩子们好的榜样和影响!甚至,我承认自己也不是过着正确的基督徒生活。顺着这个光照,我一步一步地退掉了有线电视,拿掉了快速网络,把客厅精品柜改成了书架……,家中的硬件环境有了改变的同时,晨间的享受主话、平日阅读及分享书架上的书、以及每日家庭聚会中的一同祷告,也正渐渐地调整我们一家的生活内容与习惯。这一路上,我实在有感于必须联结于基督的身体,因为人的能力真的有限,人的意志也会不刚强,在接受操练的生活里,难免还是会有软弱的时候,我真的需要有主的带领,需要云彩——一群被主充满的弟兄姊妹——的围绕,叫我们这个家,我自己,我的孩子,里面能倒空旧习,盛装基督生命的供应;甚至,盼望能按着神的旨意,让祂自己作我们灵魂体三部份的生命,叫我们在生命、性情和彰显上,与祂一样。

为了兴起年轻的一代,最近,召会又再为青少年举办了“户兰园地”,您对户兰这个人物也兴起好奇了吗?为此,我曾查了圣经,也参考了生命读经。原来,大卫和所罗门为着建造神殿都预备了很多巧匠,这些有技巧的建造者中,户兰是被提到名字的人。

户兰的母亲是但支派的人。在马太福音二十三章三十三节,主耶稣称那些宗教徒为“蛇类”和“毒蛇之种”。而且但支派是虺蛇的支派,咬伤马蹄,使骑马的从神的经纶中坠落于后。然而,户兰的父亲是推罗人,一个异教国家的人。推罗是个充满贸易的商业中心,充满商品。以西结书二十八章启示,推罗王与撒但是一,甚至就是撒但的化身。照此推论,户兰的母亲是来自圣地,他的父亲是来自异教国家。可是,圣经列王记上七章十四节说,户兰是属拿弗他利支派的。这真是奥秘,我一开始实在疑问,他怎么会属于拿弗他利支派?

新约向我们揭示,我们自母腹生来就是有罪、属世的人;户兰从推罗父亲学了技能,但最后他这推罗父亲死了。似乎比喻着我们世俗或宗教技能的源头必须断绝。但我们重生且变化了,成为在复活里的人。借着重生和变化,成为在复活里的人,就是转入“拿弗他利”支派,不再属于“但”或“推罗。”

我实在渴望孩子可如户兰般,成为神眼中圣殿的建造者。这是否表示,孩子必须先与“推罗”父亲有关系,学习“推罗”技能和行业,并获得如摩西经历的“埃及人”的智慧。然后。在获得一切“埃及人”的智慧后,却不为“埃及人”工作,而只为神圣的帐幕工作。

换言之,尽管我们进入了一个行业,但我不为这行业所霸占,反而,我在为我神的殿建造柱子。为此,我们必须离开“推罗”,我们必须属于“拿弗他利”支派,就是变化支派。我的生命和我的全人,不仅必须变化,也必须转换。我必须不再属于“但”或属于“推罗,”乃是绝对属于“拿弗他利。”并像被释放的母鹿,我们要信靠神,行走在山顶上,并且为着召会生活活在复活里,说出生命、恩典、救恩、智慧、知识和建造的话。我们要成为建造柱子的人。

为此,我不住地祷告,在世界里生活,除了客观的圣经知识,主啊,求你给孩子们对你能有更多主观的经历。我实在恭敬地仰望你的指引,叫我真能成为这诸般恩典的好管家。尤其是孩子是主交托给我们的产业,愿对孩子的服事里满了你的带领。(桃园市召会第八会所杨德峰弟兄)


感谢水深之处提供素材

(关键词:)


 

【禁止,不如陪他行走】关于孩子们的手机游戏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